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少主少主 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没有,我突然想起那只蛛皇会不会在死前脱离妖体,然后寄生到人类的身上呢?” WWw.5Wx.ORG

    穆云皱了皱眉头,但转念又道:“你报告里不是说,那头蛛皇还没有开启灵智吗?”

    “那又万一,它在临死之前突然开启了灵智呢?”

    “行了,我的老父亲。这种报告肯定是军部的人先交上去的,那还轮得着你。你还是先想想怎么把幕后的黑手给绳之以法吧,政司大人。”

    穆帆皱着眉一脸疑惑地看着帖子,但是心中早已乐开了花。

    可是穆帆并没有表现出来,他合上请帖,叹了口气:“玄天论道赛的参赛要求应该是是二十五岁以下,修为在第七境不朽境巅峰以下的修士,联赛委员会为什么会发请帖给我?”

    “来凤宗那头给的。”穆云坐回到椅子上继续说,“他们说迎娶凤女的人必须是人中之龙,来凤宗要你拿到联赛的冠军才肯把凤丫头嫁给你。”

    所以穆帆也并不慌张,他放下请帖,又叹了口气:“看来来凤宗有了更好的选择,已经不需要投资穆家了。”

    “凭你的年纪想要上到我的位置,来凤宗的支持虽算不上重要,但也是必不可少的一环。”

    穆帆冷笑了一声:“必不可少也没用,我早就已经突破不朽境到大贤境了,这联赛我也参加不了。”

    穆云叹了一口气,面露难色,组织了一下语言,从袖子里拿出了一个瓷瓶子,此时他的手有一些颤抖:“这是泄元丹,应该是让修士没有副作用的散功,散功后你可以重修。”

    穆云那突如其来的建议着实就超出了穆帆的预想,他难以置信地问自己的父亲:“泄元丹?现在离开赛还有两个月,你是觉得我能在两个月内上不朽吗?”

    穆云没有接穆帆的话,而是又从袖子中拿出一个瓶子:“这是解元丹,能够强行压低修士的修为,但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才能恢复到巅峰。”

    “呃……”自己父亲那可怕的想法让穆帆不得不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好生想了想:“老爸,你有必要这样吗?来凤宗递来的这份请帖,只是想逼我们退婚而已。”

    穆云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他感到自己身上的担子又重了一些,他语重心长地说:“我这也是为了,穆氏家族的延续。”

    穆帆眼神复杂地看着自己的父亲,长大后的穆帆也是渐渐理解父亲的苦衷。毕竟谁也不想一个名望氏族就这样毁在自己的手里。而一旦穆云从司政部卸任,穆家就将面临分崩离析,一倾而倒。

    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父子两人陷入了沉默。过了好一会,穆云才从袖口拿出一个怀表看了下时间,原来已经到了该去国会的时间了。穆云从椅子上站起,他没有说话,而是直接往厅外走去。

    “那学院的事情?”还在椅子上的穆帆随后问了一句。

    “不要想那些有的没的,学院时穆家最后的底牌。”穆云转过身子郑重地说,“我允许你在家里修炼,但必须先保证皇家学院不出任何问题!”

    “对了,还有一件事。”都走到门口了的穆云突然回过头,“听说江湖上前几日有一位名门长辈被杀,这件事你绝对不能掺和其中。”

    看着穆云离去的背影,留在前厅里的穆帆走到茶桌前,拿起了两瓶丹药,嘴角扬起了招牌式的坏笑:“散功?退婚?真土。”

    —————————————————————————————————————————————————

    乾源帝国四大家族,有萧家,穆家,澹台家以及苍家。苍家先祖苍天师乃是乾源帝国的第一任皇帝风清源的老师,所以苍家是四大家族中历史最悠久,底蕴最浓厚的家族。苍家的历任家族都在乾源帝国中担任天师的位置,他们上可知天文,下可通地理;高可算天命,低可读人心。在史书之中,苍家同样也是极具传奇色彩的大家族。

    苍家的子弟都通晓奇门八卦,占卜算命之术。而这一代中,最为出色的要数家主苍迹的次子苍翰尘。年仅十九岁的苍翰尘就精通观星,相术,卜卦,命理,奇门,六壬等学术,在某些领域连一些老前辈都只能望尘莫及。

    除了苍翰尘以外,还有一位女子同样是苍家这一代中的领军人物。比起苍翰尘的样样精通,她的天赋只展现在卜卦上,在她十四岁的时候,她的卜卦能力就已经超过了当代的天师。如今她今年十七岁,没有人知道她到底踏入了什么领域。他便是苍翰尘的堂妹——苍梦。

    三月二日早上九时,苍梦在自己的闺房里看着自己桌上的几个古朴的铜板,样子像是有些疑惑。想了一会儿,她又掐指算了起来。重算了两遍,答案并没有改变。苍梦不由得自言自语道:“奇怪,我的解法……”

    话还没说完,苍梦的房门就被推开了,穆帆从门外大大咧咧的走了进来,脸上完全没有受到早上穆云的话影响,依旧轻松写意的样子。

    “苍妹子早阿。”穆帆笑着做到苍梦的跟前,“我故意在门外等了两分钟,是不是还在算我什么时候来呀。”

