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混战开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太子赵桓即位,年号靖康,史称宋钦宗。最着名的靖康耻也是在这个皇帝的任上发生的,要知道,他可不愿意当皇帝,是被击昏之后抬到龙椅上即位的。赵桓的临危受命,的确是给京城的军民增加了守城御敌的信心。可是信心不能当饭吃,不能当击溃金军的武器,至于怎么保护京城,赵桓也是没有主意。

    关键时刻,还需要皇后朱琏出谋划策,这个绝美的皇后充当女诸葛的角色,她对宋钦宗赵桓说道:“陛下,现在,您要尽快拿主意,一旦金军围城之后,那可就是江山危矣,社稷危矣。” WWw.5Wx.ORG

    “你说的,朕何尝不知呢?可是父皇因为没有退敌之计,才传位于朕的。朕现在是一头雾水,那里有主意破敌呢?”被赶鸭子上架的宋钦宗当上皇帝之后,连个安稳觉都没有睡过,生怕一觉醒来,金军已经杀进皇宫。

    宋徽宗要的就是这句话,看来还是童贯了解自己。这话不能自己说出来,只能是政事堂的相公说出来,那样才能够借机南巡,躲开京城这是非之地。

    皇后朱琏心中升起一阵的鄙夷,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考虑什么尾大不掉。她苦口婆心地说道:“君王之道,一定是要擅长驾驭群臣,尤其是对掌握重兵的重臣,更应该是玩弄于股掌之中,而不是被其要挟,更加不是允许他们拥兵自重。秦国公之所以不来救援,压根不是什么河东路战事的问题,要知道秦国公麾下猛将如云,兵多将广,即便是他本人来京城勤王救驾,河东路也足以自保。”

    “那你说,秦国公为什么不愿意来救援,什么情况下他才能出兵呢?”

    “封王。”

    “大敌当前,还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皇后朱琏说道:“陛下应该加封秦国公为秦王,让他统领天下兵马前来勤王救驾。相信他来到京城,一定可以击溃金军的。”

    “一字王?”

    宋钦宗的脸色阴沉了下来,要知道一字王就是亲王,一直以来只有皇子可以,从来没有对外加封过。况且,统领全国兵马,那是绝对不行的。大宋是陈桥驿‘黄袍加身’之后建立的,可以说皇位来路不正,自宋太祖赵匡胤开始,就严防武将做大,要不然也不会有什么杯酒释兵权。可以说这是赵家的祖训,每一个皇帝都会铭记在心,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一个武将能够强大到可以威胁朝廷的。

    宋钦宗哼了一声后说道:“朕这就下诏书号召天下兵马勤王救驾,至于加封刘正龙为秦王,那就不要想了。另外,后宫不得干政,今后类似的话就不要再提了。”

    皇后朱琏看着官家气冲冲的离去,她不知道自己那里犯了官家的忌讳,不过内心深处依旧坚信,拯救大宋于水火的救世主非刘正龙莫属。

    号召勤王救驾,那毕竟是远水解决不了近渴,当务之急应该是找出一个可以统领京城防御的统帅来御敌,其他的都要往后靠。

    德昭殿内,白时中,郑居中,张邦昌,王时雍,李邦彦,吴敏中,李纲等重臣都在,这一次议事,最主要的议题就是谁来统帅京城禁军来保卫京师。

    这群文臣平日里处理政务还真的得心应手,可是对军事几乎是一窍不通,一个个七嘴八舌讨论了快一个时辰了,也没有拿出来一个切实可行的方案。

    白时中和吴敏中建议京城南迁,让官家历经出走,这就激怒了刚正不阿的李纲,这个尚书右丞怒气冲冲地说道:“太上皇已经南巡,如果陛下再南下的话,等于把半壁河山交给金军,如此丧权辱国之事,怎么能由政事堂相公提出来呢?现在,应该是君臣上下一心,全力抗金,而不是让官家南下避敌。”

    “你说的轻松,现在金军已经渡过黄河,势如破竹,很快就会兵临城下,这个时候,如果没有一个可以统帅三军的人物出现的话,汴梁城一旦被攻克,后果不堪设想。君子不处于危墙之下,我们做为朝廷重臣,难得要把官家架在火上烤,把官家推到战争的最前沿么。冠冕堂皇的话,每个人都会说,可是有用吗?有本事,你尚书右丞来负责京城防御。你要是能击退金军的话,你说什么都是对的,否则,就不要用什么冠冕堂皇的理由来置官家以危险而不顾。”

