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黑色之花(17)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真是舍得下手,把我踩残废了,以后你背我上下学!” WWw.5Wx.ORG

    “哼!我才不要呢!你这么重我那背得动!”

    “还好意思说!我看我俩差不到哪里!”

    “嗯,好的!”说完警察大叔便跟着李杨他妈往外面走去了!李杨也跟在了后面谁知道刚走没一会,白妤不知道突然从哪窜了出来和李杨一起走在了他妈的后面,突然觉得白妤这样的女生古灵精怪的还是很招人喜欢的!

    “哼哼!”白妤狠狠的把头摔向了一边!

    “你这么野蛮,以后谁还敢娶你!”李杨着搓着自己被掐的地方。

    “哼,又不让你娶臭李杨!”

    “刚才的糖……谢谢啦!”

    白妤的脸一下子就红起来了,眼睛看着别处回了句:“不用谢!”

    他们这样子搞都笑了,感觉真的好像是在看恋爱番里的男女主角打情骂俏的场景!

    听着他们俩这样老是拌嘴又充满关心的样子让我觉得好羡慕,听着听着就跟着他们来到了一个人大堂内,像是酒店又有点像是在谁家大客厅里,这里面已经买好了好多个大圆桌子,看这样子好像是就等着上菜了,人也陆陆续续的就坐了!

    警察大叔和李杨他们一家还有白妤他们一家坐在一张桌子上,我瞬间觉得这也太凑巧了!结果从白妤爸爸和李杨妈妈旁边那个长得高高的男人对话我才知道了,他们两家子关系不一般呀!

    “赫书,老爷子身体最近还不错吧!”白妤他爸爸对着高个男问道,他叫赫书说明要么李杨老爸要么就是李杨大伯!

    “哦,我爸啊!最近身体状况出了点问题!正在医院里修养呢!”

    “老爷子身体是怎么啦?”白妤他爸投来了异样关切的眼神。

    “哎…一言难尽!”这个叫赫书颤抖着声音说道。

    “怎么啦?你说啊!”此时白妤他爸爸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激动。

    “哎,这……”

    “你倒是说啊!搞得这么扭扭捏捏的!”

    “哎哎!我来说吧!”警察大叔突然插话道,然后扭过头对着李杨说:“李杨你带着白妤给你小爹盛碗饭去!”

    李杨从板凳上起来了很自觉的拿着个碗去盛饭了,白妤屁颠屁颠的跟在了他的身后!我明显看出来这事警察大叔有意支开李杨和白妤他们俩,果真他俩走远了警察大叔对着白妤他爸说:“李叔啊!得了肝癌,已经3A期了!”

    听完这话白妤他爸一下子瘫坐在椅子上了,眼神一下子看起来呆滞了,被白妤他妈推了好几下才反应过来。

    突然白妤他爸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对他们怒斥道:“什么!你们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把我吓了一跳,白妤他爸不知怎么了突然发起了火,几根头发都掉到了前面。

    “你别这么大声!诊断结果也才是前几天出来的!我也是刚才才知道!”警察大叔立马回答道,赶忙拉了拉白妤他爸的手,看了看四周。

    旁边桌的有几个人被白妤他爸这样子吸引了目光,不过看到白妤他爸坐下了之后,那些人又该聊的聊该嗑瓜子的嗑瓜子了该喝茶的喝茶了!

    “唉……诊断结果是前些日子才出来的!之前我们以为爸又是老毛病犯了!谁知道……”此时我眼前的这个大高个男人用撑在桌上手捂住了脸,很快他用手擦拭掉了眼角上的泪。

    此时白妤他爸放在桌子上的手紧紧的揣着拳头,许久也没人说话了!全场下来就属这座最安静,显得与旁边格格不入!突然觉得白妤他们一家与李杨这一家关系不一般啊!总算是有人开话了,白妤他爸带着丝怒气的语调问:“赫宇他人呢?这种事儿他都不回来?”

    “白哥,赫宇他还在赶回的路上!昨天电话里他讲明天到家!”李杨他妈有点委屈的解释道。

    “唉……真特么是屋落偏逢连夜雨呀!”说完白妤他爸喝了一大口摆在他面前的茶。

    那个瘦瘦高高的男人眼睛都有点泛红了,而且我看他这样子跟好几天没睡觉了一样!这个男的之前我一直在想他到底是李杨什么人,是他大伯呢?还是他老爸?这个时候我看到坐在他旁边的那个女人摸了摸他的手像是在安慰他!一切恍然大悟啦这个人肯定是李杨大伯!不过看着岁数也不是很大和白妤他爸看起来年纪应该差不多吧。白妤老爸看着文质彬彬一副书生气派的样子,但说起话来却完全完全不符合这形象!白妤他爸说话的口气跟人一种很强压迫感,而且我看他和李杨这一家子人说话的口气有种他才是一家之主的感觉!

