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被劫走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我闭起眼睛,稍微松了口气。

    马车一路狂奔,先前的轰鸣声渐行渐远,我悬着的心总算踏实落地,接着,马车的速度放缓,刘璧钻进车内。而车子继续向前,显然还有人在驾车。

    “没吓着你吧?”黑暗中,他伸臂搂住我。

    掀起车帘,外面隐有星光,只见成片的树林“刷刷”地向后倒退着,马儿疯了似的向前奔跑。突然,马车一转弯儿,向着一个狭小的路上窜去,其它的车子则不管不顾,照旧向前飞奔而去,很快消失在黑夜里。

    “可是……那些官兵为什么追我们?”我好奇地问。

    刘璧没有出声,半天才轻声问:“官兵?你如何晓得追我们的人一定是官兵?” WWw.5Wx.ORG

    我眨眨眼,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不解地自语道:“对呀,我又没看见他们,怎么会知道他们是官兵的?”

    刘璧搂紧了我,沉闷的叹息声从胸腔里发出。

    “是吧,我真的生病了吧。失忆?健忘症?”他的沉默让我不安,莫不是真发生了什么事?

    “只是偶患微恙而已。”他安抚着我。“待回到寿春,必定请遍天下名医为你诊治。”

    “不是有扶雍吗?”我随口说道。“去辟谷找他就可以了。”

    刘璧搂着我的手一紧,问道:“你记得他?”

    “他是我的救命恩人兼私人医生?”我自豪地炫耀着。“只要我有事,他一定随传随到。”

    刘璧从喉咙里发出低沉的笑,阴阳怪气地说:“好,我一定差人去请。”

    话说到这儿,奔跑中的马车毫无预警地突然停了下来。

    我感觉到刘璧的心“嗵”地剧跳一下,沉声问道:“何事?”

    外面传来郭解的声音:“前方有人拦路。”

    刘璧忽地伸嘴过来,在我颊上蜻蜓点水般地一吻,说:“你留在车内,我去去就来。”

    我就势拉着他的手,关切地嘱咐道:“小心。”

    刘璧下车,我忐忑不安地呆坐在车内细听外面的动静。寂静的夜里,外面说话的声音分外清晰。

    “阁下何方神圣?为何阻我去路?”是刘璧。

    “交出刘丹。”来人是个男的,声音低沉却极富磁性,很是动听。直截了当提出要求,沉稳中透着难以言喻的权威。这个声音,嗯……很熟悉。

    “又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刘璧语声冰冷,隐含怒气,“呛啷”,宝剑出鞘。

    郭解说道:“公子,他便是直指绣衣使者晏七行晏大人。”

    晏七行?

    我心中一动,伸手掀开帘布向外看,只见郭解手持火把,借着火光看见对面只有一人一骑,那是个身材高大的年青人,青衣大氅与夜色几乎融为一体,因为距离远的缘故,只感觉人长得蛮有型,跨下一匹神骏之极的白马,背后背着柄长剑,气势逼人。

    刘璧似乎也怔住,峨顷哂然一笑说:“区区小事,居然要劳驾晏大人亲自出马。看来阿丹这次祸果真闯得不小。”说话间似乎对他颇为忌惮。

    晏七行显然没心情废话,再度重申来意:“交出刘丹。”

    我在车里听得真切,

    这家伙是来“抓”我的。因为闯了祸吗?好象有这么码事儿,是什么来着?搜索数据库,没有相关资料。慢着……数据库?是什么东西?

