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少年有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老白和羽沐再次配合击中一名守卫,毫无意外,又有一把小刀如归鞘那般准确的扎进了那名守卫的胸口!

    十六名守卫将圈子缩小,面无表情的握着弯刀,始终不明白两个兄弟是如何倒下的?他们除了有哈克王庭配备的符文软甲,本身也是横练的武道高手,肉身的防御强大到了一个近乎完美的程度!为何在别人的攻击下却如此不堪!

    没有人会给他们时间去找他们想要的答案,靠山村的大土包里面埋着的一百多条冤魂,还等着他们去忏悔!

    舞姨来叔带着柳宗亭和豆豆,四人背背相靠,围成一个圈,将吴家兄妹护住,挥舞着手中的兵器,抵挡着流光般的剑光,身上却早已是血迹斑斑。

    舞姨她们这边压力减小就意味着羽沐老白他们将面临更大的危险!

    事实证明也确实如此,一溜寒光就贴着羽沐的的脚踝划过,带起几滴血花,惊雪也与老白断了联系!

    老牛鼻子摸着光秃秃的头顶,狠狠的一咬牙:“老道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

    趁着这个机会月牙儿不知道从哪里跃了出来,张弓搭箭,咻咻两箭齐发!

    两只箭羽一前一后,撕开一名守卫的符文软甲,钻开了皮肉!

    咻咻!

    又是两根箭羽,那名守卫应声倒地,柳宗亭格飞一溜寒光,大喊:“省着点用,我来开路!” WWw.5Wx.ORG

    “还有我!”

    来叔也跃了出去,舞姨和豆豆默契的接过被柳宗亭击偏的寒光,把柳宗亭挤出圈外,又把吴家兄妹护在中间!

    借着这一股力量柳宗亭高大的身影高高跃起,将全身的力量尽数汇聚在金锏的前端,闪电般的砸下!

    金锏的尖端带着风雷之势斜着砸断一把弯刀再从那人的胸甲上划过落在了另一个人的小腹!

    咻咻!

    两把小刀如同长了眼睛,从软甲的缝隙中挤了进去,两个守卫瞪大眼睛倒了下去!

    来叔的力量不及柳宗亭,但速度却奇快,剑锋格开守卫的弯刀,刺进软甲,守卫明知是死,却毫不退缩的抓住了剑锋,鲜血顺着手臂流下,弯刀也砍进了来叔的肩膀,来叔一脚踹中守卫的腹部,二人各自拔刀方开。

    咻,索命飞刀准时来到,守卫喉咙发出咕咕两声,一头栽倒……

    枯槁老者终于睁开了眼睛,做为王庭的一名大祭司,有的手段又岂是区区驭剑,他迟迟不肯出手的原因是因为他的谨慎中的那一丝不安。

    他始终觉得天上有一双无形的眼睛在盯着他,在寻找机会给他致命一击!

    有时候,耐心也是一种修行!

    但现在显然不是谈论耐心的时候,因为他的守卫已经所剩无几!

    就在枯槁老者犹豫不决的时候,一个巨大的白色身影从天而降,落在他的毡房顶上,被一股气浪弹开,掉在地上摇晃几下脑袋,眼中绿光闪烁,弓腰一弹,朝最后几个守卫扑去!

    “妖兽!”

    几个守卫看着跃起丈高有余的白狼,看着白狼口中的森森獠牙,发出一声巨大的嘶吼,其中一个守卫弃刀猛的一跃,抱住白狼的脖子,眼神无畏!

    这一刻,枯槁老者最后一丝疑虑也荡然无存,原来是只畜生!

    枯槁老者鲸吸一口气,草原仿佛起了一阵风,直到他枯瘦的身躯涨起,脸上的皱纹都被撑平,他才双掌平托向天,转头一吹气!

    这片草原的空间变得粘稠起来,被白狼咬断脖子的守卫流出的血液在空中漂浮……

    柳宗亭的金锏在距离守卫软甲毫厘之处停顿……

    被舞姨和豆豆的兵器磕飞的寒光终于露出真容,原来是一根根半尺长且薄如蝉翼无柄剑……

    吴家兄妹终于体会到谢天说的残酷,修为最低的他们被那眼花缭乱的寒光割得体无完肤,无力的倒了下去……

    老牛鼻子玩了大手段后的得意笑容还僵在脸上……

    来叔肩上的血毫无征兆的停止涌出,一滴血从他捂伤的指缝中溢出,拉着好长的血丝……

    月牙儿的手还按在腰间的刀袋上……

    羽沐和老白的身体正从守卫的弯刀下避开……

    时间似乎在这一瞬间停止了!

    但是……

    草地上的弯刀却如同有了灵魂般纷纷升到三尺高的位置然后统一调转刀锋!

    嗖嗖嗖嗖嗖……

    近百把弯刀高速旋转着疾飞向众人,把这片凝固的空间割出一道道口子!

    弯刀愈来愈近,若不出意外的话所有人都会被切割成比涮羊肉还薄的片!

    所有人的身体被凝住了,但意识还好是自由的,看着凌厉的弯刀袭来,恐惧也只能在心里,面上的表情却无法诠释!

    千钧一发之际,草原的上空突然炸起一声惊雷,一抹光以比闪电还快的速度落向枯槁老者的头顶!

    枯槁老者面如死灰,根本没有人能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枯槁老者的身体凭空变成两片,一片向左一片向右倒下!

