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蛊门--这是我的主场! 45 医院装疯骗警察,事情越来越复杂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我也不知道啊,你们那个朋友莫名其妙就跟一个人打起来了,还弄坏了我的房子。我过去看时,就见到他们两个在地上躺着。” WWw.5Wx.ORG

    客栈老板说话虽然也带些口音,但是比起别人,普通话已经算很好了,宣钰倒是也能听懂。

    究竟是什么人,居然在冷夜在的时候,都能伤了程文溪和慕尘,难道说,又是那个黑衣人?他再次给蛊虫升级了?宣钰的心开始往下沉······

    手术室外,宣钰给程文溪打了好几个电话,想告知一下自己这边的情况,却 一直没有人接,给慕尘打也是一样。最后,宣钰拨通了冷夜的号码,却依旧是无人接听。

    “这位先生,请冷静一点,经检查,二位确实没有任何问题。说不定,说不定过一会儿就醒了。”

    “说不定,这是医院该有的话吗?”

    医生皱皱眉头,这事确实有点奇怪,不过在这蛊城,也并不少见。

    “那就对了,医院不负责解蛊,如果这两位真的是因为中蛊导致的昏迷,还请去找解蛊师!”

    “······”看着医生的背影,宣钰简直想骂街,大爷的,你倒是推的挺干净。

    这医生虽然不靠谱,但是有一点还真说对了,没过多久,慕尘和程文溪就醒了过来。

    看着一屋子的警察,程文溪有点懵逼,什么情况,他们是来抓自己的?

    看到一个警察朝自己走过来,程文溪当机立断,从病床上跃下,打开窗子就跳了出去。

    看到这一幕,在场警察的下巴都快惊掉了,这可是十楼啊!

    他们赶紧兵分两路,两人去窗子边看情况,剩下三人死死按着尚无动作的慕尘,生怕他也跟着跳下去。

    宣钰刚回来就看见这一出,赶紧追出去,终于在八楼截住了怕被摔死,所以破窗而入,准备坐电梯跑的程文溪。然后把他拎回病房,现在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要是就这么跑了,反而会引人怀疑。

    看到程文溪被拎了回来,警察的下巴再次被惊掉,这人从十楼跳下去,居然除了被玻璃划了两道口子,其他一点事也没有!

    “抱歉,给各位添麻烦了,这是我堂弟,从小脑子就不太好使。”

    话虽这么说,警察们还是想不通,为什么他能从十楼跳到八楼去?

    “咳咳,据目击者说,你们的朋友跟另一名男子不知为何打了起来。两人一个拿枪,一个用暗器,全都会飞檐走壁,武功极高。而且杀伤力巨大,把房子都快弄塌了······”警察说不下去了,自己都不信这是真的,“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不知道呀,一觉睡醒就在这里了!”程文溪一脸懵逼,“慕尘大哥,发生了什么呀?”

    事到如今,只能出绝招了。慕尘被子一掀,站在床上,连说带比划,“当时,我正躺着,忽然看到一个男人从天而降!他穿着一身黑衣服,身上还发着耀眼的金光!”

    “从天而降?我们检查了那间屋子,只有门和窗子是坏的,房顶没有破损啊?”

    “然后,他轻轻一挥手,”慕尘指着程文溪,“他就睡过去了!”

    “这位先生,这就有点扯了吧?”

    “我当时大惊,心道,难道是神仙下凡,得赶紧拜一拜啊!”

    “这位先生,请你说重点好吗?”

    “我想要下去,结果太过激动,摔了一跤。这时,我看到了我的朋友!”

    “是打架那位吗?”

    “他脚踩五色祥云,也从天而降······”

    警察合上本子,问旁边的医生,“他们俩是不是中蛊了?”

    “是。”

    “收队,留一个人在这儿守着,其他人跟我去查到底是哪个王八蛋到处散布癫蛊!”

    宣钰关上门,看了一眼依旧在滔滔不绝,手舞足蹈的慕尘。“行了,别装了!”

    “就你这演技,不加入千门都可惜了!”

    慕尘坐在床上,叹了口气。冷夜那边也不知道怎么样,那个冷战也不是省油的灯,又浑身带毒,稍微不注意,很容易吃亏。

    而且,这次的事闹的有些大,听警察的描述,目击者应该很多,只怕没那么容易糊弄过去。

    听慕尘讲了事情的经过,两人都有些脊背发凉。冷战,那可是跟冷夜齐名的角色,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比冷夜的名声还要差一些。

    冷夜喜欢用枪和刀,虽然心狠手辣,最起码手段还算光明磊落,这个冷战却喜欢用淬毒银针,天天背后用针扎人,尽是阴招。

    而且他丝毫不讲江湖道义和规矩,背信弃义,口蜜腹剑,暗箭伤人,以多欺少,就没他干不出来的。别的杀手杀人,都是任务是谁就是谁,他却经常因为心情原因,直接灭人满门,算是所有杀手里面,最不要脸的一个。

    “在索命门发布任务可不便宜,你,这又是被谁盯上了?”宣钰现在越来越好奇了,这个人身上,到底有多少秘密?

