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一章 认知的差距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我最开始知道这件事情,是因为【齐家铁铺】那边今天的一通闹腾。” WWw.5Wx.ORG

    “早上的时候,我又让宦宅的管家,去看看你那边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然后他看现场的情况不太对,也就回来了。”

    “那你就把你知道的,全都告诉我就好了。”齐遇此时,最想知道的,是为什么会忽然冒出这样的一个说法。

    “秦律师呢也就和我说了一个可以说的大概。”

    “意思就是对方提出了诉求,想要一整个【齐家铁铺】。”

    “Ada一开始给我打电话让我帮忙找律师的时候,实际上也说过【齐家铁铺】的事情,所以这也不算是什么新诉求。”

    “还说齐叔已经准备答应对方的诉求。”

    “这样突如其来的变化,不免就有些奇怪,然后我就问Ada。”

    “Ada倒是没有瞒着我的意思,说现在对方的诉求,是你和齐叔一点关系都没有。”

    “如果不把【齐家铁铺】赔给他,她就要把你要回去,然后还说要告齐叔还是什么的。”

    “齐叔应该是不希望你参与到这件事情中来,才会想要答应对方。”

    “这件事情对你爸爸的打击有点大,我也不好一直追着细节去问。”

    “你爸爸和Ada都需要时间和空间,我就想着能不能完成Ada交代的,让我带你离开的这个任务”

    “我知道的就这么多,全部告诉你了。”

    宦享一鼓作气,把他知道的事情,都说了。

    有些决定,一旦做了,就不好一直反反复复。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我刚刚看到帅爸爸,光一个背影,都能看出来他的寂寥。”齐遇听完宦享的这番话,首先回忆的,是她刚才见到齐铁川时候的样子。

    “我不知道我现在告诉你的这个决定是对还是不对,但我既然决定要告诉你了,就不想把话说一半。”

    “你比我们想象中的,要敏锐很多。我一开始,还以为自己是可以带你去澳门散心的任务的。”

    宦享不是小孩子,他心里有纠结,但他仍然相信自己的判断。

    齐遇总是要出酒店的,也总是要回去【齐家铁铺】看看的。

    这件事情,蛮得越久,伤害来的就越大。

    “所以说,现在是生下我的那个女人,说我不是帅爸爸的小孩?然后帅爸爸因为这件事情变成了现在这样?”齐遇想着先把逻辑理顺:“她有什么证据证明我不是帅爸爸的小孩吗?”

    齐遇问的这个问题,实际上是有些无厘头的。

    齐遇是不是齐铁川的小孩,黄冰冰应该是最清楚的。

    但是,对于齐遇来说,这个世界最不可信的人,恰恰就是黄冰冰。

    “具体是什么样的内容和经过我也不是太清楚,当时是秦律师去对接的,你爸和Ada都没有去。想来是秦律师转达的内容,你爸和Ada觉得是可信的。”宦享是听Ada说的,齐铁川准备答应黄冰冰的诉求。

    在宦享看来,这样的细节,就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

    “宦享哥哥,你把秦律师的电话给我,我去问问清楚。”

    “他不方便和你说的话,我怎么都算是当事人,应该是有权力知道的吧?”

    如果是一件不痛不痒的事情,齐遇多半是要多闹腾有多闹腾。

    要么痛痛快快地哭一场,要么找个别的什么发泄途径,对着帅爸爸或者Ada一通调皮捣蛋,或者把【摇滚铁匠】聊到怀疑人生。

    齐遇能把心肝小匠匠从醒着说到睡着,再从睡着说到醒来,然后齐遇继续讲她的,就像【蓝荷·铁匠】从来都没有睡着过一样。

    像今天发生的,这么大的一件事情,齐遇的反映,也是她自己都没有想到过的。

    齐遇现在脑海里面就只有一个念头,她要了解每一个细节。

    她要知道这件事情是不是真的。

    相依为命地长大,心意相通的陪伴。

    一路走来,齐遇一直都庆幸,世界上最好的爸爸,是自家的帅爸爸。

    小遇遇和帅爸爸,怎么可能是【一点关系都没有】的?

