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番外之旧识春风面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没有才子佳人的花前月下,没有英雄美人的翩美惊鸿,当时的她不过是与兰家数百人口共同等着屠刀挥下的死刑犯。

    末帝昏聩,听信谗言,父亲虽位至丞相,却一直饱受猜忌,更为奸臣陷害,祸连满门,国破之日昏君为防留下兰家效忠新朝,一道旨意便想让兰家给他陪葬,兰家纵使为皇亲国戚,也没有丝毫留情。

    随着监斩官一声宣告,她紧紧闭起了自己的双眼,正值妙龄的大好年华就要于此葬送,生来为傲的书香世家顷刻即将坍塌,未来漫长不可预知的人生再也没有机会一一走过,她只有满心对自己的不甘和对家族的痛惜。

    她并不是很明白叔叔的话是什么意思,只重重地点了点头,直到那晚人贩子被抓走以后,她第一时间就跑了出去紧紧抓住了那个很好看的大哥哥的衣角,她那时才意识到他就是叔叔口中说的对的人,因为他能帮她找到她的家人,她无比坚信地这么觉得。

    小时候,兰情很少见到叔父,对他的印象也很模糊,父母说叔父远在疆场戎马卫国,直到三岁那年她才见到他,那时候被叔父抱在怀里,她只觉得叔父真好看,比父亲还好看,更让她印象深刻的是叔父第一次见她失神吟起的这首诗。

    那时候她并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只隐约听出那里面有她的名字,她很开心,叔父的诗里有她,她长大了也要嫁给叔父这样百步穿杨武艺高强的大将军。

    那一夜以后,他再也没见过那个很美的承平长公主,那个雨夜里叔父在兰园舞了整整一夜的长枪,她跟母亲远远看着,虽然她很心疼那些品种贵重的落花,但更心疼那夜被雨淋湿的叔父。

    不知过了多久,预想的疼痛并没有来袭,耳际不时传来的流矢声和痛呼声让她下意识地睁开了双眼。

    那个雨夜里,听说叔父和承平长公主大婚,她知道自己的名字是那位传说很美的长公主取的,很想去见见她,但母亲不让她出门,夜里她偷偷地闹着奶妈带她去了叔父的院子,趴在窗上,她看见了一个很美很美的女子,她猜那就是她的新婶娘,承平长公主。

    可是她也看到,她好伤心,那么凄凉地坐在地上,叔父也很伤心地陪她坐在地上,他们两个人互相沉默了一夜。

    很快,叔父也走了,又回去了他的战场,大丈夫以身许国难许家,他们都明白。

    临行前,叔父曾来她的院子看她,给了她许多新奇的玩物,还教她写了那首诗,叔父的字很好看,和他人一样好看,他还摸着她的头说:“情儿,将来你如果遇到了觉得对的人,一定要狠狠地抓住他啊!”

    世事无常,她是没有想过原来有一天他们还会再见的,鬓发苍苍时,她脑海中依然还能清晰的记得那日的重逢。

    长大以后,初懂人事,她才意识到自己那时是多么天真,每每想到那时的自己总会觉得可笑,但是私心里,她是真的希望那个大哥哥就是她生命里对的人。

    可是她知道自己这辈子都不会有机会走到那个大哥哥身边了,她很羡慕三哥哥和舒禾姐姐,但是那种幸福她会有吗?见过那样的一个人,她要怎么样才会对别人动心呢?

    夜色催更,清尘收露,小曲幽坊月暗。竹槛灯窗,识秋娘庭院。笑相遇,似觉琼枝玉树相倚,暖日明霞光烂。水盼兰情,总平生稀见。

    画图中、旧识春风面,谁知道、自到瑶台畔。眷恋雨润云温,苦惊风吹散。念荒寒、寄宿无人馆。重门闭、败壁秋虫叹。怎奈向、一缕相思,隔溪山不断。

    当时的她不懂大人的心思,只觉得成婚不应该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吗?她不敢吱声,不敢多问,在母亲出现前让奶娘抱着她回了房间。

    女孩子是不能没规矩乱跑的,母亲经常这样教育她。

阅读明月入怀多少事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七零娇气美人[穿书]都市之万界后宫系统我程哥超甜午夜诱爱狼吻总裁病态占有男神一心只想报效国家[快穿]穿成七零极品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