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美色误人,一时间被刚才那位小馆,楚楚可怜的模样冲昏头脑,不知道得罪了多大的人物。

    前来拦截的人没有刚才士气,肩膀耸起,眼神向下。

    “滚。”齐泽没有分给面前宵小半分余光,他全部注意力都在消失人群之中的第五瑶光。

    “你说他会不会是阑珊楼的小馆。”窃窃私语的议论声响起。

    声情并茂地戏文还在讲述,只是早已无人在意。

    此起彼伏的争论声都围绕了消失的二者,脑海中层层叠叠的遐想。已无暇在意说书先生的言辞。

    不知去向的第五瑶光,此时在一叶扁舟上静默的注视着流淌的溪水。岸边垂柳的落叶飘落水面,泛起层层涟漪。

    “人生在世哪能如此潇洒,处处不尽如人意。”瑶光听到这话哭笑摇头,搅动的水越发浑浊。

    船公不再开口,嘹亮的歌声从他口中响起。

    她何尝不知晓?

    被溪水浸透的纸条扔在溪水中,站起望向四周。

    “瑶光。”严厉声从岸边传来。

    瑶光身体一僵,吞咽一口,缓缓转过身看向闻声处。齐泽双手环抱站在岸边,看不清面容,但溢出的黑气已经表明了他的心情。

    轻点船板,往对岸逃去,她那里是齐泽的对手,还未到达岸边就被齐泽遏制住手腕,无法撼动,她就如年幼时,被齐泽直接摔在肩膀上,五脏六腑都因此搅动。

    再次被狠狠的摔在地上,历史再一次重演,与过往叠合在一起,只是惊愕愤恨的神情转化为悲凉。

    “你……”齐泽训斥的话语梗在喉咙,瑶光保持着摔落在地的模样,眼神充满了悲伤,静默的等待着时间的流逝,一副任君处置的模样。

    船公看到那两人的互动,轻声叹息,摇了摇头“年纪大了,不懂得年轻人的情爱了……” WWw.5Wx.ORG

    小舟顺着流淌的溪水向下流划去。

    “你,究竟想要做什么?”没有往日严厉的模样,冷漠的眼底,溢出一丝心疼。

    让一个孩子肩负这一切还是太重,太重。五年时光,挑灯夜班,天边一缕微光便爬起,困倦只是想法保持清醒,将兵书熟记于心,将帝王之术细细捻读。这不是一个寻常孩子的生活。

    出生于帝王世家,就要准备断绝一切,一切。心疼的情绪时常在心头萦绕,只是藤条敲醒困倦时刻瑶光的力道变得轻柔。

    他可以任由心疼的情绪在心间缠绕,绝不可被情绪支配,复国的大任刻不容缓。

    睁开沉重双眼的瑶光,从未有半句怨言,立即捧起书,再次阅读。

    “我想要做什么你不知晓?”不悲不喜,那般平淡的语句从瑶光口中吐露,仿若死尸,死寂是常态。她已经不再有希望了,明明多少次深夜哭泣的夜晚已经熬过,明明再疼痛的伤口也忍过。明明……

    这般闹起情绪,逃离,想要抛弃这一切。眼底泛起一丝水雾,让迷离的双眼多了一丝无助。

    “逍遥?你可知五万士兵等着你,你可知亡国的重任压在你身上……你生来就已经注定了不平凡,享受了荣华富贵,需付出相应的代价。”齐泽没有看向瑶光,他知晓,若是与瑶光的眼眸对视就无法开口说出这般言辞。

    回应的只有冷笑……凝结在面容上,不吵不闹,才是莫大的悲凉。她还在奢求什么,就连名都不是自己的。

    若是耀光当初没有被毒害,她或许人生会有一些不同。假设有何用途?徒增悲凉。

    “我不逼你了,想要离开对吧,可以……”齐泽看向那双绝望的眼眸,还是做出了退让。

    三个月后战火将会展开,养精蓄锐的队伍将会卯足干净,拿出士气,杀个片甲不留,瑶光已经熟稔了一切,放她出去又如何。

    也该得以喘息了。

    眼睛微微瞪大,再次恢复无神,希望只能堕入更深的绝望。她不敢相信,鞭笞的重任,突然摘去,只会让人猜测这不过是个阴谋。

    “我给你一次自我选择的机会。”齐泽丢下这句话,直接从瑶光身上跨过不再回头。

    沉重的内心绝不像表现的那么决绝,只是他不这么说,瑶光就不会走的轻松,那帮老头子他来顶着,三个月后再来寻找她。

    望她不负期望。

    瑶光躺在地上许久,从沉默变成流泪,她好想自私一回为自己活,好想,好想……真的可以吗?

