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比拼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颜慕白本想看她一时不防,套些真心话出来,可谁知这丫头竟然中途将话锋转了去,心中蓦地一下,又是遗憾,又是好笑,也不开口,静静地听她接着叙说:“姐姐十岁才到了这里,这中间爹娘和我花了很多心思,才让她打开心胸,消融掉满腹的仇恨,她父母早早就去世了,从十岁以前一直在江湖漂泊,受尽了苦楚,本来她就痛恨魔道中人...若然知道..知道她是...” WWw.5Wx.ORG

    颜慕白好奇地问道:“知道什么,她是什么?”

    苏绿幻环顾四面,仿佛做贼一般,用白嫩的手心捂住口角,压低声音道:“师兄,我觉得姐姐许是鬼荼的女儿也说不定!”

    “自从你回到山庄,总是莫名地对着离师妹发呆,你不说,我便没问。”

    “可若离师妹真的是鬼荼的女儿,又怎么会认定自己父母是被神鬼门人所杀呢?”

    “这点我也想不通,她的父母许是跟我爹娘一样是她的养父母也说不定呢?”

    颜慕白低头沉思道:“离师妹今年十八岁,鬼荼的女儿多大?”

    “定然不会,姐姐的记忆一向很好,就连小时候的事情都记得很是清楚,可据那鬼荼所说,她女儿应当是四岁跟她分散的,应该什么都不记得才对。”她双眼忽闪忽闪,抿着嘴,歪着脑袋,像个贯穿古今的学者一般肯定地说道。

    颜慕白双眼迷离,思绪仿若被自己锁入了极深的地心之中,心道:“我倒是希望自己从一开始就什么都不记得,总好过拥有又失去!”

    她用手肘推了推颜慕白,继续低沉地耳语道:“我一直想找个机会问问她,可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突然一阵风吹过,花圃中传来哗啦一声,仿佛是花盆落地的声音,二人倏然一惊,起身向着身后去看,只见到甬路尾处,一道晃动的白光一闪而过,二人相视对看,齐声说道:“是位姑娘!”

    第三日一早,崇兀台四周就已围满了人,两个天心阁弟子正在交谈,一人道:“这昨日后来比试结果如何?二人最后那场我瞧得不甚明白。”

    另一人道:“早就让你勤加修炼武功,非得钻研什么机关之术,这可倒好,这高手比拼,高明的剑招你怕是无缘窥探出了。”

    “你比我高明,你倒是说说。”

    另一人继续道:“昨日嘛,灵犀宫对战听竹楼,顾英胜,天弗门对战长青世家,方子冲胜,天心阁对决逍遥谷,天心阁胜,今日是最后一场,执剑山庄对决贺兰堡,你猜谁人可胜?”

    那人不解道:“若是胜了如何,若是败了呢?”

    “说你不好好看,你还不服,这两派都是武林中最高剑府,一方胜了,自然就算是盟主了嘛。”

    “可不是还有顾英、方子冲和方不忌吗?哦对了那曾静夫妇还未下场呢!”

    “你说你这都什么眼神?这顾女英雄、方少爷、方代掌门岂是二人的对手?至于曾静神侣,早在多年以前就败于苏庄主手下,早就言明今日是来助阵,再者说了他们夫妇二人联手功力无敌,论单打独斗怕是只能落得个下成,若换作是你可会一人独挑各大门派,为了这一时的成败丢了颜面!”

    “哦是这样,那既然如此,就让苏庄主和贺兰堡主比试就好了嘛,其他人干嘛还比?”

    “武林中人,讲究个公平公正不是,若是这二人有一人胜出,其余胜出三人怕是要么推辞不比,要么过几下招,意思几下,武林之中不好让大家认为一人独大的。”

    “哦,那我懂了,都是场面功夫,这样看来还不如我的机关之术有趣的多。”

    另一人教训道:“真是烂泥扶不上墙,你好好看自然能够长长见识,这今日胜不了不代表他日也胜不了啊!”