    外面打斗声音很热闹,心痒痒的想出去观战,拿了件厚厚的外袍披到身上,伸手去系领子上的丝绦,于是摸到了一个硬东西。

    那件东西掛在脖子上,摸上去凉凉的,是什么?想不起来。

    真岂有此理,掛在自己身上的物件,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简直滑天下之大稽。外面有火把之光隐隐透进来,我把它捏过来捏过去,想研究下究竟是什么,那东西忽然发出莹莹的蓝光,我大吃一惊,呆住了。

    ……

    我下了马车……

    那当口,刘璧已经与那叫晏七行的人打了起来,两人双剑,打得难解难分,我缓步上前,越近越能看清那人的相貌,只见他大约二三十岁年纪,身材高大挺拔,相貌清雅冷峻,一身贵族气息。出手出招大开大阖,完全大家风范,一柄剑在他手中,动如游龙苍虎,静似渊渟岳峙,或挟风雷或掠碧水,功夫固然精妙,更别有一番迫人的气势,令人压力陡增。

    我定定地注视着他,眉头深锁,目光片刻不移。

    刘璧与他对敌本已吃力,侧目之间看见我,心更乱了,叫了声“刘丹”,对方剑尖“刷”向胸腹间直刺过来。

    我惊呼出声,那剑“倏”地转向刺空,晏七行看见我面露喜色,罢手叫道:“刘丹!”看样子是要过来跟我说话,却被郭解一剑拦截,叫道:“让郭某领教晏大人的手段。”二人立刻打在一处。

    我关切地走过去问刘璧:“你怎么样?”

    刘璧借势退下,转身快跑拦住我,神情紧张脸色不善地低吼道:“回车上去!”

    我不理会他的恼怒,坚定地表明与他同生共死的决心说:“大敌当前,你是我的未婚夫,我当然要跟你共进退。”

    刘璧吸口气,耐着性子哄我说:“你的身体尚未恢复,不可跟人动武,还是回车上等我。”

    “你是叫我临阵退缩吗?那怎么可以?”我惊讶地嚷着。“我才不做缩头乌龟。”手提长剑就要上场。刘璧一把拉住我的手臂将我拽回来,神情越发的沉暗阴森。

    “不准去。”简单明了的命令,口气越发恶劣。

    我惊奇地扬起眉:“都说了我没关系。”

    “回去。”他咬着牙吐出两个字。

    “你怎么搞的,不放手吗?”我沉下脸有些生气了,不满于他颐指气使的态度,执拗着甩开他的钳制。

    刘璧做了一个这辈子也想不到有人会对我做的动作,他抬起手“啪”掴了我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得真够狠,我的右半边脸颊立刻火辣辣地剧痛起来。

    我给他打得懵了,错愕不已地呆在地上无法思想更无法说话。不但是我,所有的人都为他这个举动震惊得动弹不得,

    “你敢打她?”一声怒叱打碎了满山寂静,随声音倏忽而至的,是一柄闪亮的利剑,剑尖斜刺里刺向刘璧。

    “闪开!”我失声惊呼,反应迅捷地一把将刘璧推开,剑就这样走空,剑锋刺破空气,气流顿时冷似严霜从我耳畔掠过,一缕发丝飘飘忽忽落地。

    “刘丹?!”那两个人同时叫出声来。都是震惊于我的举动,所怀心思却各不相同。

    “你认识我?”我转向那气宇轩昂的男子,“你是谁?”

    比之刚才更加震惊的表情出现在他脸上,难以置信地,他望住我竭力镇定着自己,问道:“刘丹,你为何如此说话?”

    我不在乎地耸耸肩说:“我从来就是这么说话。喂,你到底是谁?找我什么事?还有,干吗找我未婚夫麻烦?”

    “未婚夫?”他小麦色的脸突然变得苍白。“你的未婚夫是谁?他吗?”他用手中剑指向一旁的刘璧。

    “对呀。”我连连点头,回头瞪了刘璧一眼,说:“虽然这小子刚才打我一耳光,我很火大,不过,他的确是我的未婚夫,喂,刘璧,别以为打了我就这么算了,呆会儿我一定叫你双倍奉还。”这后一句话是冲着那混蛋喊的。

    青衣男子几乎呆住了,乘他分心失神的功夫,我挺剑向他疾刺。我的身体虽然没有完全康复,但比起从前总算有了五六成力气,这一剑刺出,倒还看得过去。

    青衣男子纹丝不动地站在那儿,随随便便地抡剑一挡,“呛”地两剑相交,迸出火花来。他踉跄后退一步,再抬起头,人已完全冷静下来。看也不看,长剑在空中划了个漂亮的弧儿,还入剑鞘,他向前走两步,急切地说:“刘丹,你看清楚,我是晏七行!”