    “我也很想知道!”

    “宣钰,你们那会儿干嘛去了,为什么那么久都不回来?”程文溪问道。

    “你不说我都快忘了,我救回来一个女人。”

    “女人?”

    “是蛊门之人!”那女子的衣服在挣扎时被撕破了,露出了肩膀上的蛊骨标记。

    听完宣钰的经历,慕尘皱起了眉头,这蛊镇是蛊门统治最严密的地方,自己住的那一片,虽然是在镇子边缘,却并不偏僻,在这里公然抓人,风险可不是一般的大!究竟是谁,居然敢在这里杀害蛊门之人?

    慕尘想不通,索性取下铜钱卜了一卦,事情居然跟黑衣人有关!

    “那男人当时也是穿了一身黑,他会不会就是黑衣人?”

    “不排除这种可能,但是我们也不要先入为主。那晚距离实在太远,又有黑袍遮挡,根本无法判断黑衣人的性别和体貌特征。”

    之前大家一直猜测黑衣人是蛊门之人,若今日之事真是他做的,那他跟蛊门之间,又究竟是什么关系?

    冷夜很快也到了医院,不过并不知道其他几人也在这里。他腿上中了一针,好在冷战的毒针有很多种,他中的短时间内并不致命,到医院解了也就没事了。

    见到慕尘他们,冷夜吃了一惊,“你们没事?”

    “没事啊!”

    “嗷,哥们,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正要接着号,冷夜突然眨巴眨巴眼,“等会儿,不对啊,这不是那个疯子的风格啊?”

    索命门自古以来就是出变态的地方,所以虽然打不过,冷战却从未放弃过杀冷夜。可能也是拜他所赐,想着每天都有一个人要杀自己,冷夜就更刻苦努力,更警觉敏捷,最终被他逼成了排名第三的杀手。

    至于冷战自己,虽然心里扭曲,但是实力也不是盖的,而且天赋本来就好,靠着这个信念,居然也冲到了第四。真不知道这段仇恨,对他们俩来说到底是福还是祸。

    在两人出去打,围观群众上楼之前,一个黑影闪入房间,给程文溪和慕尘各吃下一个东西后,又迅速离开。

    可是没想到,把俩人拉去一通检查之后,得出的结论居然是,俩人一点事都没有!

    “什么垃圾医院,一点事都没有,人会昏迷不醒吗?”宣钰今天情绪很不稳定。

    之前慕尘曾问过冷夜,问他平常都喜欢干什么,他说喜欢打冷战。直到现在慕尘才明白,原来所谓的打冷战,是这么个意思!

    银针刺入血肉后,慕尘感到一阵钻心的疼痛。一股鲜血慢慢从嘴角流出,身体也仿佛被抽干了精气,一下子瘫在地上,片刻后便失去意识。

    “这二位是不是中过蛊?”

    蛊?慕尘确实中了蛊,而且不知道到底解了没,难道说,这金线蛊也会传染?“是。”

    客栈的人上来后,看两人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探一探还有鼻息,赶紧开着车把他们送往蛊城医院。

    这边,宣钰追出半个城后,终于在一条河里找到了那个女子,她腹部被捅了一刀,又不会游泳,捞上来时已经奄奄一息。宣钰赶紧把她送到医院。

    宣钰浑身的血顿时都冲向脑子,“怎么回事?”

    难道出事了?宣钰心里咯噔一下,立刻开始狂奔。

    医院门口,正好碰到几个工作人员正把人往里抬。宣钰扫了一眼,那跟着的人居然是客栈老板!仔细一看,被抬进去的居然是程文溪和慕尘。

    冷战,江湖人称“绝命毒枭”,国际杀手排行榜排名第四的杀手。擅使各种毒药,最喜欢以淬毒的银针杀人。

    因为从小什么都被冷夜压一头,所以恨他。索命门一向不禁止内斗,甚至通过挑破离间来激发竞争,让每一个杀手都时刻保持警惕。所以二人的矛盾越来越大,一见面就要拼个你死我活。

    “慕尘!”冷夜的后槽牙几乎都要咬碎,这银针有多厉害,他再清楚不过。若是扎在别的地方,尚且能多撑一会儿,扎在脖子上,最多十分钟,这人就会七窍流血而死!十分钟,别说附近没有医院,就是有,也根本来不及抢救!

    冷夜拔出枪就冲过去,冷战则扭头跳窗就逃。正面刚一直都刚不过,所以他学会了迂回进攻。

阅读绝世卦师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我在末世捡宝箱都市之恐怖大师末日之我的妹妹是丧尸直播之神级赶尸匠娱乐之最强土地神末世重生之老子是军阀太古龙象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