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计划一切照旧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回到临时的住处,南乔将门窗关上,在抽屉里找出一小包绣花针,掀起胳膊上的袖子,毫不犹豫的便扎了下去。

    “嗯~” WWw.5Wx.ORG

    她咬着牙忍住痛,告诫自己绝对不能在这样下去,一定要保持清醒,否则她也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

    旧事重提,岑溪握着她的手,微微摇头,“当初想让你回去滴血验亲只是为了让你认清自己的身份离开姬无煜,如今倒没这个必要了。大宣本就是虎狼之地,就算没有你这层身份,宫连城敢耍我我便会让他付出代价,就算你是平凡人,我亦会一生一世与你在一起!”

    南乔看了一眼对面的岑溪,岑溪也正看向她。

    她脸上看不出对南牧笙的在意,语气平静的说道,“看来大邺皇帝将太子藏得很深,这一时半会很难找出来,暂且放放吧!只是太子对南晋十分重要,我本想早些找出来,这样对我们也是有很大的利益的!”

    如今的她真是铁石心肠,就连称呼,都变成了太子,看来,当初的决定没有错,这样的乔乔眼里心里只有他。

    南乔盯着他微笑的说道,“溪,我只在意你,其他人在我眼中,与旁人无异!”

    天黑之前,南乔去见了岑溪带来的苏叶,苏叶受了刑,岑溪虽然最后饶她一命,但苏叶还是身受重伤,只剩下半条命苟延残喘。

    冰冷的铁门被打开,被穿了琵琶骨的苏叶整个人瘫坐在枯草堆里,她上身靠着墙壁勉强支撑,见到南乔时,她并不惊讶,眼神里却带着一丝疑惑不解的复杂盯着来人。

    南乔微微走向她,蹲下身来,“苏姑娘,难受吗?要不要我帮你?”

    “......”

    苏叶微微皱眉,看她的眼神更加不懂了。

    “我效命溪,在乎溪,爱着他,所以只要是能帮他的我都会去做,而你...害死他培养那么久的死士,他生气这么对你,也是应该的!”她自顾自的说道,“眼下有一个机会,只要你能帮我,我便替你求情,让他放了你。”

    南乔说明来意,苏叶眉头皱的更深了,“如何帮你?”

    南乔勾唇,伸手捏着苏叶尖瘦的下巴,“其实你帮我便是在帮你自己,听说你的母亲还在月澜国,怎么样,想不想救出她?”

    苏叶闻言‘母亲’二字时眸子中明显起了波澜,“你能帮我救出我母亲?”

    南乔盯着她面上说道,“当然,不过你得乖乖听我的话,事成之后,我便让溪免去你的皮肉之苦!”

    又过了几天,这天晚上,南乔刚要入睡,侍女便急匆匆来敲门,

    “南主子,不好了,刚刚关押厉氏的柴房被奸细混了进来,还好我们的人发现的及时,否则让她们差点得手,可惜,让那奸细逃走了!”

    南乔重新穿上外衣,一切像是预料中的那般,她无半点惊讶。

    “很好!看来她们得到的消息后行动力很快嘛!”

    说完这句,桌上的骨笛和剑被她直接拿着出门了。

    飞上屋檐,南乔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们追出去的方向,身子一轻,踩着轻功消失在黑暗里。

    树林里,一阵阵诡异的笛音响起,几名前来劫杀厉氏的人纷纷惊恐的四下张望,警惕的用手中的兵器护在胸前。

    “是谁?谁在吹笛子!”

    听着听着,并未见到来人,突然一人抱着头痛苦大喊,紧接着其他几人不约而同的痛苦的抱着头打滚。

    “疼,好疼!”

    “痛死我了,头都要裂开了!”

    “啊!”

    “......”

    一番痛苦的挣扎后,南乔才从黑暗中走出,模糊的身影出现在几人的视线里。

    “这天音蛊果真霸道,真是不错!苏姑娘,你看谁比较顺眼呢?”

    话落,苏叶从一旁的树林里出来,“南主子这是...”

    “选一张脸吧,至于其他的,就杀了吧,等你回到月澜,可不要让我失望啊!”说完这句,南乔转身离去。

    苏叶当即明白她的意思,不敢多想,拿出小刀便朝其中一人走去。

    南乔走出几米开外,还能闻到空气中淡淡的血腥。

    对的,她要让苏叶戴上人皮面具,混到那帝女身边,她倒要看看,那月无双是何方神圣。

    至于苏叶,能这么放苏叶出来,她自然是有办法让苏叶乖乖听话。

    距离城门还有百米,南乔正欲徒步回到城中,懒得用轻功了。

    就在这时,她察觉到一股不属于她的气息出现在她周围,本能的警惕,南乔停住脚步。

    还未出声询问,那人便自己走了出来。

    “是你?”南乔看着消失一阵子的白衣少年突然出现,心里一震,有些莫名的感觉。

    他缓缓走向她,带着一抹邪笑,第一句话便是,“我在邙山找了你一阵子,没想到你来长安了!”

