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四十章 告黑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这时候,杨聪也偷偷瞟了夏言一眼,他心里竟然也在得意的笑。

    嘿嘿,雕虫小技也敢拿出来献丑,等下就有你好看的了。

    早朝结束,嘉靖回到御书房,他正准备批阅奏折呢,陆炳突然在外面轻声道:“皇上,微臣有事求见。”

    其实,毛伯温祖籍也是江西的,但是,他出生于浙江,而且他看不惯夏言和严嵩这帮人,所以没有依附过去,夏言这明显就是头发胡子一把抓,连带他也一起坑的节奏。

    还有这种事?

    嘉靖闻言,不由好奇道:“什么东西啊?拿过来给朕看看。” WWw.5Wx.ORG

    陆炳恭敬的将手中的东西摆龙案上,随即尴尬道:“这个,微臣也说不好,皇上,您看看就明白了。”

    很明显,这是有人在告刘伯跃和张时彻的黑状。

    至于为什么要告黑状,很简单,为了争夺南京户部尚书之位啊。

    说实话,嘉靖对这种行为是极度不耻的,有种你就上奏折啊,这不具名的告黑状,见不得人还是怎么了?

    他也知道,这些应该都是民间传闻,有可能是真的,也有可能是假的,按道理来说,就算是假的,监察御史也可以上奏的,因为洪武朝就有规定,言官风闻言事无罪。

    不过,他也明白夏言一党和阳明一脉的顾忌,虽说言官风闻言事无罪,那也得分时候,这个选南京户部尚书的当口你风闻言事,那就是蒙蔽圣听,所以,他们不敢直接上奏,害怕适得其反,只能通过这种告黑状的方式,让自己知晓。

    这事,查不查呢?

    查啊!

    你们敢告,朕就敢查!

    不管白状黑状,你们告,朕就查,让你们斗,斗的越厉害越好!

    他毫不犹豫的拿起状子挥手道:“文明,你带人去兵部、工部、户部和都察院查一下,看有没有问题。”

    哈哈,果然被清风这小子猜中了,这下刘伯跃完了。

    陆炳按捺住心中的激动,双手接过状子,恭敬的退了出去。

    他一出门便召集了数十名锦衣校尉一溜烟往工部衙门跑去。

    这次皇上可是下旨了,他可以放心大胆的查了。

    这家伙,京城可是好久没大动干戈了,陆炳这一带着数十名锦衣校尉跑到六部衙门外面,各大衙门门口的衙役都差点吓尿了。

    锦衣卫都出动了!

    这是要干嘛?

    不要啊!

    陆炳可不管他们要不要,他直接带着手下冲进工部衙门,随即便毫不犹豫的挥手道:“把文牍库围了。”

    随着他一声令下,“哗啦”一声,数十名锦衣卫便跑到工部衙门二进大院,把工部文牍库围了个水泄不通。

    这一路自然没人敢拦他们,锦衣卫啊,谁敢上去拦,人家可是管杀不管埋的主。

    工部尚书林庭昂闻讯赶来的时候,陆炳都已经带着几个小旗在文牍库里面翻找开了。

    他这会儿吓的小心肝都快蹦喉咙里来了,不过,他还是硬着头皮上去问道:“陆大人,这是怎么了?”

    没想到,陆炳却是笑眯眯的道:“没事,没事,下官就是奉皇上旨意来找点东西,很快就走,很快就走。”

    找东西?

    找什么东西?

    你这架势也太吓人了吧,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来工部拿人呢!

    这四川远隔千山万水,查起来自然没那么快,杨聪这边都已经掌握了刘伯跃在建造京郊祭坛时贪腐的证据,张时彻在出任四川巡抚期间的“贪腐”问题还一点眉目都没有呢。

    当然,夏言的手段还不止这些,这天,依旧是早朝,刑科给事中叶镗在奏对的时候突然向兵部发起了攻击,言兵部左右侍郎尸位素餐,兵部尚书庸碌无为,以致北元余孽屡屡犯边,肆意劫掠,边关百姓,苦不堪言。

    毛伯温这个冤啊,你们掐架不要带上我好不,他当然知道这是夏言给聂豹和张时彻穿小鞋呢。

    这奶兄弟来了,嘉靖自然不会不见,他想也不想便对着门口随意道:“进来吧。”

    他话音刚落,陆炳便捧着堆奏折不像奏折,稿纸不像稿纸的东西猫着腰走进来,恭敬的行了番君臣之礼,随即小心的道:“皇上,这两天微臣府里的下人出去买菜,老有人偷偷往他们菜篮子里塞东西,微臣看了一下,感觉这事有蹊跷,所以特地拿过来给皇上看看。”

    这事怎么说呢,北元余孽这几年的确屡屡犯边,但这事跟兵部关系并不大。

    兵部尚书毛伯温也曾上奏要组织大军去河套草原灭了北元鞑靼部,甚至自请督师,深入草原,与北元余孽一绝生死,问题嘉靖不答应啊,开玩笑,十几二十万大军要集结起来都得一两个月,再去河套草原转一圈,起码得半年,如果战事焦灼,甚至一两年都回不来,这开销,太大了。

    嘉靖莫名其妙的翻开那些东西一看,脸色顿时变得难看无比。

    这些,是类似状子的东西,状告的是工部左侍郎刘伯跃和兵部右侍郎张时彻,大致就是说,工部左侍郎刘伯跃在建造京郊祭坛的时候贪污材料采办费,兵部右侍郎张时彻在出任四川巡抚的时候贪污军费。

    夏言的意思,你个兵部右侍郎连北元余孽都对付不了,还想去当南京户部尚书,有脸?

    夏言,我搓嫩娘个憋呢,张时彻没脸,我就有脸了吗,不就是不愿意跟着你混吗,你有必要这么坑老子吗?

    夏言偷偷瞟了瞟嘉靖的脸色,心中不由一阵得意,嘿嘿,跟我斗,你们还嫩着呢。

    这会儿嘉靖的脸色也有点难看了,因为北元余孽着实让人头疼,这都好几年了,还是拿人家一点办法都没有,他这脸上也无光啊。

    他心里甚至在想,你个张时彻,有什么用,兵部的事你都办不好,还想去当南京户部尚书?

    杨聪在暗中探查工部左侍郎刘伯跃贪腐之事,夏言也在抓紧时间揪张时彻的小辫子。

    不过,夏言用的方法和杨聪的还不一样,他是直接让屠侨派监察御史去查的,而且查的还是张时彻在出任四川巡抚期间的“贪腐”问题。

    这事,按理来说嘉靖的责任还要大一些,正是他犹豫不决,不采取积极措施应对,才使得北元余孽愈来愈张狂,不过,千错万错,不能是皇上的错啊,当臣子的是干什么的,有时候就是用来背锅的。

    嘉靖当然不会承认是自己的问题,他不但不承认,还把兵部尚书毛伯温,兵部左侍郎聂豹和兵部右侍郎张时彻提拎出来狠狠的教训了一顿。

阅读明朝富家子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三国:基因提取特种兵之神级专家特种兵之超神萌娃特种兵之神级虫皇抗战:我能复制一切装备抗战之红警基地特种兵之幽灵战神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