    白妤他爸没几下就把杯中的茶喝完了,于是又端起了茶壶很快速的给自己又倒了一杯,喝了一口后一副很不耐烦的样子,把自己的领带拉松解开自己衬衣领子口的扣子。

    “你们是不是没把我当哥看!”白妤她爸眼眶有点红了愤愤的说道。

    “哥,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啊!”李杨他大伯连忙答道。

    “那为什么不第一时间告诉这老爷子的事情!”他又喝了口茶,“赫天这个兔崽子竟然就这样走啦!连最后一面都不看上!”

    白妤她爸现在看起来有点情绪失控了,有点肥大黑色西服外套被他解开了口子,这桌每一个人开口讲话了,白妤她妈把手放在了白妤她的手背上安抚他的情绪,白妤他爸用另一只手摸了摸她妈的手背说了句:“别担心,我没事!”

    此时白妤她爸从西服内侧口袋里拿出了一包香烟和打火机,从香烟盒里拿出了一根香烟叼在嘴里之后将香烟丢到了桌子上,一股浓浓青烟被他从嘴里吐了出来。警察大叔也从裤子口袋里掏出烟自己点上了,就这样一桌子谁也没讲话。现在的气氛连我都觉得怪尴尬的,看着他们这样觉得挺无聊的也不说话我就默默的走开了。

    出了门之后发现外面的天已经开始下起了雨,我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走了出去,以为雨淋不到我结果发现雨滴滴在身体上有感觉,等到我走了有一会的路之后我才发现自己衣服身上头发都没湿,这感觉很奇特明明能感觉出来雨淋着身上但身上有什么事都没有,这就让我觉得特有意思了!

    这个条路上没多少人也没多少车经过,不知道是不是下雨的原因,不过这地方给我感觉像是在郊区!我又走回刚才吊唁的那个地方了,一进去就看到了白妤和李杨两人坐在台阶上说这话。我离他们进了些之后才听到他们的对话。

    “我妈跟我讲爷爷需要在医院里调养一段时间才能回家!”

    “啊,那李爷爷生的是什么病呀?”

    “我妈说是爷爷是得了不能喝酒的病!”

    “不能喝酒的病?这是什么病?”

    “我也问啦?我妈就只告诉我那是大人得的病!”

    “哦,我爸爸有时候也这么跟我说!”白妤撅起了嘴,“哼!我觉得那些大人他们也不知道所以才这么说的!”

    “我爸就不是这样啊!每次回来他都告诉我他的各种各样的奇遇,真的是超级有意思!”李杨露出了自豪的表情。

    “奇遇,李叔叔都告诉你什么啦?说给我听听嘛!”白妤此时说话的语调像极了是在撒娇。

    “好,你听着,我爸跟我说他以前去过一个叫非洲的地方,那里所有的人皮肤都特别黑简直就和炭一样黑,有次我爸和他们船队的人跑到了那边的一个很古老部落,那边部落靠打猎为生,那里男人们平常就会出去打猎女人们就会留在部落耕地!当时我听我老爸说的时候我以为他在跟我说开玩笑,这样的生活简直就是远古时代呀!后来我爸还跟我讲那个部落里还有巫师,是一个很老很老的黑人老太婆!”

    他们俩坐在台阶上,白妤一双大眼睛望着李杨听的很认真的样子。李杨说的话一下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听到了巫师两个字,一下子就让我想起来了之前在那本图册上面的话!

    “我老爸还跟我说他们险些被那边的人抓起来!”

    “李叔叔差点被抓起来?”

    “嗯!我爸跟我讲差点他们就回不来了!”

    “你快说嘛,别卖关子啦!”

    看到白妤着急的表情李杨开心的笑了起来又接着讲:“那次我爸在他们那里发现了一种从来没见过的花,是种全黑的花,我爸说比那边人的皮肤还要黑!而且那些花还被他们看守着,不让任何人接触除了他们的巫师!”

    “黑色的花?”

    “嗯,黑的跟煤炭一样的花!”