    晏七行?

    我蹙眉沉吟,声音也熟名字也熟,是谁?

    看一眼刘璧,微弱的火把下,他的身体挺立如标枪笔直,透出紧张的讯息。

    我摇头说:“不认识,没听说过。你很有名吗?”

    晏七行默默望了我半晌,视线转向一旁的刘璧和郭解,愤怒地问:“你们对她做了什么?”

    刘璧象没听见一样,上前来拉住我耍起了无赖,说道:“好,大家一起上,就不信打不过他。”

    郭解跟这个晏七行似乎是认识的,冲刘璧示意一下,上前拱手为礼说:“刘姑娘头部曾受创伤,常常忘事。晏大人,刘姑娘本性良善,京里的案子并非她之所为,而是有人故意陷害。大人向来侠义公正,必能明察秋毫,可否应在下不情之请网开一面,放过刘姑娘,待查得真相,郭某日后必定相报。”

    这番话说得谦和有礼,不象郭解的作风,莫非他知道自己不是眼前这人的对手,为大局着想不得不放下身段?

    刘璧一旁不耐地说:“翁伯,何必软语求他?只怕这小子意图不轨。”

    他意有所指,说话间眼神不时瞟着我,好象这个不轨多少也与我有关。

    晏七行横他一眼,眸中精光毕露,半晌缓缓地说道:“翁伯,你我虽相交不深,也总算颇有渊源,并非本官不给情面,只是刘丹乃朝廷重犯,陛下钦命,定要将她缉拿归案,皇命在上,本官不能徇私。”

    郭解更加谦恭,说:“据闻当日出使匈奴,刘姑娘曾救过晏大人一命,如今救命恩人落难,大人不思回报于万一,反而要落井下石,不觉有违大人侠义高名么?”

    晏七行也笑,冷笑,没搭这个茬儿,对着我身上某处,扬扬下颏说:“还带在身上?”

    顺着他的视线我低头寻找,看到腰间挂着一块漂亮的系着丝绦的木环,是了,这东西倒是一直在我身上,我还一直纳闷来着,别人都佩戴金环玉环,为什么我的就只是块破木头?可是……不知为什么潜意识里,却肯定它对于我非常的重要。

    摸摸那块木环,这个姓晏的干什么要关注别人身上的饰物。

    晏七行缓步向我走来,徇徇而诱:“仔细回想一下,可记得这木环是用胡杨木所制?那是在无水沙漠里亦能坚强生长的苍翠生命。据说此木能活一千年不死,死后一千年不倒,倒后一千年不朽。故而有人说,世间惟有此木可比永恒。”

    他的目光凝神在我脸上,片刻不肯移开,专注地研判着我的反应。刘璧跟郭解两个被他弄得满头雾水,不明白在这种白刃相见的关头,为什么说如此风马牛不相及的胡话。

    手攥着那代表永恒的木环,攥得紧紧的,想到什么了?沙漠?匈奴?战旗烈烈,车马隆隆?一望无垠的旷野苍凉悲壮,刀剑霍霍,血肉纷纷,万马千军奔腾如惊雷翻滚……

    我霍然抬头,晏七行的眸子里射出惊喜,情不自禁地上前一步道:“刘丹¬……”

    我举手阻止他进一步靠近,狡黠地问:“你叫晏七行是吧,哪七行?噢,让我猜猜,是不是――行不从径、行不副言、行险徼幸、行奸卖俏、行若狗彘、行尸走肉、行将就木……”

    我一脸挑衅的表情,一口气说了七个“行”,听得刘璧跟郭解目瞪口呆,晏七行停下脚步,明明挨了骂却露出又惊又喜的神色:“你……还记得那日……”

    我把嘴一撇大声说:“哎,你别表错情,我什么都不记得,不过听郭兄说我们曾经一起出使过匈奴而已,真是的,没事跑那鬼地方去干什么。”

    回头问郭解:“郭兄,我是个女的,怎么可能跟这个家伙一起出使匈奴?出使外国,那不是外交官员的工作吗?”