    说话的是李邦彦,这个家伙一直就瞧不起李纲,现在见这个榆木疙瘩不开窍,只能出言讥讽。

    李纲就是那种宁折不弯之人,他瞪了一眼李邦彦之后义正言辞地说道:“只要官家让我李纲负责京城防御,我一定殚精竭虑来确保京城不失。”

    眼见李刚主动请战,国丈郑居中就说道:“臣愿意保举李少丞出任京城防御使,来负责京城防御抵抗金军。”

    “臣附议。”白时中,张邦昌,王时雍等人接连附和。

    一向没有主意的宋钦宗赵桓见李纲主动请缨,于是就说道:“那就加封李卿家出任亲征行营使,京城防御使全权负责京城防御,同时号召天下兵马勤王救驾。”

    李纲这个书呆子凭借一腔热血,在没有任何统兵经验的情况下出任亲征行营使,京城防御使,不过是书呆子,不代表没有脑子,他有自己的盘算,也有自己的计划。

    第二天晚上,在皇宫内,李纲向官家提出来斩杀蔡京,李邦彦等奸佞来安定民心,同时号召京城军民共同抗敌,不仅号召天下兵马勤王救驾,还请求招秦国公刘正龙勤王救驾。

    宋钦宗是个没有主意之人,现在的他只能选择信任李纲,可是擅杀太上皇时代的重臣,那还真的让这个即位不久的天子下不了决心。

    沉思了许久之后,宋钦宗说道:“李卿家,只要是京城防御的事务,你可以不必请旨,自行做主。至于李邦彦,蔡京等人,毕竟是重臣,擅杀的话,会寒了百官之心,这样吧,将他们罢免赶回原籍。”

    太轻了,李纲是眼里容不得半点沙子之人,他逼迫道:“这些奸臣,贪墨大量的财富,是国家的蛀虫。现在京城保卫战打响在即,可是国库空虚,很难维系军队抗金。因此,臣建议将这些人抄家,所抄没的财产可以用于京城防务。”

    国库空虚是不争的事实,宋钦宗可以说是守财奴,当然不愿意拿出左库(皇家的金库)的钱来御敌了,既然李纲提出来抄没蔡京等人的家产,他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下来。

    最后,官家说道:“查抄之事,李卿家全权负责吧,召回秦国公前来救驾,朕可以下旨。总而言之一句话,江山社稷之安危系于爱卿一身。你大胆去做吧,朕为你作主。”

    查抄上千万的财富,这下子彻底激怒了宋钦宗赵桓,他下旨秘密处死蔡京,蔡攸,李邦彦等人。要不是童贯率领胜捷军跟着太上皇去南巡的话,说不定同童贯也被处死了。

    查抄蔡家的时候,搜出来很多刘正龙和蔡京往来的书信,上面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刘正龙拥兵自重,有谋逆的迹象。这就让宋钦宗更加恼火刘正龙,恨不得将对方大卸八块。

    刘正龙在盖州的时候接到了圣旨,上面只有让勤王救驾的意思,却丝毫没有开出来任何条件,这让他很失望,觉得宋钦宗赵桓有点台北自以为是了。

    入云龙公孙胜问道:“主公,现在官家号令您勤王救驾,咱们要不要出兵呢?”

    “出兵,当然出兵了,只不过龙骧军在江南,勤王救驾需要一定的时间,年前就不要想了。”刘正龙原本以为官家会加封自己为一字王,最不济也应该是郡王,可是宋钦宗却只字未提,这让他很失望。

    刘正龙并没有把圣旨当回事,他笑着说道:“公孙先生,你代表本国公走一趟吧,让康王赵构抓紧组织义军前去京城勤王救驾,并且告诉他,这一次将会关系到他的命运,也会影响国运。具体的,孤会给他一封密信的,你一定要掌控好康王,不要出什么漏子。”

    入云龙公孙胜不知道刘正龙为什么看好康王赵构,只不过他也明白,这次康王回京将会对大宋朝局产生深远的影响。

    最后,刘正龙说道:“康王赵构回京城,主要是为了拿下天下兵马大元帅这个极其重要的位置。也只有这样,我们的刘家军才能够彻底纵横天下真正击败金军。因此这一步至关重要,你们丝毫马虎不得。具体内容会在信里面跟康王表明在这种局势应该如何做,才是最合适的。,”

    入云龙公孙胜是一个有野心,有担当之人,这点和吴用是有本质区别的,这也是为什么他远离宋江的原因。这次,虽然不理解为什么主公看好康王,但是他依旧全力以赴去做。

    其实,最近刘正龙压力也很大,河东路的战事不太乐观,尽管全面压制田虎的叛匪,可是想要将其歼灭,也并非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不仅如此,在朔州,武州,希伯龙率领的大军已经和金军交手了,双方杀的难解难分,一时间不分伯仲。