    苍梦愣愣的看着穆帆,但脸色并没有什么变化,依旧是冰冰冷冷的样子。苍梦反应过来后,也不管穆帆为何闯入自己的闺房,还亲自倒了一杯茶递到穆帆的手边。

    “穆大哥早。”苍梦的语气就像是古井无波的湖水般平静而没有波动。

    “我就不喜欢和你们苍家打交道,个个都好像是掌握了世间万物似的。我进来的时候,个个看到我就都好像知道我要来似的。而且个个都摆着一张死马脸,来,给哥哥笑一个。”

    穆帆一边说着一边伸出双手揉搓着苍梦的脸,但是苍梦依旧毫不表情,也不还手。只消一会儿,穆帆无趣的坐回到椅子上。

    “他们那可不是因为知晓世间万物所表现出来的状态。”苍梦慢悠悠地说道,“而是不能知晓天地万物所表现出来的洒脱。他们能够算到你今天回来,但他们算不到你为什么来,因为事件背后牵扯的事情越多,天机就藏得越深。”

    “你呢?”穆帆笑眯眯的看着苍梦,“苍家年仅十七岁的天才美少女算出来了吗?”

    苍梦微微一笑,没有说话。她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后品了一口才说:“穆哥今天来,是为了来凤宗的事?”

    穆帆对苍梦能够算出来凤宗的事并不意外:“你算出来了?”

    这回苍梦摇了摇头:“在卜卦路上走得越深,越能够了解天机难测的道理。但所幸小妹不笨,想出来了。”

    “和你之前算的那样,来凤宗的要求确实超过了我的预期,不多还好我留了一手。”

    苍梦仍旧是嘴上挂着浅浅的微笑:“事情越是复杂,卦就越难算清。穆帆个接下来想做什么,小妹可不敢搭上阳寿去算。”

    “你不敢算,翰尘那家伙也肯定不敢算。”穆帆笑了笑说,“难怪他会跑去云游四海,原来是怕了。”

    “论算计,翰尘哥可比不上穆帆哥你。”苍梦起身从柜子里取出一个锦盒,“两年前,惜舞姐找翰尘哥算出了一个凶卦。一周前,翰尘哥又给你和惜舞姐算了一挂,同样是九死一生的凶卦。他还想着要当家主,自然是逃得越远越好。不过昨天,小妹单独给穆帆哥算了一卦。锦盒里,放着我昨天写下的批语。”

    穆帆一脸困惑的看着苍梦,但他还是决定拿过锦盒,打开一看,盒子里头放着一张白纸,白纸上写着五个字:

    “无巧不成书。”

    在穆云的侧面,坐着的是穆云的长子,穆家的少主——穆帆。由于昨晚跟穆雪一起写完事件报告之后已经是凌晨了,如今一大早就被人叫起,睡眠不足的穆帆正不停的打着哈欠,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

    但众所周知的是,修为高深的人几天几夜不眠不休都不成问题,所以穆云自然知道穆帆现在的模样是装出来的,为的就是装出一副因为穆云安排才参与到妖兽作祟的事件中,然后和昨晚的事情撇清关系。

    “哼。”穆云把两份报告直接拍到茶桌上,“就这样的报告,你让我怎么拿给皇上看。”

    “哪来的那么多万一!”穆云一掌拍到穆帆的脑袋上,“这事你少去掺和,警备队和猎魔团的人会把事情搞清楚的。我今天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

    说完穆云从袖口里拿出一份请帖递给了穆帆。穆帆好奇的接过帖子,打开一看,居然是邀请自己参加帝国最高规格青年修士大赛——玄天论道联赛的邀请函。

    “你写的报告里,就是你昨晚调查的全部?”

    面对穆云的发话,穆帆揉了揉双眼后伸着懒腰说:“当然,绝对不添油加醋,也绝对不隐枝去叶,上面写的就是我所看到的全部。”

    “人中之龙……”穆帆的心中暗想,“这乾源帝国里,除了风老爷子,还有多少人算得上人中之龙呢?”

    虽然来凤宗的要求让穆帆感觉有点出乎意料,但是这仍旧在情理之中。

    穆帆也瞥了自己父亲一眼,一副早已知晓的语气说道:“你兜里不是还有一份嘛。”

    “你……”

    “你又在想什么?”穆云问。

    “这事也轮不到你操心。”穆云愤然地说道,“赵德令为了狩猎妖兽,私自打开护城阵法,其罪当诛,还是株连九族的罪!”

    穆云说完转头一看,穆帆似乎没有听自己说话,而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乾源帝国,帝都广源城,穆家府邸。

    时间还是清晨,只有六点三十的样子,正是冬季旭日东升之时。离今日的国会还有两个小时,但此时的穆云穆政司已然换好了朝服。他正坐在前厅的主椅上,一脸愁容中带着一丝疑惑的看着手中的两份关于昨晚妖兽作祟的报告。

    穆云瞥了穆帆一眼,再次对比手中的两份报告:“那为何你的报告和我找来的猎魔团的报告出入那么大?”

    “正常。”穆帆不以为然地说道,“猎魔团是参战者,我是旁观者,怎么可能一样。”

阅读乾源春秋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武破九荒从今天开始当城主牧神记全职法师三国帝皇之万界征战万古最强宗万界之后宫系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