    郭解一时不知如何解释,“这个这个”说不出囫囵话儿来。

    刘璧说:“此事说来话长,稍后再讲不迟。”

    他刚才打我一巴掌,现在我的气儿还没消,压根儿不想理他,于是继续对晏七行说话:“你,人长得蛮帅,功夫也不错,不过拿我的宝贝木环说事儿让我很生气,什么一千年不死三千年不朽的,世上哪有这种树?你当我是两千年前的古人什么都不懂,在这专听你胡说八道?喂,就算我真是两千年前的古人,脑子也比你灵光,别把我当白痴……我,分得清是非黑白,还有,无论什么事,”五指一旋回握成拳,“一切尽在掌握,你不用说些有的没的来混淆视听。聪明的就听我一劝,哪儿来回哪儿去,说不定将来有缘再见,大家还能点个头算是朋友,如果你不肯听劝非得撕破脸,我们三个一起上,三个对一个,恐怕你也讨不了便宜。”

    这话说得――嘿嘿,很久没这么痛快随意地信口开河胡说八道了,超爽!

    晏七行站在那儿不动,若有所思,也若有所悟,他在想什么?

    风静静地吹过,寒冷的空气里充满了难耐的死寂,大家都在等待,在这种情形下能让大家等待的,自然是最强者的决定。

    我,刘璧,郭解,都不是晏七行的对手,但是三个一拥而上,会出现什么结果呢?没人知道,因为下一刻,晏七行说了一句话:“好,本官就给你情面。”

    说这话时,他没有看任何一个人,所以也不晓得收到他人情的是我们三个中的哪个,之后,晏七行纵身几个起落,消失在无边夜色。

    想不到会有这么意外的收场,那二位仍在惊讶中。我快步走到刘璧面前,使出全身的力气,抡圆了手臂,“啪”地一声,给他了一记耳光,比刚才他打我那一记还响亮还狠毒,他光洁的左颊立刻肿起老高。我还不肯罢休,反手扇他右脸,刘璧倒也识相,一动不动任我为所欲为。

    “刘姑娘!”郭解喊了一嗓子,刘璧摇头示意,闭上眼睛说:“接着打。”

    我毫不客气,狠狠一记又打下去,立刻右颊肿起老高,我揉揉酸痛的手掌,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笑着说:“别怪我手狠,因为这样才对衬。”两颊一般肿才肿得漂亮对不对?

    拍拍手,扭扭搭搭地走去马车的方向。

    跟我斗?小子,你还嫩点儿。

    脖子上挂着的录音笔随着我的起伏在衣服里摇荡。世界上的事就是这么奇妙,费尽心机的谋划往往因为一个偶然而功败垂成。谁知道呢,也许这个偶然也不是真的偶然,而是冥冥中早预备好的必然。

    又有马蹄声响起,那两个离我还远,立刻第一时间作出反应,向我跑来。但是有人更快,那白色的骏马在夜色中如同白色的旋风,风驰电掣般转眼来到,马上乘客叫道:“不论你意欲何为,我都不可让你身处险境。”

    话音未落,伸臂一把卷起我的身体,放置身前,那马丝毫不停,一路飞奔而下。

    “刘丹,刘丹!”

