第一百五十七章 还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看到这样的一幕,许时秋对许言浩这个侄子又满意几分。

    就在许时秋在军营里忙碌的时候,京城里许家老太太也带着董姝和许言珠来到了许家大房的宅院。

    许家老太太亲自前来,除了刚生完孩子还在睡觉的胡氏,其余在家的人都等在大门外迎接她。

    京郊的军营,瑞康帝不放心交给别人,许时秋毕竟是许振北的儿子,又有端王在一旁说话,再加上董姝的福气,瑞康帝自然要重用许时秋。

    给胡氏的东西自然没有给重长孙的东西贵重,不过叶氏并不觉得奇怪。

    她知道婆婆是个疼爱晚辈的长辈,可胡氏毕竟只是孙媳妇,和她却没有关系。

    “既然娘来了,不如给小子取个名?”叶氏试探地开口,其实为了长孙的名字,相公和长子父子俩都想了好多个,只是俩人意见不统一,至今还没有取好。

    听到许老太太说出长孙的乳名,叶氏也松了口气。

    婆婆还是心里有他们长房的,给小孙孙取的乳名虽听着不是大富大贵的名字,可这两个字却是极好的。

    “娘您安坐,我这就去看看安宁,把他抱来给您看看。” WWw.5Wx.ORG

    许老太太没有拒绝叶氏的提议,她这会就坐在外间,孩子在里间,她不好进去,但抱着孩子出来让她看一眼还是可以的。

    等许老太太看完孩子,董姝和许言珠也送上了自己的礼物。

    董姝毕竟是长辈,而且这孩子还是许家的第四代第一人,她出手也格外大方。

    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董姝如今手里的好东西多。

    许言珠送上的除了自己亲手缝制的两套衣服,还有一件贵重的礼物外,剩余的就是一套银质轻薄的项圈等物。

    “我这个姑姑手里好东西少,等过两日我回了江家,再带些好东西来给我的大侄儿。”许言珠嘴上这么说,可她准备的东西却是如今安宁最适用的。

    尤其是那银项圈,虽然轻薄,可却是小孩子适合戴的。

    这几日许言珠心情好,妆面也不像往日轻薄寡淡,倒是让她的容貌看着更加出色几分。

    只是一家人都没有太注意许言珠的变化,只当她在娘家住了段时间,心情好。

    叶氏养了几个孩子又如何会不明白许言珠送上来的东西都是现在就适用的,她自然是笑着接下这些东西,而后就命人安排饭食。

    既然来了大房,许老太太自然也不会一顿饭不吃就离开,不然让外人知道还不知道怎么编排大房。

    不过吃了饭许老太太就带着董姝和许言珠回去了,等到洗三的时候,他们还会再来。

    就在许老太太带着董姝和许言珠离开许家大房的时候,京城里花楼最多的一条巷子里,有一家花楼却突然对外宣布一个消息,她们家精心教养的几位姑娘,三日后开苞。

    这消息一出,好这事的京城纨绔和一些经常流连花楼的官员们,就陆续得知了消息。

    京郊的军营里,之前想要为难许时秋的络腮胡和长脸武将都得知了这个消息。

    俩人都是喜欢去花楼的人,俩人也是因为经常一起去花楼找姑娘,所以关系才比别人要更好一些。

    得知了这个消息,又听说那几位姑娘个个绝色,他们哪里还等忍得住,当下就商量起来等到日子一起去看看。

    而就在他们刚商量还这事后,许时秋昨日写给瑞康帝的奏折也得到了批复。

    拿到被批复的奏折,许时秋就直接将军营里的武将全部召集了起来。

    “什么?明日要联合演练?”络腮胡一脸不信地看着面前的许时秋,他觉得,这次许时秋就是想借着这个机会好好让手底下的兵士教训他们手底下的兵士,好让他们丢面子。

    长脸武将听到络腮胡武将开口后,也跟着开口道:“许将军,我们明人不说暗话,我们这些人手里的兵士可不如你手下的兵士们。更何况前段时间,你又将我们手底下的兵士们挑了一部分走,如今我们手底下的人可不多。”