    表面上看是杀得平手,实际上希伯龙是吃暗亏,要知道坚守朔州,武州,就等于放弃骑兵的机动性,死守城池任由金军进攻,这显然是吃亏的,毕竟守城就预示着被动挨打。这并不是问题的核心所在,关键是金国都元帅完颜斜也的十万铁骑才最大的梦魇,那可是金国最精锐的部队,连铁浮图都在其中,一旦击溃了西辽的军队,那么就回去强势进入西夏。

    一旦金军进入西夏,那么不论河东路的局势如何,都必须第一时间回到西夏进行回援,这就注定了希伯龙首尾不能相顾,这种情况下显然死守城池是很被动的选择。

    本来,刘正龙计划是留着田虎的,可是现在完颜斜也的大军并没有短时间击溃西辽军队,这显然背后有天大的阴谋,是金军做局要吃掉西辽大军。这就使得刘正龙让西辽大军和金军对抗的计划流产,现在已经没有时间顾及金军和西辽交战的情况了,他要抓紧消灭田虎大军。

    宣和七年十月十五,刘正龙亲自率领一万骑兵,三万步兵(从田虎手下俘虏过来的),大军围住威胜州。

    围住威胜州是很冒险的一步棋,因为一旦攻克了威胜府,那么田虎的叛军就算是彻底覆亡了,当然了,叛军会从四面八方涌过来,要知道这个时候,叛军总兵力还有将近二十万。几乎是刘家军的五倍,这一战注定是恶战。

    说五倍那都是客气的,实际上应该二十倍,因为那三万步兵只是凑数而已,实际上没有半点战斗力,不过也正是这样悬殊的差距,才使得刘正龙有足够的理由不去援助京城。

    刘正龙之所以不去援助京城,一方面是宋钦宗没有拿出来最大的诚意,另外一方面是完颜斜也带来的压力太大了,这个金国都元帅击败西辽大军只是时间问题,一旦战事结束,那么入侵西夏就成了定局,这种情况下,刘正龙绝对不敢贸然离开河东路。

    其实,这里面还有一个深层次的原因,那就是这次金军第一次南下,准备并不充分,还无力灭掉大宋,这就使得刘正龙不去援助也不会有大问题。

    威胜府,晋王府,晋王田虎的心情糟糕透了,别人不清楚,他可是心如明镜,面对秦国公的进逼,不管现在战况如何,最终覆亡的命运都很难逆转。在这个时候,田虎后悔当初的抉择,不应该贸然投靠金国,现在金国是无暇顾及,只能硬着头皮面对官军的围剿。

    太子田定,国舅邬梨,国丈范权,郡主仇琼英,三大王田彪,国师乔道清齐聚一堂,大家商量应该如何破敌。

    晋王田虎阴沉着脸,这个时候,可以说看谁都不顺眼,他见众人都说不出来所以然都是废话,心中就更加生气了。田虎怒气冲冲地说道:“当初,孤王就说了,坚决不能投靠金国,可是你们都不听,现在惹祸上身了,你们说该怎么办,总不能坐以待毙等死吧。”

    投靠金国是太子田定的主意,现在晋王发怒了,他只能硬着头皮说道:“父王放心,我们威胜府城池高大,护城河又宽又深,再加上城内有十万大军,官军想要攻克城池没有那么容易。况且卞祥,山士奇等的援军在路上,到时候我们里应外合,一定可以击溃官军的。”

    “是呀!虽然刘正龙号称战无不胜,可是咱们背后有金军支持,再加上我们兵马众多,占尽天时地利人和,一定可以击败他们的。”国舅邬梨显得很自信,他可不是不学无术,相反还很有头脑,这个家伙十分自信地说道:“现在金军南下,河东路战火不断,这种情况下,刘正龙即便是再厉害,也不可能多线作战。他一定讲究速战速决,只要是我们坚守城池不出,等待援军,就一定能将其击败。”

    这话可以说没有半点营养,和没说几乎没有什么区别。晋王田虎早就听腻歪了,他看着仇琼英说道:“仇卿家,你有什么建议没有。”

    之所以问仇琼英,那是有原因的,要知道在晋王田虎麾下优秀的将领并不是很多,论战斗力,仇琼英排进前五,实际上仅次于卞祥,应该是居第二才对。

    李邦彦,蔡京,蔡攸,童贯,白时中,范致虚等重臣都知道一朝天子一朝臣,都知道一旦官家退位,太子即位,那么朝中会迎来巨变的。如果是在太平时期,倒也就那么回事,毕竟太子也不可能把重臣都更换了吧。可是现在,金军大军压境,太子即位之后,做出什么样出个的事情都是正常,这点是不容置疑的,最起码童贯是这么以为的。