    “晏七行,你这卑鄙小人!”骂声和叫声远远地自身后传来。

    一切来得如此突然,他们甚至来不及上马追赶。

    马儿奔驰着,把骂声和风声抛在身后。

    “你知不知道坏了我的大事?”我又气又恼,大声埋怨道。

    “看来,你记得我?”晏七行一手持缰,一手搂住我的腰,声音里带着欢愉。

    “差点就忘了。”幸好有录音笔。

    刘璧那小子真不幸,昨晚跟我谈话的时候,不知怎么搞的不小心触动了录音键,于是那一番骇人的对话就此毫无遮掩地被打开,唤醒我被人为封闭的记忆。

    当然,也许那小子的摄心术火候还没到家;再或许,他将我的记忆封闭的时间太短还来不及更深稳固,一旦有触媒扰动,就象钥匙一样,很快就可以打开记忆之门,所有在此之前之后的记忆系统数据全面恢复。

    可惜了……我心里微叹着。本想留在刘璧身边,将事情查个底儿掉,横刺里杀出个晏七行来,打乱了我的计划。

    我偷偷地笑。

    “你在笑?”他凑到我的耳边问。

    “没有。”我矢口否认。不能让他知道,对于他强行劫掳的行为,其实我――真的非常非常开心。

    因为比起其它的事,他更看重我个人安危。

    “我们去哪里?诏狱?”我戏谑地问他。

    “我辞官了!”他大声说。

    这倒是出乎意料。

    “为什么?”

    “想跟你一起。”他更紧地搂住我。

    我微笑,心里有点甜。好了说实话好了,其实是很甜很甜,非常甜。

    可是,真相谁来查?卫青和扶雍怎么办?还有更糟糕的,虽然这几天身体恢复得很快,可我不确定身上的蛊毒倒是解了没有?

    算了,就这一刻好不好?就这一刻,什么都不想,不去承担,只要安心在他怀里就好。

    我闭上眼睛,在冷冷的风的速度里,感受温暖和关怀。

    天将微明,马儿停在了寂静的山谷。晏七行下马,我刚想下来,他却伸手将我抱下来,然后紧紧抱住我。

    我身体一僵,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好半天,才伸手缓缓地回抱他。他粗重的气息就在我耳畔,清晰可闻;他的心跳沉稳而固执,让人安心。我们相拥在一起,冬日里的寒冷不再,暖意在我们心底里流动……

    太阳升起来了,篝火上烤着打来的野兔,饥肠辘辘的我狼吞虎咽地吃着烤熟的部分兔肉,一边讲述自己离奇的经历,顺便把录音笔拿出来,准备把那段录音放给他听,一边说:“我总觉得这整件事跟淮南王脱不了干系,他们费尽心机制造诸多事端,无非是想借我的手造出最先进的武器,作他们造反成功的保障。我呀,本想借机深入虎穴大小通吃,可惜被某人完全破坏。”百忙中瞪了某人一眼。

    “这是什么?”晏七行难禁惊讶。

    “录音笔,我们那个时代的产物。”

    按下播放键,递到晏七行手上,立刻传出我暧昧的声音:“你喜欢我吗?”

    糟了,怎么忘了这个?

    我吓了一大跳,手忙脚乱去抢录音笔,晏七行抬手挡住我,脸色十分难看。

    我涨红了脸,讷讷地说:“那个,我被那个催眠了,说的话……不算。”

    晏七行垂下眼睑不看我,专注地往下听,听到刘璧告白喜欢杀父仇人那一段,脸孔黑得整个一山雨欲来,听到刘璧对付我的计划时,额上青筋直暴,腾地站起身来。

    “镇静,镇静。”我连连摆手,明明自己没错,不知为什么偏就有些心虚。

    晏七行粗重地喘息几下,唇边忽地浮起古怪的笑意问道:“你还想深入虎穴大小通吃吗?”

    呃…话意不善,我该怎么回答?

    “只怕等不到你吃他,就已经被这个小子吃干抹净!”怒吼已毕,一向冷静自持的晏七行居然愤怒地一把将我的宝贝录音笔摔到地上,好像非这样就不能发泄怒气。

    “喂喂……”我连忙捡起来,心痛得无以复加,要知道这可是独一无二的宝物啊。“我不是没事吗?我刘丹是那种任凭别人摆布的人吗?”