    齐泽没有离开,只是再无人发现的角落,注视着躺在地上的瑶光。直到她爬起离开。

    “将军夜已深了!”侍从看到将军自从归来便坐在灯前,不免多嘴。定时皇子调皮溜出去了。他没见过比皇子还有刻苦的孩子,只是将军过于过于苛刻。

    “皇子可否归来?”齐泽抬眼看向浓重的夜色,仿若随意一提。

    侍从结舌,果然将军挂念着皇子,欸。齐泽许久没有听到侍从的话,冷漠的面容第一次流露出清浅的忧伤。

    “温风,我是否太苛刻了。”齐泽言罢转身看向一脸纠结的侍从,一切了然于心,便挥手让侍从下去。

    灯已经吹灭,只是人还再原地坐了很久,月色穿过薄纱照射进屋内,一切朦朦胧胧。齐泽不知自己究竟再纠结什么?是养在身边的孩子离开,或者是……

    他已经长大了,还比其他孩子更加聪慧,即使离开也会过的很好,只是心口这淡淡的忧愁情绪从何而来。手轻轻的放在胸膛,铿锵有力的心脏在跳动着。

    ……

    第五瑶光从地上爬起,踉踉跄跄的走着,不止走了多远,放声大笑,开怀的笑着笑着便哭了,哭的抽抽抽噎噎。情绪大起大伏只是掩藏内心的空洞,她自由了,自由了,不再被各种各样的事情束缚着,她自由了逍遥自在,快乐洒脱。

    这一切不是她想要的吗?

    瑶光用手紧紧地按在胸口,仿佛力气越大越能将那种空洞给缩小。

    没有人会在她耳边一遍遍强调着复国,她不再是第五耀光,不再是前朝皇子的身份,再也没有一个特定的身份束缚着她,她只是第五瑶光,一个很普通的女子。

    会有人叫她瑶光,会有人只是将她当作她自己。

    瑶光用衣袖狠狠的擦去面颊上的泪水。整理仪容,消失在视线中。

    齐泽察觉到众人视线偏向这里,他用冰冷的扫视四周,胆小怕事的人瑟缩的底下眼眸看向别处,生怕惹祸上身。痒痒的内心忍不住竖起耳朵,生怕错过一个细节。

    齐泽冷漠的视线,无法逼退所有张望的人,他重新将,目光移向面前这个丝毫不自知的家伙上。

    没有任何反驳话语,嘴角勾起讥讽地弧度。她闹够没有,谁曾给过任性的机会,条条框框的束缚,终日生活在以南之中,从未有过一刻喘息的机会,十四年如一日的循环往复。时时刻刻铭记着他人付出,死死压抑着所有带有波澜的情绪。

    虽说,距离前朝灭亡,已过六载。不能完全保证,没有人记得他,要是被什么人认出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得不偿失。

    瑶光隐没于人潮之中,面前的宵小实在碍眼,齐泽顾不上那么多顾虑,将前来阻拦的人扫在地上。在地上翻滚两圈,破口大骂的话语还未出口对方,齐泽早已不见。

    “闹够了没有。”愤怒的情绪死死的压抑着。情绪之中除却愤怒更多的是惋惜和悲凉。三万战士扎住边关,只待一声令下拿起武器,愤慨激昂的杀进,突破重重包围,直捣黄龙,挺进京都,取下当今皇帝项上人头。

    第五瑶光却像个没事之人,从阵营之中逃出,跑到此处,悠哉的听着说书先生编纂的故事,品着茶水。全然不像是一个将领,一个核心该有的行为。

    “我该何去何从?”发出喃喃自语,手中柳条不安分的搅乱池水。

    “大丈夫,人生在世,何处不是个好去处。”支船的船公伴随着爽朗的笑声应道。

    仿若没有生机的石头。

    第五瑶光直接站起,漠视身后的齐泽,径直向门外走去。齐泽刚起身欲追上那直直的背影。四散的看客积聚在齐泽面前,一个个带着求知的眼神,还有几个满脸正直的汉子做出凶神恶煞的神情。

    阑珊楼,可不是他们这些平民百姓能够萧想,里面最低贱的奴才,也抵得上一年的花销。想到此处,最先拦截的汉子,不由得吞咽了口唾沫。这位大人能够明目张胆的招惹,定不是什么善茬。

    “那娇柔的身段,凝脂的肌肤定是。”

    “……”议论的话陷入几秒沉默。

    再精彩的戏文,也知晓那不过是虚幻的故事,怎会比上现实中真切发生的事件。看客的目光渐渐被角落之中争执的二人所夺走。

    在无人看见的瞬间,说书人与第五瑶光对视的瞬间,瑶光的眼中是轻蔑挑衅。

    想好的言辞对上微红的眼眶,耳边回荡着对方直入人心的质问,话语哽塞在喉头,眼神躲闪的看向别处。刚好对上某人兴味的眼神。

    大脑瞬间清醒,刚才微愕的状态消散干净。

阅读第五瑶光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都市之万界后宫系统病态占有[综]母仪天下她一笑我就想造作七零娇气美人[穿书]你如烈酒配奶糖影帝总想跟我秀恩爱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