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我是来杀你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巨大的紫色鬼爪朝楚兮瑶抓去,如暗中的厉鬼。

    “润物细无声。”楚兮瑶将魂力化百丝变成一股柔风,魂力有限仅能化成与招阴爪同等大小的柔风,勉强裹住紫色鬼爪,楚兮瑶吃力地将招阴爪抛向周边的绝壁,招阴爪撞上绝壁,抓裂的石头从壁上滚落。

    巫曳看着那张面容,眼里闪过一丝不舍,如果可以他不愿与这个绝色女子为敌,更不想她的面容长眠与地下。但他没有选择,君子!言信行果。既然承诺要杀了她,就不能因外界因素违背自己的承诺。

    “我知道不是你杀。那个蠢货跟骷髅们跳舞跳死了。”说完,巫曳双手迅速挥动魔兽手套,向楚兮瑶冲去,紫色的光芒在空中划出戾光。

    “宗主要杀我?不可能!”眼看厉爪就要落下,死亡的恐惧滋生,生死之间,楚兮瑶瞬间化出千丝,突破肉魂境二重,魂线迅速将巫曳捆绑,楚兮瑶一息间挣脱。

    “宗主说只要你死在石泉秘境,你那鬼尊师父就没有借口发难浮陵宗。”杀楚兮瑶非他本愿,他也不想这张绝色的面容憎恨他。

    巫曳挣脱身上的魂线,双手合在一起,紫色的魔兽手骨发着凶狠的寒光,使人脊骨发寒,“双豹逐魂。”巫曳冷喝。

    “哼,纪宗主,真是好计谋。”楚兮瑶捂住受伤的右手臂,冷哼道。暗中将魂线埋入地面,将魂线布满巫曳的四周,她料是自己不敌,护身符从无名棺取出,握入手中。

    “我本不想与你为敌,但纪宗主于我有恩,授我功法,赐我豹魂紫手,我唯有杀你为报。” WWw.5Wx.ORG

    “你的恩凭什么用我的性命为报,那就来战吧。”楚兮瑶声势大增,面露狠辣,杀气突起。

    一瞬间,飞快地,地下的魂线四起,汇集成一个巨大的手掌将巫曳紧紧抓住,楚兮瑶同一瞬间奋力而起,右手握护身符,左手握恶鬼守向巫曳刺去,凶恶的魔鬼头颅伴随楚兮瑶的杀气冲至剑前,气势凶猛。

    巫曳见短剑落下奋力挣扎,但身上的魂线越捆越紧,正要挣脱但还是晚了一步。恶鬼守在魂线的裸露处刺下,入肉三分,在胸前留下一道黑色的深长的伤口,黑色的魔气腐蚀肉体从伤口内飘出。巫曳被恶鬼守所伤,连连倒退,口吐鲜血。

    楚兮瑶暗暗心惊,自己的拼死一搏竟只能让他身受重伤。

    双手捂住伤口,发现魔气正在吞噬自己的魂力,巫曳心头猛跳,再看向楚兮瑶时,眼里多了谨慎和忌惮。

    没有给巫曳致命一击,想要同样的招术施展第二次是不可能了。楚兮瑶看巫曳也是谨慎。

    不管之前是什么原因,但现在这个女人必须死。巫曳愤怒交加,他不应该犹豫步决,给她有机可乘。

    “招阴爪。”巫曳气势大增,右手挥出的招阴爪更加凶狠。

    “柔风来。”千丝魂线在空气中飘荡,如一股柔风散开,像一张网一样扩大将招阴爪包裹,砸在地面,石砖瞬间裂开。

    “你死后,我会给你收尸,葬在春暖花开的地方。”巫曳突然说,脑海里闪过一个念想:这个美貌的女子应该葬在四季花开的地方。

    “那你可不能死在这里,我喜欢红色的花,挑一个开红花的地方把我埋了。”楚兮瑶跟他聊聊家常,似乎不介意他说自己会死。内心则暗想对策。

    “我说过我不想杀你,但我向宗主许诺要带回你的头颅。君子言出必行。我现在能做的只有把你埋了,把你死讯挡回去。”

    “那就谢谢你,给我留个全尸。”两人隔得远,楚兮瑶喊道。

    “不客气,应该的。”巫曳高声道。

    “你杀不了我,我也杀不死你。我们收手如何?”楚兮瑶说,她有护身符,用恶鬼守拼死相搏,活命不成问题。

    “收手不能。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不怕死,我怕我死了还没杀了你。”巫曳说完,挥动豹魂紫手厮杀而来。

    “年轻人,太过于执着不是件好事!”楚兮瑶魂线千丝随时准备着。

    “这不是执着,这是我心中的道。居然说出口,必死也要去做。”“双豹逐魂。”巫曳冷喝。

    楚兮瑶迅速将魂线包裹成一个坚不可摧的圆桶形盾牌,魂线被紫色疾风豹破坏后,不断有新的魂线补入,抵住巫曳的攻击。进阶肉魂境二重对付巫曳没有那么吃力了。

    “你很强,我若没有宗主功力灌输,怕不是你的对手。”巫曳说。

    “你也很强。但你杀不了我。收手吧。”楚兮瑶继续劝说,如果他硬是坚持,不是他死就是自己死。她不想杀人,也不想死,只能劝他放弃。

    “如今胜负未分,你已穷途末路,杀你举手而已。”“黯然灭魂掌”巫曳跳起,手上兽骨发着紫光魂力滚滚,强悍的毁灭性力量在手掌凝聚,巫曳对准楚兮瑶的天灵盖,将右手的大掌印下。

