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真相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见他这副模样,姜裕成心里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莫不是你对满满做了什么?” WWw.5Wx.ORG

    卫枳急忙道:“没有,没有。”

    姜裕成一脸不信的看着他,在他凌厉眼神的注视下,卫枳只得实话实说:“那时我不小心看到她裙摆上有血渍,以为她受伤了,便急着要让大夫替她看伤,结果被她坚决拒了。”

    他被这种情形折磨的无法安眠,直到他知道她即将要去参加大选时,心中忽然有个声音对他说,若她被选中成了二皇子的女人,她真的会幸福吗?

    这就是止规和金一他们在外面听到的瓷器碎裂的声音。

    等自己心情平复下来后,姜裕成问:“你如何保证让我女儿一辈子都不受委屈?”

    卫枳正要回答,又听他道:“你们宗室子弟,历来就有娶妻纳侧的传统,就算你祖父对你祖母那般好,除了你祖母外,也还有过两个侧妃。到了你这里,你是你家唯一的血脉,恭王去世前,还交待你要担起繁衍香火的重任,你日后必定还要纳侧妃的吧?”

    卫枳:“我可以写承诺书,并加盖博陵郡王印章。”

    姜裕成还是摇头,“承诺和誓言随时都有可能改变,你是宗室子弟,婚配嫁娶还须得皇上同意。若皇上觉得你只娶一个王妃太不像话,到时候赐下侧妃妾室,你当如何?”

    “我绝不会同意。”卫枳正色道:“若真有那么一天,就算不做博陵郡王,也不会任由别人主宰我的命运,哪怕那人是皇上也不行。”

    “你就那么喜欢我的女儿,喜欢到连爵位不要了也要娶她?”姜裕成问道。

    卫枳摇头,“其实也不光是因为满满。”他指了指自己的双腿,“自从这双腿废掉以后,我就发过誓,绝不会让自己再次陷入被动的境地。”

    他对姜裕成道:“其实我之所以会从马上摔下来,卫槠的确占了一部分原因。但后来经过查证发现,我骑的那匹马被人动过手脚,而那匹马是宫里赏赐下来的,我摔下来那天是第一次骑那匹马。”

    卫枳说的轻松,姜裕成却心中大惊,“王爷的意思是…”

    卫枳笑了,“姜大人想必也猜到了吧,没错,我摔下马并不是意外,而是人为。是因为我挡了别人的道,所以要废掉我的双腿。”

    “现在那人已经达到了目的,所以不再防备我。我对他来说只不过是个普通的宗室,或许往后再传几代,恭王这一脉就渐渐与平民百姓无异了。”

    卫枳能将这些秘密告诉自己,姜裕成知道他是真的信任自己。他重新仔细将对面这个年轻人打量了一番,发现八年前那个被伤痛折磨的瘦弱少年,已经长成一个坚定坚韧的青年。

    过了许久,他才说出这么一句话:“满满日后就交给你了,希望你能好好的对她。”

    卫枳郑重的点了点头,“请您放心,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辜负她,更不会让她陷入危险的境地。”

    姜裕成想听的就是这句话,他起身走向卫枳,轻轻地在他肩上拍了拍,“你是个好孩子。”

    卫枳内心涌出狂喜,未来岳父已经认同了他,是不是表明,他可以请钦天监上门商量婚期了?

    不过在这之前,他征求姜裕成的意见,想要见满满一面。

    姜裕成略微思索后答应了他,既然两人的婚事已成定局,是该培养培养感情了。他从来不是古板之人,只要不在婚前做出出格之事,其他的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行。

    汀兰院里,满满正在给三弟文瑜绣笔袋,木香在一旁做绣活陪着她。连翘急急忙忙的从外面跑进来,“姑娘,姑娘,博陵郡王来了。”

    满满被吓了一跳,赶紧放下手中的针线,“你说谁来了?”

    连翘急红了脸:“是咱未来姑爷来了,姑娘你还是快收拾一下吧,总不能穿成这样去见客啊。”

    因在家里,满满穿得都比较随意,身上穿的都是半旧的衣裙。其实她自己觉得没什么,只是在连翘看来有些旧了,与她家姑娘一点也不搭。

    木香也道:“今日不同以往,姑娘还是换一件衣裳吧。”

    ()

    搜狗

    这时,书房内传来一声脆响,是瓷器碎裂的声音。接着又传来姜裕成的吼声:“你竟然…”后面说了什么两人没有听清。

    金一欲推门进去,却被止规拦住了,“哎,金一大哥放心吧,不会有事的,我家大人做事自有分寸。”

    看着自己一直当妹妹的小姑娘渐渐长成了少女模样,他觉得自己心里起了波澜,那时他还不懂自己为何会有这样的改变。

    “后来我不放心去问了大夫,大夫告诉我,那不是伤病,而是女儿家的月事。那时我才知道,原来女儿家来了月事,就是大姑娘了。也就是从那时起,我渐渐发现了对她的心意。”

    听了这话,姜裕成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他铁青着脸将杯子砸向觊觎自己女儿的卫枳,只是扔杯子的时候故意扔偏了几分。

    金一眉头紧皱,止规又道:“这是我家大人与他未来女婿的家事,你掺和进去不好吧。”

    听了这话,金一想到自家王爷对姜大人的态度,只得忍了下来。

    “祖父纳侧妃时,还未娶我祖母,而且在娶了我祖母后,就再未碰过那两个侧妃,不然我们这一脉也不会只留我一个了。”说到这里,卫枳深吸了一口气,“姜大人,我可以跟你保证,这辈子除了满满,我不会再有其他女人。”

    姜裕成哼笑,“空口无凭,我还是不能信你。”

    直到贺长生来了京城,他从文砚那里得知,姜家的长辈欲撮合二人,那时他的心里多了一种嫉妒的情绪。他将自己关在房里,苦思冥想了许久,才恍然觉悟,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喜欢上了满满,那个原本被他视作妹妹的小姑娘。

    他双腿有疾,这辈子从未打算娶妻。原想着,她若是要嫁人了,他就作为她身后的后盾,永远为她撑腰。谁知有了这种想法后,他几乎没有一个晚上能睡着。只要一闭眼,眼前就会浮现她穿着嫁衣与其他男子拜堂成亲的情形。

    卫枳脸上升起热意,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讲。

    不,她不会幸福的。二皇子的品性如何,他是知道的。也许是这个声音点醒了他,他在没有征得她与她家人的同意下,迫不及待的去宫里找显庆帝求了赐婚圣旨。

    听完卫枳剖解心意后,姜裕成有些好奇,“我女儿十二岁那年发生了什么,你为何会突然转变心思?”

    姜裕成与卫枳去了书房,金一和止规留在外面守着。止规看了金一一眼,笑着道:“金一大哥,你家王爷娶了我家姑娘,以后咱们也算是一家人了。”

    金一没有看他,只轻轻的说了个“嗯”字。止规觉得无趣,索性不再跟他搭话。

    书房内的姜裕成为何要摔杯子?这还得从两人开始谈话时说起。满满虽不是姜裕成亲生,但一直被他视如己出。卫枳毫无预兆的求来圣旨娶自己女儿,姜裕成肯定是要问清楚的。

    这不问还好,一问他就气不打一处来。据卫枳所说,当初在虞城县那会,他的确拿满满当妹妹。在满满是十二岁那年,他对她的感情发生了变化。

阅读改嫁后我成了人生赢家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都市之万界后宫系统如果恶魔对我笑[重生]东宫藏娇(重生)七零娇气美人[穿书]厮磨从修士到寡妇[七十年代]我被系统坑在了六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