    只是那研究机关之人似乎完全没有听进去,已然又低下头去。

    颜慕白心道:“这人虽然憨直,说的倒也不错,武林之中动辄就要有个排名,真是无趣极了,人人都期盼着自己可以从别人的比拼中看到破绽,提高自身修为,左不过总是一句:来日方长,只是要把一生时间都用于此,未免才是真的蠢笨,等我报的父母大仇之后,要么回无忧岛,要么隐居市井,过平凡人的生活,也可以研究研究机关巧术,定然比打打杀杀有趣的多,只是...”

    他心上忽的一动,抬头望向崇兀台东方,今日苏庄主下场比试,是以全执剑山庄的人都来观看,此刻苏绿幻身着一袭黄衫,双眼紧紧盯住台上,因为担忧,眼睛如同晨星般闪烁。

    “只是一个无名无利的穷小子,苏庄主想必不会将爱女许配,也罢,反正我未必可以得常人之寿,只要幻儿过得好,就算不与我一起又如何。若是幻儿以后另有喜欢的人,那我真的可会完全不在意?”一想到此处,他莫名有些烦躁。

    “啊!”他转身,忽的一捧花生从自己面前落了下来,自己正在走神,是以一颗也没接住,谈北陌看他神情恍惚,似有烦恼,问道:“怎么了,有心事?”

    颜慕白道:“说了你也不懂。”

    谈北陌两只眼睛一蹬急道:“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颜慕白向他翻了个白眼,道:“今日比试快开始了,快看吧。”

    今日天气有些分外晴朗,崇兀台四周被阳光包围,似有一圈一圈的光晕,贺兰希澈缓步上台,抱拳道:“众位英雄,今日是三天比试最后一日,也是我与苏庄主的第一场较量,无论谁胜谁败,都仅仅是场比试,现而如今,魔道横行,我贺兰就算败了也必当身先士卒,与众位英雄一起消灭魔道,还我武林一个太平安宁。”

    他这话说的慷慨激扬,台下众人听之无不敬仰,谈北陌眼珠咕噜噜转了几圈道:“哎,这老东西怕是今日必胜了。”

    颜慕白道:“你怎如此肯定?”

    谈北陌回道:“我师父曾经查过贺兰堡,不过结果未明,居然是身先死,真真令人愤恨。”

    颜慕白想起密室之中两人对话,心道:“我早该寻个机会告知谈北陌这杀师之仇真相,只是今日关乎执剑山庄前景,此事也只好往后拖个几天。”

    “这贺兰希澈修习的内功是白首太玄经,传自前几代人验证过的武学大功,内家功夫本就强过苏庄主,只是苏家剑法飘逸灵动,破绽甚少,这才能勉强战个平手,自刀修之事传到如今,众高手上门挑战均已失败告终,既无人可胜过人家,那自然顺应得这七麓诀只能人家一人习的,别人也说不了什么,现而如今,他内功修为不错,又有上乘剑法加持,你说这二人谁胜谁败?”谈北陌反问道。

    颜慕白道:“你说的倒也不错。”

    这时,贺兰希澈已然先行出招,凌厉的长剑一出,那剑尖似乎打着旋,如同飓风风眼一般,一圈一圈泛着白光,正刺过去,苏清远皱眉心道:“这是七麓诀?”他赶紧挥剑挡格,接着左掌击出,贺兰希澈抽剑急退,避开他的掌风,再次以剑法强攻,每一剑刺出,均是其动如风,其快如影,无法琢磨,更有甚者,长剑所到之处,必定中途转势,让人无暇寻其破绽,叹为观止,苏清远一生之中从未见过如此剑招,可以将长剑舞的如同风影一般摇动,仿若斗转星移之速,别人使得一招的时间,他却仿若使出了三招,均是剑招与剑招合并发出,快如闪电,他不停举剑戈挡,只是忽而三个方向俱是剑影,一时竟然拿捏不稳究竟哪招才是实招。

    颜慕白修炼七麓诀时日尚短,虽然勉强可以看出这剑招攻其何位,却仍然不免内心惊叹道:“原来七麓诀是可以修炼至此的。”

    眼看三十余招已过,贺兰希澈渐渐占了上风,忍不住心头一喜道:“这武林之尊终于尽得我手。”手上加速,剑招更是层出不穷,逼的苏清远节节败退,观众席中,执剑山庄苏夫人和二女四徒俱是一惊,苏绿幻更是轻轻唤出一声“爹爹。”