    关系这两个字,写起来简单,却包含了时间万物。

    父亲和女儿之间的关系,从来都不应该是由别人来定义的。

    “我打电话给他,你直接问吧。”宦享给秦思航打电话,既然选择告知,就肯定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齐遇在电话里面,问了秦思航很多的细节。

    生下她的那个女人,凭什么是她和齐铁川没有关系?

    有没有做过亲子鉴定?

    如果她真的不是齐铁川的小孩,是不是还能继续和帅爸爸做一家人?

    齐遇问秦律师的问题,比之前问宦享的还要多。

    但秦思航说到底,只是一个中间人。

    黄冰冰为什么会这么说,她说了之后为什么齐铁川就同意把【齐家铁铺】给黄冰冰,当年的事情到底是什么样的,秦律师也不能给齐遇更多的解答。

    秦思航除了听黄冰冰说齐遇早产一个月,还有七斤重,以及她嫁给齐铁川,却没有得到一点好处,诸如此类的,没有良知、没有是非观,更没有营养的话。

    齐遇想要从秦思航这里知道所有细节的计划,很快就落空了。

    黄冰冰把这件事情,嚷嚷得人尽皆知,听说她还找了居委会之类的地方闹。

    叫嚣着有人拐骗她的小孩之类的,颠倒黑白的话。

    “宦享哥哥,谢谢你告诉我。你在这边稍等一下,我去找帅爸爸。”齐遇挂了电话之后,很快就做出了决定。

    “现在?”宦享手上拿着张以备不时之需的纸巾,被齐遇完全和个没事的人似的样子,给搞得有些疑惑。

    在宦享大哥哥看来,小阿遇现在最应该做的,是借他的肩膀,让眼泪肆意的流淌一会儿。

    在一个人极度悲伤的时候,如果找不到宣泄的出口,情绪堆积在心里,就会造成极大的伤害。

    人和人之间的认知,从来都是存在差距的。

    而这样的差距,站在自己的角度,是没办法发现的。

    一个学霸,无法理解学渣再怎么努力,都学不好的世界。

    一个音痴,无法理解听一遍就能记住一整首旋律,直接还原一整首歌的天才音乐人。

    一个画家,无法理解没有艺术天分的人,连Q·Q的画图红包都因为没办法识别而抢不到的崩溃。

    宦享相信自己的判断,但一个二十八岁的男生,无法理解一个十八岁的女生面对变故时候的情绪状态,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是的呀,就是现在。”

    “帅爸爸他听到这样的话,得要多难过呀?”

    “小阿遇必须第一时间去安慰帅爸爸呀。”

