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终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我十五分钟之前赶到,已经是这样了。”达瓦顿珠警惕地说,其他几个人神智越来越混沌,似乎陷在了什么情景之中。

    是幻术。

    晏云开刚刚恢复前几世的记忆,有些事件暂时还理不清楚,不过一千五百多年前与天魔一战,却是历历在目。

    一道黑箭直直射来,晏云开轻盈地跃起,脚尖踮着画舫的栏杆,从水面掠向另一艘船。他的手中凭空出现一只三清铃,轻轻一晃,铃声激荡,河水翻开层层涟漪,波光粼粼。

    晏云开按了按偃骨,太极图法器和器灵的灵魂还在融合之中,他不由有些急了。

    张僧繇一撩僧袍,长腿横扫,将小白龙踹进水中,手中凭空拉出一道弓箭,箭头尖锐,箭尾散着黑色的雾气,朝着河中射去。达瓦顿珠跳进河里拽起小白龙,张僧繇冷笑一下,箭头方向一转,朝着谢智飞去。

    谢智还陷在幻境中,下意识察觉到危险,迟缓地侧了侧身,却没有躲过这一箭,手臂被穿透,带出一道血线。

    张僧繇眼瞳泛着红色血光,扫了周围现在幻境中的几个人一眼,轻蔑地挑唇一笑,毫无预兆地袭向离众人最远的钟一琥,手掌掏进对方心脏,冷声道:“你们,成为我的一部分吧!” WWw.5Wx.ORG

    晏云开救援不及,在半空中翻了个身,一脚踹向钟一琥和张僧繇所站的那条船,船身倾覆,钟一琥猝不及防滑倒,张僧繇的手只穿破钟一琥的肩胛骨,钟一琥闷哼一声,跌进河里。

    “呃啊——”赵盗机痛苦地嘶吼一声,控制不住自己,呼出一道低沉愤怒的龙吟。

    灵魂在一点一点地破裂,化作青色的光点从体内飞出来,在飞中飘来飘去,如同夏夜的萤火虫一般。

    张僧繇觊觎他的魂魄已久,当下更是放弃扼杀近在咫尺的钟一琥,白色僧袍的袖子一挥,将那些破碎的魂魄卷来。

    “别动他!”晏云开瞳孔一缩,太极光影旋转着飞出,将张僧繇击退几步。

    赵盗机已经有些站不稳了,他的身后突然出现一道白龙的巨大虚影,龙首一侧的鳞片有一部分是青色的,这道虚影陡然碎裂,如同被摔碎的镜子,碎片四处飞散。

    这副情景,同洪荒时,祖龙龙魂消散的情形一模一样!

    晏云开恍惚了一瞬,眼眸涣散,漆黑的眼瞳中点缀着点点星光,是二十八星宿的缩影。清澈的眼中,日月五星开始运转,他在刹那间凝起目光,深深地看了赵盗机一眼,这一眼似乎望穿了千万年的光阴,宇宙虚空浓缩着一个眼神,放置在他眼中。

    张僧繇发动了一个巨大的阵法,晏云开却更快一步,凭空一抓,开天至宝太极图被他抓在手中,迅速抖落开——

    一阵狂风袭来,天上浮云游动的速度加快,一轮弦月竟逐渐圆满,如同圆润玉盘悬在空中。

    风静止了,云也不动了,月亮清辉洒满大地,秦淮两岸的霓虹逐渐黯淡、消失,无数建筑凭空消失,十里秦淮退去,人间失色。

    时空在这瞬间,化作鸿蒙混沌,将众人包裹其中。

    至高无上的圣器之威显露,隐隐代表着天道的威严,浩瀚的宇宙中,太清气息纯粹而干净,天魔被束缚其中,魔气已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

    “太极!”张僧繇咬牙切齿。

    晏云开微微一笑,眼神冷淡:“还好赶上了。”

    他原本是器灵,法器太极图就如他的真身,如今灵魂重新契合真身,他又找回了最初的感觉。

    张僧繇仇恨地看着晏云开,反手掏向自己的心脏,天魔种不安地跳动着,他疯狂地发力,将天魔种攥在手心。

    晏云开镇定地扯了扯唇角:“又是自爆么。”

    他一挥手,同事们便被一股力量推开很长一段距离,避免波及到天魔自爆的能量波动。

    张僧繇艰难地说:“天道从来不容我!”

    “是你走错了路。”晏云开平静地看着他,“梁朝是你命中一劫,若你不偏执至此,也不会因为生了心魔,而迟迟无法证道。”

    “……命中一劫?”张僧繇冷笑,“若不是那祖龙残魂害我!若不是点睛之龙害我!我怎么会落到如此境地!”