    童贯已经是待罪在家了,如果官家退位的话,那么他就彻底没有翻身机会了。这个权倾朝野,名震边陲的广阳郡王,可不愿意就这样退出历史舞台,在这个时候,想要东山再起,就必须剑走偏锋。

    官家传位是假,可是自己真的能击退金军么?别人不清楚,童贯是清楚的,就算是西军,还有胜捷军在金军面前依旧是不堪一击,谁带兵都扭转不了局面。当然了,刘正龙这个妖孽的存在,还真的能够御敌于国门之外,可是自己总不能把死对头推向前台吧!

    皇后朱琏沉思片刻之后说道:“陛下,你为什么不发布勤王诏书呢,让各地的禁军,厢军前来勤王救驾。另外传旨给秦国公,让他抓紧来京城。纵观天下,也只有他才有能力拯救大宋江山社稷。”

    “不行,现在河东路局势也很严峻,如果秦国公能来勤王救驾的话,父皇早就下诏书了,恐怕他前脚来京城,后脚河东路就沦陷了。”宋钦宗赵桓和宋徽宗赵佶一样对军事一无所知,哪里知道刘正龙是故意在河东路拖延时间呢?他摇摇头说道:“大宋禁军在金国铁骑面前不堪一击,河东路损失十万禁军,十五万厢军。偌大的河北,最终只剩下中山府和河间府,就连牢不可破的真定府斗不丢失了,大宋哪里还有能够抵抗禁军的军队呀。况且,现在秦国公已经是尾大不掉了,这次,他如果不愿意出兵救援的话,即便是朕下圣旨,也不见得有效果。”

    龙德殿内,童贯跪在地上,长跪不起的他苦口婆心的劝官家,并且自告奋勇率军御敌。

    躺在病床上的宋徽宗看着童贯,此时此刻是心痛不已,他摆摆手示意童贯起来之后说道:“金军已经渡过黄河,随时都可能兵临城下,江山社稷危矣,此乃朕之过失。朕要发布罪己诏,退位以安天下。太子可继承皇位,号召天下勤王救驾。”

    “不行,非灭国者不足以封王,非皇亲者不足以封王。况且广阳郡王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刘正龙才三十三岁,已经是秦国公了,如果晋升郡王的话,恐怕朝臣不服。”

    宋钦宗赵桓骨子里还是瞧不上刘正龙,甚至还多少有点怨恨,毕竟这个家伙之前和恽王走的很近。

    宋徽宗赵佶从童贯那闪烁不定的眼神之中就读懂了答案,他知道能够扭转战局的只有刘正龙,可是这个天子门生正在河东路作战,不仅要抵御金军,还要剿灭田虎,一时间很难前来救驾,可以说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压根派不上用场。

    君忧臣辱,君辱臣死。童贯在听到官家唉声叹息的时候,就硬着头皮说道:“臣愿意率领胜捷军护送陛下南巡。相信太子殿下一定可以挽救社稷于水火,可以击退金军。”

    最终在宣和七年十月,宋徽宗发布罪己诏,宣布退位,传位给太子赵桓。他自己在童贯的五万胜捷军护卫下成功去南巡。

    “你先回去吧,看看胜捷军能不能勤王救驾。”宋徽宗心中有主意了,只是不方便说出来不过他相信童贯会明白自己意思的,也绝对不会令自己失望的。

    果不其然,童贯回去之后,很快就联合蔡京,白时中,范致虚,李邦彦等人恳请太子监国,官家南巡。

    相州丢失,朝野震惊,宋徽宗仿佛看到了世界末日,他再也没有勇气了,要知道金军攻占了相州,距离京城也只有一百多里的距离,随时都可能杀过来。

    退位,宋徽宗还没有下定决心,但是他下令太子赵桓出任开封牧。这就是传位的讯号,这下子在京城炸开了锅。

    说到这里,宋徽宗赵佶恨铁不成钢地说道:“如果,你能有秦国公一半的本领,江山社稷也不会危在旦夕。现在,即便是你统军御敌,真的能击退金军么?”

    童贯何等的狡猾,顿时就听出来了官家是话里有话,很显然,官家退位是假,甩锅是真,现在官家已经无力扭转局面,只是想暂时避祸,甩锅给太子,并非真的传位给太子。

阅读大宋超级恶霸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纨绔娘子出名门抗战红警之铁血少帅抗战之超级抽奖系统特种兵之幽灵战神特种兵之杀神太子爷三国:基因提取特种兵之神级专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