    楚兮瑶右手迅速抬起,护身符发出金光护住天灵盖,黯然灭魂掌落在护身符上,鬼尊强者的力量并发,与黯然灭魂掌的力量相抵抗,在半空中较量,鬼尊强者要胜一筹,护身符在下黯然灭魂掌的攻击下刹那间爆开,如一颗爆炸的火球,两股力量对撞的余波震伤楚兮瑶的五脏六腑,鲜血狂吐。

    巫曳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从半空摔下,血雾在半空喷薄而出,趴在地面,痛苦**。

    楚兮瑶捂着伤口,疼痛难耐,绝望地看着燃烧灰烬的护身符,内心悲哀:师父啊~你怎么没告诉我护身符不能近距离用。

    楚兮瑶内心憋屈,一口老血喷吐而出。

    正当楚兮瑶与巫曳两人打得火热时,满是人骨的乱葬岗进入恐惧的顶端。

    三面是悬崖绝壁,被死气遮住不见其高,顺着石铺的小路尽头赫然是一个巨大的亭子,亭下是一个巨型拱起的坟墓,大块的黑色墓碑与亭子同高,目测有十二三丈高,即使离得远,但楚兮瑶还是感到站在它面前自己的渺小。

    近看,墓碑上有穷奇攀爬,有碑文, 只见:心之诚挚,可得永愿。再往上看被死气遮住,看不见了。

    “不错,是我。在下巫曳。”巫曳作揖,楚兮瑶回之。

    巫曳身上寒气外放,猛然抓向楚兮瑶,楚兮瑶心惊,立刻魂线化盾牌挡住。

    “不是我要杀你,是宗主要杀你。”巫曳看楚兮瑶时,眼里再也没有露出不舍。魂力将紫色的厉爪放大很快超出盾牌大小,巫曳奋力往下压,爪牙无限靠近楚兮瑶的脖颈,她拼命抵住,厉爪与脖颈的距离竟不可查。

    死气被什么东西封印在二十丈高的上空,像低垂的灰色的云,天空仿佛触手可及,给人一种居高临下,可操天下之势,翻云覆雨的权势感。

    楚兮瑶试图打量上方碑文,突然被一个凶狠声音打断:“楚兮瑶!!”

    紫色的寒光化成两只膘肥体壮的紫色的疾风豹飞奔而来,速度之快,来势凶猛,如飞矛驰空。

    楚兮瑶用魂线化盾牌抵挡,健壮的疾风豹撞在盾牌上,力势凶猛震得楚兮瑶瘦小的手臂惊起一层浪状。但也只挡住一只疾风豹,另一只扑咬楚兮瑶的右手臂,锋利的爪牙将手臂挠伤,虽然有玄衣护体没有流血,但痛感深入骨髓,没有玄衣保护的手已是鲜血淋漓。

    “纪窕死了。”他迟疑一下接着说,接着将魂力注入魔兽骨做的手套里,兽骨发出紫色的寒光,杀机显现。

    此人来寻仇?“不是我杀的。”楚兮瑶回答,以防巫曳攻击,她将魂力输入恶鬼守,里面的魔鬼眼溜溜转动。

    “不错,有点能耐。不愧是浮陵宗第一天才,不过你以为这样就能打败我那就大错特错了。”巫曳说完,举起右手的魔兽手套,大喝:“招阴爪。”

    楚兮瑶连忙用恶鬼守抵挡,另一边用百丝化剑挡住,锋利的兽骨将恶鬼守与魂剑包裹,尖利的指尖里楚兮瑶的手腕只有一寸的距离,巫曳盯着楚兮瑶近在咫尺的脸,杀气凸起,面目凶狠,道:“我是来杀你的。”

    楚兮瑶奋力将巫曳的攻击抵住,腰间猛用力,将兽爪击回,跳落远处,巫曳被她推向后倒几步。

    这个世界对生和死似乎没有定义,至少楚兮瑶无法给出定义。对于自己差点变成死不成活不成的逼人跳舞的骷髅,楚兮瑶仍然栗栗危惧。

    她一路狂奔,周围的景物褪去,她发现自己进入一个新的空间,与之前浓郁的死气相比,这里的死气少得可怜,只有淡淡几缕,能看到地面上整齐铺好的石头地砖,人骨甚少,基本两三米才看见几块尸骨。

    只见巫曳从陵墓后方出现,目光有火焰散出,他带着一双某种魔兽骨做的手套,丝毫不差的贴紧他手指的骨骼。

    恶鬼守被握在手中,楚兮瑶见他面目阴森,身上浓浓的杀气涌现,仔细回想,自己与巫曳并无仇怨,交际甚少。楚兮瑶一面防备一面道:“你是那天进入内门的弟子。”

阅读穿越之阴阳狐妃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武破九荒牧神记万古最强宗全职法师万界之后宫系统龙血圣帝我从镜子里刷级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