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表白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来来来,我买了好多吃的,以默给你薯片黄瓜味的,你喜欢的。” WWw.5Wx.ORG

    赵桁淮拿出刚才买的零食递给了周以默,这要是在家中顾笙禾肯定不让自己吃的,还好还好能背着顾笙禾偷吃一次。

    接过赵桁淮递过来的薯片,周以默都没有想到他还会记得自己喜欢吃的口味。“谢谢。”

    周以默脸色都变了听到这个话,也只好假装着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这样啊,那他还是挺了解小淮的。”

    之前最喜欢活跃气氛的林易安此时却一句话都没有说搞得气氛很是尴尬。“易安你说几句话啊,小默好不容易才回一次国你好歹也要续续旧情啊。”

    “这续什么旧情啊,不就是朋友吗?刚才我在路上就和她聊的挺多的,是吧小默。”

    被突然提名周以默明显的是有点紧张了,“是是是,刚才易安跟我聊了好多了。”说话时眼神都不敢往林易安的方向瞟。

    “嘴都说干了不知道喝点水啊。”林易安拿了瓶酒递给了赵桁淮。“刚才不是买了酒吗,不知道自己打开喝啊。”

    赵桁淮接过了林易安递过来的酒,打开之后便递给了周以默。“来小默,德国黑啤你喜欢喝的。”

    看到赵桁淮买的差不多都是周以默喜欢吃的和喝的都快无语了,没想到他这么缺脑子这么细心的对一个女生,那女生能不对你心动吗?“不是,我给你的,你给她?”

    “那我给你开一个吧易安。”周以默重新拿了一瓶啤酒,打开之后递给了林易安。

    林易安看了一眼之后并没有接过周以默递过来的酒而是选择了自己打开了一瓶。“没事,我可以自己开。”

    周以默停在半空中的手显得特别的尴尬,赵桁淮看到之后感觉有点不太好便替林易安接了过来。“你看刚好开了三瓶这瓶就给我吧,刚刚好。”

    周以默略显尴尬的附和着赵桁淮,“嗯,刚刚好。”

    林易安不知道周以默到底是怎么想的,刚才在路上的时候已经把赵桁淮的情况都和她说了一遍包括赵桁淮和顾笙禾的事都一清二楚的和她说了一遍就是想让她知道让她不要喜欢赵桁淮了。不要让我们之间的友情变了质,毕竟朋友都做了这么年不要因为这个事而闹翻了脸。

    虽然周以默已经知道了他们之间的事,但她心里还是想试一试。毕竟他们是两个男人也不会有什么结果的,而且自己已经喜欢他那么久了,不想让自己留遗憾。

    两人就听着赵桁淮一个人在哪巴拉巴拉的说个不停,周以默一口一口的接着喝着自己手里拿着的酒。

    感觉喝多了有点上脑,开始有点晕乎乎的。

    “诶,小默你还记得吗,那时候我们经常往中国餐馆跑,我们几个好像都特别能吃辣,特别是那个辣子鸡丁。有一次你还差点和那老板吵起来,说辣子鸡丁里面鸡丁特别少全都是辣椒。当时还不是我们拉住你,你都能和老板干起来了。”

    赵桁淮说的特别的起劲,周以默就像是喝多了,脸都开始红了起来。“是啊,谁让你喜欢吃中国菜,但就是当时那个老板太坑了啊,还好你们拉着我了,不然真干起来我肯定打不过。”

    “哈哈,当时那个老板看着你就像一个男孩子一样,所以才发火的,要是他看见你现在这个样子肯定不会那么冲动的。”

    “小默她是不吃辣的。”林易安突然冷冷的说出这句话。

    让赵桁淮听到之后一愣一愣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没有,我现在可能吃辣了,你别听他说。”周以默连忙解释着。

    “嗯嗯,我跟你说我现在做菜也可好吃了,下次有机会让你尝尝。”

    “真的吗?那我可一定要尝尝了。”

    “嗯。”

    林易安坐在一边喝着闷酒看着他们两个聊着天,不知道赵桁淮是不是真的傻自己都那么提醒他了结果他还是装糊涂,不知道是真糊涂还是真不明白。

    “对了小默,你还记得你之前给我们听的那个歌吗?我刚才还给易安听了,还真是怀念以前啊。”