    想起刘璧那小子对我做的一些事,脸微微有些发热。晏七行警觉地审视着我,双手抱臂又想说话。

    “放心,我真的没事,我跟他真的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我赶紧安抚他,男人的想象力一旦泛滥起来也会很可怕的。(当然女人更可怕些)

    两个大眼瞪小眼互望了半晌,理直气不壮的我面对怒气不息的他先败下阵来,泄气地说:“好吧我承认,有些事是有一点点失控,不过也没那么糟。总之我跟你保证,我,从上到下很……完璧…完整无缺。”

    差点说出完璧归赵来。

    可是,我跟他的关系好像还没到这个程度吧?他干吗发这么大的火?而我又干吗要解释?

    晏七行定定地望着我,忽然微笑了。这个前后反差太从,我给他笑得发毛,这又是什么意思?

    他弯腰掰下一块兔腿肉递给我说:“吃吧。”我愣愣地接过来咬一口以示顺从。唉,自从被催眠下蛊之后,我不仅应变能力大不如前,连思考能力也下降了不少,不然怎么搞不懂这个男人到底在想什么?

    他拉起我一只“空闲”的手,微笑道:“你肯解释,我很高兴。”

    我恍然大悟。

    瞪着那只拉着我的手的手,不由心生感慨:哎,男人心,海底针。

    接下来的时间,晏七行一直保持着微笑,看来心情不错,心情差的那个是我。

    “如果没有录音笔,会怎样?”他问

    这是个问题。

    老实说一觉醒来,从前的记忆的确是丧失了一半,比如入朝作官,刘彻卫青晏七行等等等等,就算有些残存,也非常的模糊和不确定;但还有另一半则非常清晰地存留着,全部是某些地方被更改了的有关“西域”的记忆,自然也包括一些先进技术,以及对刘璧更深刻的人造记忆。如果不出这差子,凭我的意志力,就算一时半刻被蒙蔽,但还是有回弹的可能,只是可能性大或小的问题了。

    我说:“从前我受过些特殊的训练,相信短时间内,他的催眠术不能把我怎么样,即便有意外,只要一点外来的触媒也会唤醒我的记忆,叫他功亏一篑。”

    晏七行说:“故此你打算将计就计随他前往寿春,可知这样做非常之危险?”

    我叹了口气说:“这不是没办法中的办法吗?我,卫青,现在都成了朝廷钦犯了,不想办法洗脱罪名,这辈子都不会安生。刚才我跟你说的那些话,摆明是告诉你我没事让你放心,先放过我们以后再相机行事,谁知你不肯听我的,白白失掉了个大好良机。”

    晏七行哼了一声说:“我倒以为这是我生平所做最正确的决定。”

    略作沉吟,他坐过来关切地问:“那小子在你身上所下的蛊毒,如今可解了吗?”

    “我也不确定。”我有些犯愁,如今没解,将来可有得我受得了。“不过我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好却是真的。算了,不说这些,说说你吧,不是去淮阴了吗?”

    原来当日晏七行离开长安后去淮阴的半途,便接到绣衣使者传来的关于我出事的消息。立刻以述职为名申报朝廷返回长安。未央宫见驾后,适逢那批被我赶回去的追兵的奏报呈到,刘彻震怒之下,命他即刻带兵缉拿我跟卫青,殊不知正中晏七行下怀,这才星夜兼程赶来“英雄救美”。

    “可是,刚才你说,你辞官了,是开玩笑吧。”我试探地问。

    晏七行若有所思地望着我,说:“辞呈已经交给我的一个手下,逾期三日不归,就会上报皇帝陛下。”

    这什么意思?

    他淡淡一笑,目光闪烁不定:“归与不归,由你决定。”

    兔肉噎在喉咙里咽不下。这么大个难题丢给我,吃得下才怪。

    这可真是个难题!