    嘴上这么说,可长脸武将却是不愿意参加这个什么联合演练,要知道这个演练可是一共三天,这三天是都不能离开军营的。

    不能离开军营,他们还怎么去京城看那几个小美人。

    他们可是听说了,小美人到时可是要寻有缘人开苞的,他们自觉自己还是有一线希望成为那有缘人的。

    许时秋心里清楚他们俩人为什么不愿意,可他昨天开始计划的时候,就想好了应对之法。

    “这是圣上的意思,届时端王爷还会亲临。”说罢这话,许时秋顿了下继续道:“更何况,按着圣上的意思,是我手底下的兵士们单独进攻,你们所有人防守。难不成,你们这么多人,还怕我们?”

    许时秋说着话,嘴角也带上了一抹讥笑。

    要知道,他们其他人加在一起,手底下可是有近万人的。

    而他手下,就是之前训练好的铁鹰旅不过五百人,至于如今的新兵,他们是肯定不如铁鹰旅的。

    更何况,自己手底下的人,加在一起,还没有三千人。

    三倍的人数,这是他早就想好的,他绝对不允许他们拒绝。

    络腮胡和长脸武将听到许时秋这话后,再也不好找什么理由,毕竟许时秋说的明白,这是瑞康帝的旨意,届时端王也会来,他们可不敢不参加。

    最重要的还是人数的差距的确大,这让他们不得不大胆的猜测,说不定他们还能赢了许时秋。

    见他们俩人不开口,其他看许时秋不爽的武将只想着好好给许时秋一个教训,至于其他中立或者已经倒向许时秋的武将们,自然也有着各自的心思。

    许时秋不管他们的心思,这次出手,他本就是要收拾络腮胡和长脸武将俩人,至于其他之前跟在他们身后的其他人,许时秋相信,只要除了这俩人,其他人以后也不会敢闹出什么事情来的。

    因着过两日要联合演练,许时秋今晚就回了家。

    前两日许时秋都在忙这件事情,连大哥家得了长孙他都没有时间去道贺。

    “言珠回去了?”

    晚上,夫妻俩亲热过后,许时秋揽着董姝,躺在床榻上说着话。

    听到许时秋的询问声,董姝慵懒地打了个哈欠后,这才开口道:“回去了,毕竟快要过中秋,她婆婆病着,她也不好一直在我们这里待着。”说罢这话,董姝动了动身子后,突然开口道:“相公,大哥家的安宁都出生了,我们家元夕至今还只有乳名呢。”

    一说起这事,董姝就觉得难受。

    自家元夕虽然只是女孩子,可毕竟是她和相公的第一个孩子,也是在期待中降生的。

    可是至今,她眼看着都要学说话了,还只有个乳名。

    一听小娘子说起这事,许时秋便笑道:“为夫其实早就想好了,我们这一代从日,元夕他们这一代从言。大哥家的几个孩子取水,二哥家的几个孩子取王,我们家元夕,当取金。”说着话,许时秋抬起董姝的手,在她手心写下一个字。

    鈴

    “以后我们家元夕就叫许言铃,等将来再有孩子,便顺着他们姐姐的字往下排。”

    董姝在听见许时秋早就想好元夕的名字后,就不再生气。

    她不懂那么多,只是听说安宁要入族谱,又听说许家女孩子也要入族谱,才会问许时秋这事。

    许时秋倒是没有多想,他见董姝不再生气,这才又继续道:“原本我是打算等元夕满周岁,等她抓周的时候再告诉你我为元夕取的名字,只是娘子既然着急,为夫只能早些将这字告诉你了。”

    董姝没想到相公竟然有这么个打算,一听到这些,董姝当下便觉得脸有些发烫。

    她真的是误会相公了。

    许时秋如今已经难得能看到小娘子如此娇俏的一面,想到接下来还要忙碌几天,当下翻身而上,又是一场情浓时刻。

    江家,许言珠看着面前跪在自己面前的两名年轻女子,手中却捏着一封信,眼圈通红。

    前几日还说以后不会离开自己太久,谁知今日却留下一封书信就悄悄离开。

    可许言珠也明白,炎哥哥如今还不能让人知道他还活着,更不能知道他在暗地里还留有势力。

    想到这里,许言珠将手中的书信收好,看着面前两个面容普通的女子道:“你们是炎哥哥派来保护我的?”

