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从今天起,我们就是兄弟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自己最近的行动是不是太过冒失了?他的本意是想显示自己的才能,便于获得更多的家族资源。

    现在这个结果有点让他看不懂,现场看似是在击缶,实际是在敲打他们三个啊,只是不知道这两位做了什么事,会不会是他们牵连自己呢?

    好几种可能都在脑海中快速想了一遍,具体是哪一种情况他也说不好,反正三人都很老实地坐在一边,听这个现场版的击缶。

    就那么三个人,拿着小铁棍,上上下下左右左右,封魔一样地敲,能看出他们表演得很卖力,乐感也比柳玄衣强十倍,配合方面更是天衣无缝,但这种表演形式实在太过单调了!

    现在他满脑袋都是‘当当当’的声音,连这次召见的原因都快忘了。

    “知道找你们来干嘛吗?”族长问道。

    要是之前,柳玄衣肯定认为是自己改良法术有功,是来接受表扬的。

    “我活了三百年,见过太多人,太多事了,你们的那点小心思瞒不住我。” WWw.5Wx.ORG

    她指着柳熊:“这个大个子,深入山涧,打死了一头紫首羊,之后背着羊尸招摇过市,让众人替你扬名。”

    柳玄衣把这位兄弟看了一眼,很厉害啊!紫首羊他两年前见过,紫色的一个山羊脑袋,会喷一种带有幻术效果的毒雾,人一旦被幻术控制,外面的紫首羊就会扬起蹄子,给这个倒霉蛋脑袋上开一个洞。

    算不上多强,但没有专门的应对措施,还是颇为棘手的。

    这个柳熊看起来傻傻的,实际还挺有心眼,挑的对手不强也不弱。

    族长又看向柳益:“你呢?你向家族进献的那二两炼神露真是你自己的东西吗?是你父母从别的渠道兑换来到吧?”

    最后看向柳玄衣:“还有你,让你大哥和妹妹散播柳家天才的消息,你就不怕引起敌人的注意?”

    “有勇有谋的少年天才?我柳家何其之幸,竟然诞生了你们这几个优秀后代子弟?嗯?”

    面对族长的嘲讽,三人连忙做出一副瑟瑟发抖的鹌鹑模样,柳玄衣更是嘴唇颤动,好像吓得已经说不出话来一样。

    族长一摆手:“行了,别给我装,知道你们心里不服,都是从年轻时候过来的,我......我能理解。”

    听她话里有话,柳玄衣的嘴唇也不抖了,两只耳朵竖起,仔细听接下来的话。

    “你们勉强也算是柳家这一代的人才,三个月后,你们要前往宗门录入姓名,到了那时,你们就算是正式的太虚阁弟子了,你们清楚吗?”

    清楚什么?柳熊还在琢磨这话里的意思呢,柳玄衣已经完全懂了。

    族长是让他们心中有所侧重,宗门很重要,但家族更重要,关键时刻要和家族站在一起。

    这事对他来说太过稀松平常了,现代人都清楚,就是一个站队的问题,并不难做出选择,而且他也根本没得选。

    对柳玄衣来说没压力,对于民风淳朴环境下长大的柳熊和柳益来说稍微有点为难,忠义的概念还没提出来,但这种品德深入人心,两人犹豫一番,还是和柳玄衣一起点头,表示自己想明白了。

    族长很满意,她继续说道:“你们是柳家这一代的正式子弟,我不管你们私下关系如何,也不管你们的父母是否有仇隙,在外人面前,在宗门里,你们代表了柳家,按照年纪排序,你们就是一家的骨肉兄弟。”

    这话里有什么深意吗?这次换柳玄衣思考了,他觉得话中有话,可自己没品出来。

    反倒是长房的柳益听懂了,他一把握住柳玄衣的手:“八哥!从现在起,我就是你的九弟,柳熊是你的十弟。”

    柳玄衣:“八哥?九弟、十弟?......”

    莫名其妙,怎么就变成亲兄弟了?

    好在柳益来自长房,很清楚这其中的关系,大致给他解释一下,连蒙带猜,柳玄衣勉强拼凑出了因果关系。

    还是那句话,家族人太多,要是同龄人全部拉到一起排序,那就太乱了。

    大街上一开口:“三百五十五弟,我请你吃饭,什么?我是谁?我是你二百二十九哥啊!”

    这就成笑话了!同族排序的人不能太多......

    三人神色各异,柳玄衣最先恢复了镇静,另外两人也随即露出一幅惊喜的表情,三人上演了一出虚假的兄弟之情后,齐头并进,一起迈步走进水阁。

    最近忙着给三叔公装修的柳玄衣先把水阁的布置打量了一遍,完全没有装饰品,布置上只能说是凑活,容不得他细想,思绪就被一阵‘当当当’的声音打断。

    三人不是乱敲,彼此配合非常默契,没有指挥,没有眼神交流,完全靠着天长日久的练习与默契,很单调的音符愣是被他们击打出一种独特的韵律。

    半个时辰后。

    三位乐师告辞离去,柳玄衣长松一口气,真不容易,总算结束了。

    这是什么东西?这么古怪的声音?

    水阁并不大,绕过前厅,在后院的一处空地见到了斜靠在云榻上的族长,以及三位姑且称之为乐师的普通人。

    现在他不这么想了,肯定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如意,让大佬不满了。

    族长等了一会,看他们都在低头装糊涂,直接揭开谜底。

    不得不说柳玄衣是大开眼界,这就是击缶吧?蔺相如让秦王击缶,让小学生们背了好多年的,应该说的就是这东西。

    前世那位国师在奥运会现场玩了一把大的,当时可让他震撼得不行,现在这个......这个好low啊!

    柳玄衣猜测,一来是显示高人风范,这可是音乐啊!在这个年代都是大贵族的专享。二来,恐怕是想用音乐来安抚他们急功近利的心绪。

    大钟八十,小钟四十的编钟都比这个击缶先进,至少人家有层次感!

    族长没说话,闭目静听。

    三人中柳玄衣十四岁,柳益十三岁,柳熊最小,十二岁。

    他们看到彼此都很惊讶,区别只在于惊讶的时间长短,原本以为是单独召见,谁也没想到,还能在这里看到另外的人。

    呵!穿越这么多年,能让柳玄衣觉得新鲜的东西并不多,眼前这算是一个,这是啥玩意?

    三人一人抱着一个金属罐,手中拿着小铁棍,在那‘当当当’的击打呢。

阅读共享在修仙世界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大融合系统斗鱼之顶级主播巅峰玩家绝地求生之惊悚直播极品掠夺系统绝世妖孽轮回游戏空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