    消失了很久的呀字诀少女,在这个时候出现,显得和整个房间的气氛极度不和谐。

    齐遇越是表现得和在找论文资料似的,只想要找到答案和论据,宦享就越觉得自己很有可能做错了。

    这个时候,齐铁川和Ada肯定正在商量要怎么处理,因为黄冰冰大闹酒店大堂的事情。

    句句不离“呀”字的齐小遇同学,现下的状态,冷静的超出了正常的范畴。

    宦享不知道齐遇这个时候说自己要去隔壁,是想要说些什么或者做些什么。

    这个刚刚遭遇人生中最大的变故的女孩,眼神坚毅地让宦享一阵阵地心疼。

    宦享和齐铁川还有Ada一样,都认为,齐遇才是那个最需要被安慰的人。

    才看见生下她的那个女人的百般丑态。

    就要面对从小疼爱她的父亲,并不是亲生父亲的惊慌和无助。

    站在宦享的角度,他觉得没有办法避免齐遇知道这件事情,但齐铁川的立场,和他的肯定是不一样的。

    毕竟,小阿遇的帅爸爸,是那个能把黄冰冰这样的人,都美化成一个在天国默默祝福齐遇的妈妈。

    在齐铁川的心里,齐遇是永远长不大的,永远不应该面对任性的黑暗面,每天开开心心地生活的。

    推己及人,感同身受,听起来都是很美好的词语。

    但每一个人都是不一样的个体,当你用自己的价值观帮别人做决定的时候,最后的结果,就很有可能和你预想的,是完全不一样的。

    你以为的【都是为你好】,并不见得就是真正的好。

    家庭发生这样的变故,别说是一个十八岁的女孩,就算是宦享自己这样的年纪,都没有办法不直接被击溃。

    宦享是有过心里准备去面对齐遇知道真相之后的崩溃的。

    他连纸巾都提前帮齐遇准备好了。

    想着等齐遇崩溃结束之后,再一起商量看看要怎么办。

    宦享不希望齐遇在这样的状况下,直接跑到Ada和齐铁川的房间。

    宦享进到齐遇的房间之前,才和齐铁川还有Ada通报了楼下酒店大堂的状况。

    酒店的电话,应该也已经打到齐铁川的房间,问他要不要见见那个自称是要来找他的人。

    齐铁川现在的情绪,肯定是已经跌倒了谷底的。

    他都已经同意把【齐家铁铺】给黄冰冰了,最多也不过几天的时间,就能搞定这件事情。

    黄冰冰居然这么迫不及待地找来,还到酒店大堂去闹。

    宦享说,他把齐遇带上楼了,但中间这个过程里面,齐遇看到什么,听到了什么,齐铁川一概不知。

    黄冰冰就算不闹这一出,齐铁川都已经连起床的力气都没有了。

    现在这个时候,齐铁川肯定还没有准备好,要把事实和事实的全部,一股脑儿告诉齐遇。

    齐铁川和Ada的态度,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让齐遇也深陷其中。

    如果不是这样,也不会千叮咛万嘱咐,让他想办法安排齐遇去别的地方散心。

    “要不然还是等你爸爸和Ada把楼下的事情解决好了,你再过去?”宦享看着齐遇,希望她能卸下这份超越常人的坚强的伪装。

    但宦享看了好一会儿,也没有从齐遇的脸上,找到除了坚强之外的任何一丝伪装。

    “不用,那个时候就晚了。”

    “宦享哥哥你就在我房间休息一下,我去找帅爸爸说说话。”

    “我很快回来找你。”

    “大堂的那个人,如果必须有人要去交涉的话,我希望那个人是我。”

    齐遇说完,就径直去了齐铁川和Ada所在的的房间。

    让齐铁川在这样的状况之下去面对黄冰冰,对于帅爸爸来说,无疑是在伤口上撒盐。

    帅爸爸不应该被这么对待。

    齐遇按了两下门铃,听到Ada问了一声“谁啊”。

    齐遇应了一声,就直接刷卡进去了。

    Ada有齐遇房间的门卡,齐遇也有Ada和齐铁川房间的。

    住进来的时候,是想说相互留张门卡,方便打扫【齐家铁铺】的时候,回来房间拿东西。

    没想到最后是用在了这样的一个场景。

    小遇遇要见她的帅爸爸,一秒都不能多等的那一种。

    书客居阅读网址:

    “你为什么会得出这样的结论?”

    “是谁告诉你,我不是帅爸爸的小孩?”

    齐遇问宦享的这些问题,并没有太大的难度,但是对宦享来说,却是不太好回答。

    “他没帮上忙,就和我解释了一下情况。”

    “然后我就问秦律师。”

    “我爸亲口和你说的?”

    齐遇不但没有哭,连想哭的迹象都没有。

    “我原本是以为,这么简单的事情,秦主任很快就能处理好,毕竟事实是很明确的。”

    “但是过了没有多久,Ada又给我发消息,说希望我能够带你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宦享哥哥,你有什么就说什么,没事的。”齐遇反过来一副要安慰宦享的架势。

    “我不是不想说,就是,我其实知道的并没有很多。”宦享还没有来得及细问。

    “所以他也没有理由,把所有的细节都告诉我,这样也不符合律师的职业规范。”

    “好。”宦享组织了一下语言:

    “秦律师虽然是我让他去帮你们处理【齐家铁铺】的法律问题的,但我并不是当事人。”

    我不需要肩膀。”

    “宦享哥哥,请你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这个消息的?”

    相反,她非常理智切冷静地问了一连串的问题。

    “这个……”宦享想到过齐遇可能会崩溃,可能会不相信,就是没有想过齐遇会是现在的这一个样子。

阅读骑遇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都市之万界后宫系统七零娇气美人[穿书]哥哥不要啊病态占有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穿成七十年代炮灰泼妇穿成七零极品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