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绝对死亡威胁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正自恼恨间,暮察带人过来敲门,说是请和妶到主殿去议事。

    和妶浑身一凛,她知道去议事会见到什么人,断然拒绝。

    暮察在门外沉声道:“和妶姑娘如今已是命定的冥后娘娘,生死攸关,万莫要再意气用事。还请移步!”

    和妶大喘着粗气,良久才定下神来,喃喃道:“看来……我真的要死了……” WWw.5Wx.ORG

    和妶伏在案上,口吻中听不出情绪,“该来的,逃也逃不过。”

    不想片刻暮察去而复返,身后还跟个一个佝偻的身影,“和妶姑娘,冥君怕你出门受凉,便告知你不必去议事了。在下奉命给姑娘带来一个人,还请姑娘开开门。”

    和妶见他们执意如此,倒也无法,打开门却见乌图长老正和暮察站在门外。

    她本不排斥追逐曜气,但恰恰因为曜气,沉粼背叛了她;就是因为自己的一个拥有曜气的前世,零九六给她下了死亡威胁。此刻的她已对此物恨之入骨,连同所有跟曜气有关系的人都恨上了。

    乌图长老似乎看出她的心事,“姑娘,有些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可有进去喝杯茶?”

    和妶思忖片刻,点点头。

    乌图长老稍稍欣慰,对一旁对暮察道:“我与和妶姑娘是旧识,你且先回冥君那边吧。”

    暮察抿抿嘴似乎还有话要说,见乌图长老意思坚定,也就只好离去了。二人坐得正殿当中,花儿草儿只在殿外守着,香薰袅袅,浑然只剩这一老一少二人。

    和妶淡然开口道:“是冥君派你来的?”

    乌图长老倒也不隐瞒,“是。冥君要我挖出姑娘的心结,还要我探明你在黑塔中的看到的、听见的东西。”

    和妶冷哼一声,森冷的脸上浮现丝丝不屑,“那你可以开始了。”

    “不过——”他话锋一转,“在下不愿按冥君的吩咐做。我对姑娘的那些经历毫无兴趣,你不想掺和到你们少年人到情事纠葛中,此番前来,只是见姑娘性命有虞,竭力挽救,仅此而已。”

    忽明忽暗的日光覆在乌图长老满是皱纹的脸上,加之他沙哑的声调,更有些沧桑的味道了。

    和妶心念一动,道:“哦?他们不是说查清黑塔中的秘密,才能扼住零九六此次行动的咽喉吗?”

    乌图长老慨然摇了摇头,话语中透露的语气绵远悠长,“不查,是因为我早就知道姑娘在七十二塔冢中的主塔中的所见所闻。”

    和妶回想起黑塔中的恐怖之境不禁瑟缩,如今旧伤重揭更令人浑身不自在。她转过头去,低声道:“不愧是乌图长老。”

    乌图长老音质倏地变得清冽无比,“姑娘可知,你原本不能活着走出那座塔的。”

    和妶赫然一惊,“这话,有人跟我说过。”

    “那个人是披拂吧?但他告诉你的只是真相的冰山一角。”乌图长老塌陷而浑浊的双眸渐渐变得幽深起来,“那座黑塔,是青瀛族人所建的一座妖冢,以最恶毒的怨咒封印其中浸透的最邪恶力量,无论是神是鬼只要进入塔冢,便会被逐级夺取神志,失去五感,最终癫狂而死。披拂只告诉姑娘这么多吧?”

    ()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

    之前的屡次交锋中,对手的可怕的实力不言而喻。若不能摸清对方计划的关键而强行迎战,无异于以卵击石、必败无疑。

    不过如今零九六盯上和妶,起码可以证明一件事情。和妶,确是青瀛小柒的转世无疑,那么沉粼当年的确没找错人。然而为何觉醒的冱仪双剑无法唤醒玉瓒,这其中可能另有隐情。

    ……

    和妶冷然讥诮道:“冥后娘娘?如今我已孑然一身,想来已无利用之地,还请冥君早日弃子。”咬了咬牙,声细如蚊,似乎在说:“如今我活着,又有什么盼头?”

    又僵持了半晌,暮察叹了一口气默然离去。草儿嗔怪道:“姑娘真是不爱惜自己!奴婢听说那杀手杀了好多人,可不是闹着玩的!姑娘再生冥君的气,也别赌上自己的性命啊!”

    披拂灼灼目光盯向沉粼,“当年小柒为什么会跟地藏等人混在一起,还在罪契上签下名字,你可知道?”

    沉粼不甚在意地瞟了他一眼,“小柒死后我才得以解除封印,你心里应当清楚。这一节七十二塔冢的壁画描述得极是隐晦,至于真相,恐怕只掌握在那个人手里。”

    暮察见和妶面有讶色,忙解释道:“乌图长老是冥君特意请上来对付零九六的,他已经猜出了那个血字‘七’的含义。”

    和妶默然。她原本甚为尊重这位缅巫长老,却不想那日在黑荆棘墙之前,乌图长老和那些人一样,对曜气的力量垂涎三尺,害得参辰最终被挖去双眼。

    和妶被外界窸窸窣窣的动静惊醒,蓦地坐起身来,“怎么了?”

    花儿草儿听到她的呼喊声忙奔了进来,“姑娘,你醒了?零九六给你下死亡要挟的事整个上清都传开了,冥君怕你夜不能寐,又多派了三队人马日夜坚守芳汀,方才是换岗的人来了。”

    细细想来,活着也未必就是好事。活着嫁给沉粼,受他今后无穷无尽细碎功夫的折磨,还不如此刻就死了。

    花儿泫然道:“姑娘可别说丧气话!那么多人都守在宫外,还有冥君亲自布下的结界,那个杀手,不可能杀得了姑娘!”

    和妶凄然摇头,嘴角只溢着艰涩的苦笑。从前自己也是红字小队的一员,也从保护恓元君、太阴那些人,当时那般情形固然危急,却终究与己无恙。有朝一日自己直面死亡的威胁,竟也变得跟那些人一般,畏缩恐惧得像个蝼蚁,软弱得叫人憎恨。

    零九六既能在芳汀写下血字,证明他随时都能接近和妶。之所以迟迟不肯动手,一来是因为小柒的罪契尚未销毁,二来是可能是因为他在等一个时机。

    关键是,那个时机究竟是什么?

    “零九六不会也想要曜气吧?那倒是有些棘手了。”

    沉粼唇角轻挑,断然否决道:“别人可能会,零九六,不会。”

阅读灵忏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我是至尊从今天开始当城主武破九荒三国帝皇之万界征战全职法师万界之后宫系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