    回去,得面对刘彻吧,得洗脱自己的罪名吧,得查出卫子夫被杀的真相吧,还有刘璧和他背后可能的同谋刘安父女,也不能不查,甚至,那块成为我心中永远的痛的死和田玉及改变了的历史,总之就是一大堆的事去烦恼。

    唉,走了这个又来那个,烦恼几时休?真要用一辈子的时间去纠缠在这些未知的事情里吗?

    不回去的话,会怎么样呢?

    我心中一动……

    “卫青跟扶雍怎么样了?”我问他。

    “放心,我已吩咐暗中放水,想必此时他们已经各有去处了。”

    我定定神,只要他们没事,我做起决定来就容易多了。

    惟有一件事,就是我身体里的蛊毒……

    把兔肉咽下去,我轻松地说:“OK,我决定了。”

    笑眯眯地盯着一脸期待的晏七行,站起来郑重宣告:“我的决定是,你来替我决定。”

    晏七行微笑着道破我的心事说:“你,害怕了?”

    我咬牙撕了块鲜美的兔肉,含混不清地说:“什么害怕,我是烦了,那些没完没了的事。”

    晏七行没吱声,伸手过来握住我一只手,握得紧紧的。

    其实他说中了,我是害怕了,害怕面对琐碎的事物,害怕面对没完没了的麻烦,但最怕的还是和田玉,不是怕回家也不是怕永远留下,而是怕既回不了家也留不下,把一生的时间全都浪费到寻找它的事上,等到蹉跎了岁月,苍老了容颜,蓦然回首之际,发现因为一块破玉,错失了幸福,错失了快乐,错失了当珍惜的一切,然后两手空空去见上帝,这才是我最怕最怕的呀。

    我不想后悔,所以不如选择一头,免得两头空。(标准现代女性的功利思维)但是什么样的选择是正确的呢?我不敢选,于是索性把权利移交,让晏七行来决定,我自己乐得清静。(缩头乌龟心态)

    现在,归与不归不重要,到哪里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当我把决定权交给他的同时,也决定了一件事,就是从此以后,我们在一起。

    真奇怪,没有誓言,没有承诺,甚至连最明确的告白与示爱都没有,但是我们两人心里都清楚,这是我们新的开始。

    马儿远远地跟在后面,我跟晏七行手牵手走在前头。荒凉的山野后有炊烟袅袅,那边应有人家。

    刘璧不在身边。

    我激棱一下坐起来,立马被颠得仆倒在羊毛毯上。挣扎着坐起身来,掀开车帘向外看,车子奔跑的速度惊人,好像被鬼追一样。

    我直接下了判断。

    我安心地靠在他怀中,说道:“哪儿有那么娇贵?不过,你确定甩掉他们了吗?”

    刘璧发出自信的笑声,笑里含着股子得意劲儿,说:“放心,我刘璧想走,谁能拦得住?”

    慢着……

    我竖起了耳朵,真的被鬼追?

    刘璧问我:“你可记得官兵为何追杀我们?”

    “我应该记得吗?”我毫无心机地反问。抬手抓抓头发,苦思之下还是一点印象也无,困惑地问:“我是不是生病了?感觉有好多事情似乎都遗忘了。”

    是谁?

    官军!

    是刘璧。

    “刘璧!!!”我本能地叫着他的名字,奇怪地心慌意乱。

    马车前头传来男人的声音叫道:“不要害怕,我在这里。”

    冬天的夜干燥而寒冷,路旁森森的树林里,升腾着雾气四溢。车队在林间飞驰而过,急促的蹄声划破宁静的深夜。

    激烈的马蹄声加上剧烈的颠簸好像能震散人一身的筋骨,甚至能震碎人的美梦。梦碎了,人自然醒了。

    那轰鸣的马蹄声自远处传来,带着风卷残云般的气势飞速逼近,这种噪音,绝不是小小的车队能发出的。

    有追兵!

阅读女侠千古情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洪荒:极道箭神后羿洪荒无上运朝武侠之神级垂钓系统洪荒之万界管理员我的道观通洪荒武侠之神级宝箱系统三寸人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