    “这么丑的花为什么还要别人看着?”白妤一脸的不解。

    “你先听我接着讲嘛!我爸跟我说那花叶子还有树枝都是血红色!但是虽然这花长得这么奇怪,但是我爸跟我说这花可香了!花香很特别!可就是这花香惹了大祸害得我老爸他们差点回不来了!他们被那个部落的酋长安排下住了下来,到了半夜的时候我老爸他们船队的一个人起来上厕所,结果被那边的人抓起来了!我老爸跟我说他睡得真香的时候结果被拍醒了,一睁眼一个锋利的矛正对着我爸的脑袋!我老爸跟我说他当时被吓的一下子就清醒了,老爸一睁眼发现一群人举着火把拿着矛围住了他们,最后那些人把我老爸他们给赶到了外面围了起来,我老爸跟我说他当时吓傻了!以为这些人要把他们吃了!最后在老爸他们的那个翻译跟那个部落的酋长说了说了老半天的话又出乎意料的把他们又放了!不过把我老爸的船长和我老爸还有一个人给带走了!”

    “接着呢?接着呢?”白妤一副很陶醉的表情问道。

    只见李杨咽了唾沫润了润嗓子继续讲到:“我老爸跟我说他以为他完蛋了!谁知道那些人把我老爸他们三个带到了一个空地上,结果看见那些人把我爸他们船队上的一个人给绑到了一根大木头上,嘴巴也给塞上了!最后那个翻译告诉我爸他们说这个人半夜跑来想偷他们上帝之花!”

    上帝之花这几个字立马引起了我的注意了,我全神贯注的听着李杨继续讲:“我爸他们听了之后觉得都不相信,最后我老爸请示了那些人的酋长希望能跟他们船队那个人说几句话了解一下情况,我老爸跟我说那个人吓得都尿裤子!那个人告诉我老爸晚上他起来上厕所,上完了之后他突如闻到一股很香的香味,结果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就走到了那些花的旁边,谁知道突然冲出好几个手持长矛脸上画着白色图案的家伙一下子就把他按到在地,直接给爸他打昏了过去,他在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绑在这根大木头上嘴也被塞住了!老爸跟我讲第一次看见那个家伙哭还哭的这么厉害!”

    “那最后呢!最后李叔叔是怎么解救了那个人!”

    “也不算是救吧!我老爸跟我说他最后撒了个谎,让那个翻译告诉他们的酋长说他们的那个船员有梦游症,结果他们酋长还是不肯放了他们,我老爸跟我说他们当时真的是有想过放弃那个人了!最后那些人把我老爸他们仨带到了一个屋子里,最后在那个翻译的帮助下那个酋长总算是答应放了老爸他们的那个船员,但条件是我老爸他们船队必须从他们那里再买点其他的东西!”

    “就这么简单呀?”白妤一副吃了一惊的口气。

    李杨立马怼了白妤一句:“你以为跟你去街上买东西那么简单啊!我老爸他们可不是卖的那么少!那个酋长卖给了我老爸他们船队将近几顿的东西!”

    看到白妤这么吃惊的表情李杨继续道:“不买就不让我老爸他们走,最后我老爸回来的时候船长那些水果都烂了不少!”

    白妤打抱不平的说道:“那个酋长真坏!”

    “对!以后要让我看见那个酋长了,我一定要把他绑到树上!”

    听完之后白妤白了李杨一眼说道:“虽然那个酋长很可恶,但你也不能这样对待别人呀!要不然你和那个酋长有什么区别呢!”

    “切!”李杨摆出一副囧脸道:“这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对啦,李叔叔告诉你的那个上帝之花是什么花呀?”

    “听了半天你有没有听我好好讲嘛!”

    “有呀!”白妤眨了眨她水灵灵的眼睛。

    李杨无奈的道:“就是我一开始跟你说的那个黑黑的花儿!”

    “啊,那么丑的花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嘛!”

    “我哪知道!老爸还跟我说那些黑不拉几的花之所以被他们严加把守,是因为这话能让死人复活!”李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故意把语速变慢还把眼镜瞪得大大看向了白妤,说来也是巧外面突然响起了雷,雷声配合这乌云密布的天还有李杨那吓人的眼神,可把白妤吓坏了竟然直接搂住了李杨的胳膊。

    李杨一下子脸竟然红了起来:“白妤你的胸软软的!”

    “啊!”白妤使劲的掐住李杨后背的肉,“李杨你个臭流氓!”

    “哎哟哟!我的姑奶奶你轻点!是你自己搂住我隔壁的!”李杨一副疼苦的表情嚷嚷道。

    “流氓!”白妤把头摔到了旁边。

    “我们回去吧!”李杨搓着自己被掐的地方道。

    “哼!”