    说着赵桁淮就打开了手机放起了这首歌,Ich weiß wie du atmest, ich weiß wie du schläfst.Ich weiß das du wach liegst u

    d dich

    icht bewegst.Ich lieg

    ebe

    di

    u

    d die Zeit ve

    geht.Sag es mi

    ,Si

    d wi

    F

    eu

    de ode

    si

    d wi

    meh

    .Ich e

    t

    i

    ke i

    di

    .Ich ve

    ä

    de

    de

    Rege

    , ich teil das Mee

    .Nu

    gib mi

    ei

    Zeiche

    , weil ich mich ve

    lie

    .Ich such i

    dei

    e

    Auge

    , ist da

    och meh

    .Du zeigst mi

    ichts u

    d das viel zu seh

    .Ich steh

    ebe

    mi

    u

    d die Zeit sie fliegt.Sag es mi

    ,Si

    d wi

    F

    eu

    de ode

    si

    d wi

    meh

    .Ich e

    t

    i

    ke i

    di

    .Ich ve

    ä

    de

    de

    Rege

    , ich teil das Mee

    .Nu

    gib mi

    ei

    Zeiche

    , weil ich mich ve

    lie

    .Si

    d wi

    F

    eu

    de ode

    si

    d wi

    meh

    .Ich e

    t

    i

    ke i

    di

    .Ich ve

    ä

    de

    de

    Rege

    , ich teil das Mee

    .Nu

    gib mi

    ei

    Zeiche

    , weil ich mich ve

    lie

    .Si

    d wi

    F

    eu

    de ode

    si

    d wi

    meh

    .Ich e

    t

    i

    ke i

    di

    .Ich ve

    ä

    de

    de

    Rege

    , ich teil das Mee

    .Nu

    gib mi

    ei

    Zeiche

    , weil ich mich ve

    lie

    。

    听到这个歌的时候周以默就陷入了沉默,这首歌当时分享给他们听的时候就是想给他表白的,没想到他只记得这首歌还根本就没有明白这个意思。

    周以默想了许久还是决定说出这个话,虽然林易安劝了她许久但还是不想让自己留遗憾。

    放下酒瓶之后,便直视着赵桁淮,“小淮我想和你说件事。”

    被突然其来的正经有点吓到的赵桁淮也放下了手中的酒瓶认真的听着周以默要说什么。“嗯。”

    “我喜欢你。”

    这…。

    对于刚才林易安说的话赵桁淮也不知道该怎么想,和周以默相处了那么多年好像一直都没有逾越朋友的这个界限,而且周以默一直都大大咧咧的根本就没有女孩子的样子所以就没有那方面的想法。

    虽然现在周以默完全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但也这几年都没见了也没有联系,这次回来林易安居然说她喜欢我这怎么可能。

    “嗯,是的,就是这小子送我的。你们进来啊别在门口站着啊。”看着他们两个人杵在门口很是不能理解。

    “你说我们现在像不像我们之前在国外的时候,就特别喜欢买零食吃。只不过那外国的食物我这个中国胃啊实在是吃不习惯,你看我们现在三个还是坐在一个房间里就特别像之前一样。不过时间过的还是挺快的,我们大家都好像变了。”

    赵桁淮拿着薯片嘴里巴拉巴拉的说个不停,主要也是想活跃一下气氛。

    等收拾好了东西过了一会林易安终于把周以默接了过来,可当时两个人的脸色好像都不是很好看。

    “你们这是怎么了啊,难道是长时间不见害羞了吗?”开玩笑的说道。

    “那你们也太不够意思了,我在这嘴巴都快说干了你们两个都不带理我一下的。你们都聊完了,现在就不准备带我啊。”

    “没有,小淮你误会了。”

    “嗯,你家这个装修风格还是挺特别的。”周以默看着家中的装饰发出了感叹。

    “嗯,他家那位给装修的。”林易安就像随口说出了这句话一样。

    林易安绕过赵桁淮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周以默离林易安远远的坐了下来。怎么这两人感觉就像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怎么跟自己想象当中不一样呢。

    “嗯嗯嗯,快过来坐着吧,你们两个别光站着啊。”

    赵桁淮听到这个话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总感觉气氛很奇怪。

    赵桁淮在屋内慢慢的徘徊着,摸着这一面墙的手办。想着顾笙禾便笑了起来,“他真的是想的够全面的。”

    等待他们到来的期间赵桁淮正好把买的吃的和喝的摆放好,这次聚会都不知道是多少年才能重聚。

    林易安可不想和赵桁淮说刚才在路上和周以默说了什么,不然的话这朋友应该是做不成了。

    “这是你家吗?”

阅读措手不及的心动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都市之万界后宫系统七零娇气美人[穿书]哥哥不要啊病态占有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穿成七十年代炮灰泼妇蜜糖小公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