    轰!

    一股气浪自老者为中心四下爆开,离他最近几名守卫被震成一团团血雾,老白和羽沐被挡在后面,被震得口喷鲜血落在两丈开外!

    那些令人魂飞魄散的弯刀突然停止前进,叮叮当当的掉落!

    反应最快的还是月牙儿,按在腰间的手终于甩了出去,各自扎进了枯槁老者的两片尸体的额头上!

    接着大家才稀里哗啦的倒了一地,瞪眼看着只剩下几根支架的毡房,谢天持着柴刀咧嘴笑着,身边两只紫色的羽翼发着微微的光!

    熟悉谢天的都知道,这是惯有的伎俩,按他的话说,打完了架还不嘚瑟一番,不过他也没敢嘚瑟多久,吴家兄妹受老白和羽沐都受伤不轻,其他人也好到哪里去,唯一可以让人高兴的就是,都还在喘气!

    每人一颗丹药服下,谢天看着月牙儿,露出赞许的微笑道:“你小子不错,愿不愿意叫我一声师傅?”

    月牙儿闻言纳头便拜:“月牙儿拜见师傅!”

    谢天还没来得及叫他起来,豆豆抢着说话道:“这个侄儿更合我的胃口!”

    谢天将月牙儿扶起来,看着满地的尸体残块,咕咚一声朝着靠山村的方向跪下。

    “靠山村的乡亲们,你们安息吧!”

    恢复了些许力气的吴家兄妹相拥而泣,吴九斤杵着斧子站起来,朝着还算完整的尸体走去。

    “干啥去呀?”柳宗亭喘着气问道。

    吴九斤头也不回的道:“发财去……!”

    这么多的尸体要一一搜完也不是个小工程,然而吴九斤却搞得轻描淡写,活人没打劫过,打劫死人倒是轻车熟路!

    显然老牛鼻子也好这一口,摸着凉嗖嗖头顶也凑了过去。

    谢天看着这些生死与共的伙伴们,心有余悸,不是他不愿意早点出手,大祭司的实力太过强大,给他的机会不多,好在有大伙儿的冒死拼搏和月牙儿的诡异表现才让大祭司心神起了波澜,最后松懈在了从天而降的白狼身上。

    而左儿右儿最终拼着全身的力气将他从空中推下,才让他有了比闪电还快的速度劈开了将全部念力都施在了面前的这片草原大祭司!

    吴小妹从头至尾都没能杀死一个仇人,但她亲眼目睹了仇人的覆灭,心情也稍稍平复,将头拱进谢天的怀里,轻轻啜泣着!

    羽沐酸溜溜的将脸扭向了一边,然后一跺脚,加入了打劫死人的行列。

    总有个家伙会在不合适的时候出现在不合适的地点,但白狼的出现却可以避免了可能出现的尴尬。

    摸摸白狼的头,谢天笑着道:“辛苦你了……”

    白狼伸出舌头,舔着谢天的手掌,耳朵轻轻的一阵摇晃,闪着绿光的眼睛默默的看着黑暗中的草原。

    “嗷呜……”

    老白的剑与羽沐的鞭遥相呼应,冲在了鞭稍前,一名哈克侍卫抡刀砍飞老白的剑,羽沐的鞭稍便扎进他的身体!

    当!

    哈克骑兵的尸体堆边正匍匐着一个稚嫩的面孔,眼睛里透着与其年龄极不相称的冷静和沉着。

    在第四个守卫倒下的时候枯槁老者的情绪终于有了一丝波动,一直围绕着舞姨她们的寒光终于稀疏了一些。

    老牛鼻子终于有机会露出半个被削凸了的脑袋偷瞄一眼战况!

    仅仅刺破皮甲,七星鞭便无功而返!

    老牛鼻子惊呼“软甲”

    掌上一发力,手中的拂尘被震得散开,银丝一缕缕紧贴着草地疾飞,削起无数翠绿的青草!

    老牛鼻子也是豁出去了,脸涨得通红,双掌快速的结着印,散发着淡淡清新味的草茬在这片空间形成一股风暴弥漫开来,瞬间将众人的视线阻挡!

    “七四!”

    那名守卫用尽最后的力气喊了两个数字,换驻星府的人听着还以为他喊的去死,但月牙儿却淡然一笑,从原来的地方消失了!

    就在那名守卫喊完话的瞬间,一道寒光准确的出现在月牙儿刚刚离去位置,切掉了哈克人的一块残肢!

    那一名守卫的死去给了羽沐和老白莫大的勇气和希望。

    枯槁老者情绪并没有因为守卫的死去而有任何波动,仿佛他的生就是为了这一刻的死!

    灵动诡异的寒光在火光耀及的区域飞舞,驻星府的人都疲于应付,修为最高的羽沐招呼了老白,叫了一声:“拖住!”

    七星鞭夹着一山风雨,鞭稍如枪,直刺老者的守卫。

    那名守卫被七星鞭戳得蹬蹬蹬后退几步,稳住身形后迅速的又回到原位,然而也就在这一瞬间,一把黝黑的小刀划破草原的夜空,准确无误的扎进先前的鞭眼中。

    那名守位噗的吐出一口鲜血,捂着胸脯倒退几步,单腿跪下,抬头寻找着小刀飞来的方向。

阅读九州痞子录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武破九荒从今天开始当城主牧神记全职法师三国帝皇之万界征战万古最强宗万界之后宫系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