    天空中有一道闪电闪过,我的胸口忽然间痛了起来,感觉心扑通扑通的跳跳得飞快!眼前的事物突然开始动起来了,这次跳跃来的真不是时候,随着旁边景物的快速移动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胸口突然越来越来越痛了!

    我蹲在了地上闭上了眼睛,忍着痛等待着这次跳跃结束!

    这里的天一下子阴了说变就变,现在天上一大片灰压压的乌云看起来不怎么友好正朝着这边飘了过来,估计等会多半是要下雨了。现场的人似乎丝毫没有受到这天气的影响,还时不时有人走到李杨他一家人跟前吊唁。

    我正在一个角落里待着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从我眼前走过,警察大叔朝着李杨他们一家人走了过去,他走路走路的姿势给人感觉像是当过兵的,尤其他今天还穿着正装!他走到了李杨他们一家人跟前摸了摸李杨的头,接着依次握过李杨他们一家人的手,然后又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了两个棕色的信封看着感觉都挺厚的,递给李杨他妈妈之后还不忘说些什么,我估计也都是些安慰的话!在此时李杨正扭着脖子看着警察大叔,我站在他左侧看到他脖子竟然有个黑黑的东西在蠕动,我赶快从地上站了起来朝他走了过去,等到近距离观察后我才发现很像上次我在他后背看到的那个黑色透明的东西,我觉得的应该是上次看到的那个奇怪生物,不过大小比上次见到的时候小的多了!

    “医生怎么说的,还能不能治好了?”

    “你再说一遍试试!”白妤一把掐住李杨的胳膊肉上!

    “哎哎…哟,我错了!我错了!姑奶奶你轻点!你轻点!”李杨整个身子都扭曲起来了。

    现在那个奇怪的生物正像个蛇一样左右摆动自己的身体,李杨似乎一点也没察觉这个东西在他脖子上!我伸出手去碰这个东西结果连同李杨一起穿了过去,他们就像个空气一样!这个生物状态搞的我突然有点紧张了!我又用手指连着试了好几下,突然我感到一种很明显感觉,每当我手指一穿进这个未知生物的身体里就感觉像是插进了一团冰凉的冷空气里,只要一拔出来就立马恢复正常了!接着我又朝着李杨身体其它部位试了试发现跟正常状态下没什么区别,我又接着把手指插进了这个像条蚯蚓的生物,果然那种冰凉的感觉来啦!只有插进了这个未知生物身体中才会出现刚才那种感觉,这让我想到了以前看过的一个外国电影,讲的是一个人拿着一些设备去抓鬼,里面那个抓鬼的人说有鬼的地方温度会立马下降!不过我看了看眼前这个有点呆萌的生物很难让我把它和鬼魂挂钩呀!李杨他妈的话突然打断了我的思考!

    “唉……目前还没跟爸讲!医生说了他得是肝癌!”

    “我看你就敢欺负我!”

    “谁叫你欠欺负!”

    “医生说已经3A期了!”李杨她妈话音刚落场上用喇叭吹出来的音乐又响起来啦,接着李杨他妈旁边的那个男人离开他们看样子应该是去招呼现场其他的人了!

    “张哥,现在我们先去吃饭吧!”

    “对不起啦!”白妤用着调皮的口气回答道。

    “李杨,你没事了吧?”

    “脚趾头现在还疼着呢!”

    站在这个位置看着众人感觉有种在学校举行活动主持人的感觉。看看我旁边的那个桌子上放的罐子,我的心情一下子变得不怎么好了!因为那个是骨灰罐!

    吊唁仪式还在继续我觉得上来的人来去就是那几句话,塞过来的那些信封我估计里面装的也都是钱,还有不少送花圈和花的。我走到了白妤身旁,她的视线还在李杨身上没有挪开。我想到他们俩我就觉得他俩在一起挺般配的,而且我感觉他们应该都是互相喜欢对方的啊!可是到了最后两个人却怎么没在一起呢!一看白妤现在这个样子再一想到她年纪轻轻的就死掉了的结局,突然觉得自己心里有点失落。

    警察大叔表情一下子严肃起来了:“李叔他怎么会这样了!”

    “爸他常一个人喝酒!”

阅读铁环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我在末世捡宝箱都市之恐怖大师末日之我的妹妹是丧尸我家马桶通末日直播之神级赶尸匠娱乐之最强土地神我是一具尸体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