    “你究竟是谁?”她警惕的盯着他问道。

    他像是自来熟那般,握着她的手牵着他往城内走去,“跟你叙叙旧!”

    南乔甩开他的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未出窍的剑用暗劲压在他肩上,威胁道,

    “你到底是谁,一路跟踪我想做什么?”

    他的武功在她之上,若非他刚刚故意暴露,她不会察觉,也不知道之前的事他看到了多少,又是什么时候跟踪她的。

    “当然是为你而来!”

    他的话有些无厘头,南乔手中的剑往前一压,“别以为我不会杀你!”

    他轻轻的将她的剑推开,手臂一揽,直接将她揽在怀中,“杀我?”

    “你试试!”话落,她手中的剑迅速抽出一半,还未整个抽出,便被他的手握住她的手腕,迫使她的动作停下。

    南乔盯着他,眼里渐渐露出杀意,下一秒她正准备用瞳术先趁他不备催眠,对方却松开她的腰,手速更快地将那枚莲花戒指拿出。

    “你的莲花指环,物归原主!还杀我吗?”他语音轻扬,带着一抹不羁的笑意。

    南乔放弃继续刚才的想法,拔剑的动作也收回,剑插回剑鞘,她从他手中接过戒指,语气也平静了些,

    “好了,东西你已归还,现在可以走了!”

    “还真是冷漠!”

    他想要再次伸手将她揽在怀里时,南乔更快的退离开来,与他拉开距离,“别再跟着我,否则我不会再手下留情!”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少年目光闪过一丝转瞬即逝的趣味,“越发的带刺儿了!”

    回到闺房的南乔将戒指戴回手上,一段时间不戴,发现颜色又比之前之前深了一些,她暗自松了口气,还好戒指又回来了,当时怎么就无端相信了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呢。

    一想起她今日自作主张放了苏叶,于是南乔又出了趟房门,去了岑溪那处,刚走到岑溪门口,南乔便停下了。

    屋内传来岑溪的声音,“西老,计划一切照旧!”

    “是,南主子那边...”西老有些顾虑。

    岑溪说道,“无妨,按我说的做!”

    听闻大宣那边宫连城随便找了个借口废了皇后,准备与月澜国帝女联姻,现在两国还在商量此事。

    “这么说来,月澜帝女要与大宣联姻,举国上下准备依附大宣?”南乔忍不住问道。

    岑溪对她是越发的欣赏了,若不是在她身上种下情花蛊,这样聪明的女子,他还真有些不放心留在身边亲近。

    下午的时候,南乔刚陪岑溪吃完饭,去打探哥哥下落的侍女便回来了。

    “南主子,奴婢动用宫里的眼线打听过了,皇宫并没有南晋太子下落的消息!”

    岑溪微微点头,“月无双多次出手害你,就算他跟大宣联姻,我也不会轻易放过她!”

    南乔缓缓说道,“如今她与大宣皇帝联姻,想必就是为了摆脱你控制月澜国冬天粮食物资一事。”

    原本还有些后悔的岑溪连最后的那点悔也消失了,他微微一笑,看着她的目光十分温柔,

    “乔乔,你真的不在意南牧笙吗?”

    “乔乔说的对,大宣那边,我已经安排了人。”

    南乔微微一笑,“溪永远都比我有先见之明,当初都是我太任性,若听溪的话去大宣滴血验亲,说不准我真的会成为大宣公主,到时候利用大宣公主的身份与溪成婚,把这层关系牢固一番就不会生出这么多事端了!”

    他心神一荡,低声在她耳边说道,“乔乔,我也喜欢你,等我拿下长安的那天,我便娶你!”

    如此动人的情话...

    南乔美眸里有些许晶莹在闪烁,下一秒,她再次拥抱住身旁之人,“溪,我喜欢你!”

    她退出他的怀抱,面色娇羞的挽起他的手,“溪,我为你准备了接风宴,再不去,怕是菜都要凉了!”

    一路上,岑溪跟她说起这次去大宣的事情。

    说到这里岑溪脸色有些暗沉,不悦道,“宫连城这只老狐狸表面上与我并未撕破脸皮,其实在除掉姬无煜这个心腹大患后,我便知道,他答应过我的事没那么上心了。”

    南乔沉思片刻后说道,“为利而聚必将为利而散,这世间本就没有永远的朋友,月澜国与大宣联姻一事不可小觑,为免多生事端,大宣那边多安插几个人,倘若他们威胁到我们,我们也不至于任人宰割!”

阅读嫡女心计,妖孽王爷请让道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沦陷的妻子快穿:被系统卖菊花快穿之妖孽诱受穿越史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飘飘欲仙为了女儿,我说不定连魔王都能干掉女配修仙之逆天改命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