    两名女子听到许言珠的问话,当下恭敬应声道:“是。”

    “你们是普通的侍女还是?”

    不怪许言珠多想,实在是这两个女子面容普通,可刚才却能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自己屋子里。

    要不是她自幼也练过武,胆子大,怕是会被吓到。

    两名女子都没有想到许言珠这么聪明,想到她的身份还有主子的交代,左边一个女子立刻回道:“属下俩人皆是主子派来保护夫人的暗卫,不过主子的意思,是让属下化暗为明。”

    听到女子这话,许言珠点点头,而后道:“既然如此,以后你们就跟在翠花身边先学怎么做婢女,等过两日,我就将你们提到身边贴身保护。”

    许言珠已经想到,这两个人,她就用三叔给自己找的婢女做借口,反正如今江家因为婆婆的事情正乱着,也不会有人想到这事。

    等过段时间,她们俩都混脸熟后,就是再有人问,也问不出什么。

    两名女子听的许言珠的话,立刻应声,从此,她们就离开了那个见不得人的地方,成为了夫人身边光明正大的婢女。

    只是当初他年纪还小,他担心过多的训练会毁了他的身子,让他将训练减半。

    可叶烁是个骄傲的,刚开始他的训练虽然被减半,可后期他自己慢慢地也加了上来。

    他们许家的男儿,可不会因为艰苦的训练而退缩。

    许老太太进了许家大房的宅院后,也没有废话,直接命仆妇将自己早就准备好的一个玉锁以及一个小庄子的地契拿了出来。

    “这都是给我们许家重长孙的,胡氏辛苦,我这里也有两匹不错的料子,是给她的。”

    不仅如此,因为叶烁用功,又经常自己私底下吃点肉身子养的壮,所以等到最后考核的时候,他才能被选为铁鹰旅的兵士,有机会在瑞康帝面前露面。

    许言浩在来之前已经打听清楚三叔这里的规矩,所以这会听见他这么说,也不意外,直接应声道:“诺。”

    只是婆婆毕竟是长辈,这事还是要问一声的。

    许老太太又如何看不出来叶氏的试探,不过毕竟是许家第四代的第一个男孩子,许老太太心中也欢喜,顿了瞬后,她开口道:“我今日给孩子取个乳名,至于以后要记上族谱的名字,还是由明元或者言清来取的好。”说罢这话,许老太太这才在叶氏的注视下,开口道:“安宁,这孩子以后乳名就叫安宁吧。”

    安排好许言浩的事情,许时秋这才按着自己之前的计划,去看看新兵们的训练情况。

    这次的新兵和之前不一样,这次的新兵大部分都是从京郊其他将军手底下挖过来的,瑞康帝的意思就是壮大铁鹰旅。

    远远的,许时秋只能看到他找到了一个应该是熟悉一些的人,而后很快就跟着新兵们一起训练起来。

    可许时秋却明白,铁鹰旅不是那么容易壮大的,现在还只是训练,等到真的经历过实战,才能确定在铁鹰旅最后的框架。

    巡视了一圈,确定新兵们都训练的很好,许时秋刚准备回营帐处理一些事情,谁知就看到许言浩已经换好了兵士们的衣服,独自一人来到了校场。

    许时秋见到来找自己的许言浩并不意外,昨日娘和自己说了这件事情,想到大嫂之前的心思,许时秋对着许言浩点点头后,开口道:“既然来了就先去跟着新兵训练,等你训练结束考核结果出来,我再给你安排适合你的职位和事情。”

    许时秋并没有给许言浩什么特殊的待遇,就连叶烁这个皇家血脉,刚来的时候也是要跟着新兵训练的。

    见许言浩没有什么废话,听话地离开,许时秋对他也满意了几分。

    只要不是心高气傲、眼高手低的就好,来了他这里,他总能将他摔打出来。

阅读福星小娇娘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为了女儿,我说不定连魔王都能干掉快穿之妖孽诱受穿越史末世为王火影之活到大结局快穿初恋之男神撩不停冷王心尖宠:呆萌小兔妃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