    颜慕白心道:“这贺兰希澈修炼七麓诀剑法,并无四位族老从中点拨,苏庄主劈出一掌,他即刻就会挺剑相迎,想来是认为七麓诀只可修习剑法,于这掌法、拳法、指法并无甚通。”他想通此种关窍,急道:“苏师叔,用掌法攻他。”

    苏清远心道:“这孩子怕是太为我担心所以才会有些魔怔了,这贺兰堡主剑气所到之处,无一不胜过我,我若是用掌法急攻,怕是立时三刻这手掌就得废了。不过这孩子身处我二人攻防之外,难不成是看到了此七麓诀的破绽,也罢,既如此,我便拼的全身内力注入掌中,试他一试。”想到此处,他渐渐将长剑与掌法攻守自转,掌式强攻,剑法防守,竟也渐渐似有平手之象。

    “是,我知道你不喜欢打打杀杀,从你费尽心思相救秋影安姐妹,我就知道你对这江湖只是一时兴趣,并不想真的涉足其中,所以才会将人命看的如此之重,只是明日不是为了争夺盟主,而是为了执剑山庄,若是这贺兰希澈真的得手,怕是下一步就会想办法吞了这,我实在不能置山庄生死于不顾,是以,就当是我求你。”她声音轻柔,眼中似有泪水在强忍。

    颜慕白长吁一声道:“幻儿,虽然我未必是贺兰堡主的对手,但你放心,明日如果苏庄主败了,我定会上台,就算不能赢了那厮,定然也要拼劲全力,重伤于他,让他短期内无力搅扰山庄。”

    苏绿幻心知其意,道:“颜师兄,我没事,只是心头有一事一直萦绕在心,不知如何开口,也不知该不该开。”

    颜慕白双眼睁大,惊讶地说道:“什么,这怎么可能?”

    苏绿幻道:“你还记得当时我被鬼荼抓了去,她手上有一条丝帕,上面绣了半棵杏树,是苏绣,我比对过姐姐房里的那条,是一样的。”

    苏绿幻心口一暖,笑笑道:“多谢师兄。”

    她全身置于月光之下,柔柔地几乎散发着光,“师兄你的七麓诀要是早些练成就好了,现下咱们唯一的优势就是你习的了全部的剑法、心诀,就算这次赢不了,只要修炼时日一长,定可以胜他,所以师兄一定要保护自己,让自己切莫受伤,来日方长。”颜慕白知她担心自己,一颗心如同春雨所浸,细润舒适。

    苏绿幻将双肘从腿上放下,无奈地说道:“这也正是我想不通的地方,按照鬼荼的说法,姐姐应当只有十六才对。”

    “许是离师妹记错了自己生辰?”

    颜慕白道:“跟你姐姐有关?”

    “你怎么知道?”

    苏绿幻脸色一红,轻呸了一口道:“才不是,净瞎想,我就算要爱,也定然是....”她自觉顺着颜慕白这玩笑接下去有些胡闹,当下敛住话头,转回正题道:“我爹娘并非是她亲生的父母,这里是她第二个家。”

    苏绿幻心头一凛,四下寻了一遍,这才道:“这么明显吗?”

    颜慕白笑笑:“我还道你爱上了离师妹呢?”

    “颜师兄。”苏绿幻轻唤一声。

    颜慕白转身回道:“你明日想让我下场较量?”

    二人一路走到后院,此刻月亮正中,柔柔的光线打下来,仿若将二人的身影笼罩在一幅巨大的画中,静美异常。

    朔夜宁静,月华入浓,二人相携坐于花园前方,依依不舍,不肯分别,苏绿幻对着朗月遐思,微微叹了口气,颜慕白心疼地说道:“别担心了,幻儿,执剑山庄存世百年,苏师叔定然会有妙极的,你心中苦闷,我瞧了....”他刚想说“我瞧了心中也难受”可自觉这种话不该说出口,不由地声音越来越低,入耳仿若舒缓的春风拂过柳枝和翠芽一般盈软,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阅读红炉点雪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洪荒:极道箭神后羿武侠之神级垂钓系统洪荒之万界管理员洪荒无上运朝我的道观通洪荒三寸人间武侠之神级宝箱系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