    晏云开垂眼,缓缓道:“你也许不记得了。你前世乃是佛祖座下弟子,却不安于修行,勾结天庭,向玉帝昊天献计……以无极玄冰将祖龙镇压在泰山之底。”

    他一笑:“佛家讲因果,道家说是非,同样的道理。”

    张僧繇一愣,继而疯疯癫癫地笑起来,捏爆了心口处的天魔种。

    黑雾爆开。

    晏云开从容地展开一面太极图,抵挡住袭来的雾气。

    在未修出人身前,他作为器灵,曾很长一段时间都待着太极图中,对这个环境熟悉极了,感觉十分舒适。

    晏云开冷眼看着天魔种像一颗炸弹一样炸开,好在混沌空间无边无垠,留足了空间去净化这些怨气。

    沉默了一会儿,他还有闲心去观察同事们,一个个狼狈得紧,身上都是血污,此时都昏了过去。

    晏云开掐了个决,鸿蒙混沌褪去,清风徐来,云朵飘移,遮住了一半弦月,秦淮两岸光影炫目,河面水波粼粼,画舫七歪八斜。

    他认命地将同事们一个个拖上船。

    ……

    三天后。

    国安部下属的某个疗养院中,几个人坐在花园中斗地主,刘臻言嘴里叼着一根烟,披着外套,懒洋洋地扔下一个王炸。

    “输了输了。”谢智将牌甩在桌上,面无表情地掏出一包烟,扔到刘臻言面前。

    钟一琥叹了一口气,跟着从口袋里摸了包烟递出去。

    “你什么时候出院?”刘臻言抬眼瞥了眼谢智,“赖在这儿好意思么你?处里都没人管了。”

    谢智脸色红润,精神劲儿足得很,得意地哼一声:“别催我,好不容易受了次伤,我们家优优难得体贴一回,百依百顺,让我再多待几天。”

    钟一琥翻了个白眼,余光瞥见站在不远处的那两个人,顿时憋了笑,低头整理扑克。

    “哎呦!哪个不长眼的……”谢智脑袋上被人打了一下,冷眼朝后头看去,那表情在一瞬间无缝切换,变得深情温柔,在同事们看来颇为殷勤,“哎,宝贝儿,你来啦,又给我带什么好吃的了?”说着伸手去拿游优手上的保温桶。

    游优冷笑一声:“你装虚弱啊?”

    谢智大鸟依人地依在游优身上:“哪儿的话!我是真虚弱,哎……这斗地主才玩儿了一局,累死我了。”

    刘臻言讥讽一笑,不屑地抬头望天。

    钟一琥无奈地摇摇头,也不愿意看到这对狗男男,叹气道:“我还是回单位待着吧。”

    “对了,老赵怎么样了?”刘臻言看了眼站在游优后面的晏云开。

    晏云开笑了一笑:“醒了,又睡过去了。”

    与天魔一战中,赵盗机的魂魄四分五裂,幸好在千钧一发时被收进太极图里,这才避免了魂魄碎成渣渣的命运。

    这两天他一直陷在昏睡中,直到今天才醒了那么几分钟。

    刘臻言安慰道:“没事,反正接下来应该会很闲,让他慢慢养着吧。”

    晏云开点了点头:“嗯,我不急。”

    他现在可是重新掌控了自己的力量,太极图出手,护一个男朋友还是很轻松的。

    “哎,我先回去了。”晏云开说,“单位里那些新人,工作上手还挺快的,你们要是想歇着,多歇几天也没关系。”

    钟一琥起身道:“我跟你一起回去,这点儿皮外伤有什么好养的,再养几天骨头都要麻了。”

    “啧,劳碌命。”刘臻言嘲道。

    钟一琥也不在意,拎起外套就跟晏云开一起出去。

    钟一琥这人看上去大大咧咧的,其实心思细腻得很,回程的路上,他看了眼晏云开认真开车的侧脸,突然问道:“那时候你溺水,是算计好的么?”

    “嗯?”晏云开怔了怔,哭笑不得,“我神经病啊,自杀啊?”

    钟一琥摇摇头:“不是自杀,只是你未必没有这样的念头,或者说……你在找一个契机。”

    一个能唤醒自己力量的契机。

    太极图被束缚在身体中,无法召唤,晏云开猜测,也许凡人之躯就是一道禁制,所以他要从绝境中寻找突破口。

    晏云开勾了勾唇,笑而不语,不承认:“我可没这么想,我是那种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的人吗?你别这么跟赵哥说啊,他会当真的。”

    回到家中,游黛黛女士正在熬鸡汤,见儿子回来,忙问道:“盗机怎么样了?”

    听说女婿受伤住院,游女士就担心得不行,手把手过来教晏云开熬补汤。

    “养几天就好了。”晏云开云淡风轻地说,不想让母亲太伤心。

    “我才不信你,你都不让我们去探病,一定是伤得很重,不想让我们担心。”游女士叹气,“算了,你有分寸,我不说了。”

    晏云开抱了抱母亲,这一世他过得真是太美满了。

    “哎,你裤子口袋什么东西这么硌人。”游女士轻轻推他一下。

    晏云开神秘一笑:“是我给赵哥的礼物啦。”

    又过了几天,赵盗机清醒的时间终于越来越长,也能够进食了。

    晏云开拎着一个保温桶,轻轻推开房门,赵盗机正倚在床头看书。

    他瘦了一些,脸上的棱角更加分明,不说话时气场很凌厉,看起来不好接触。他抬起头,看了眼进来的人,眼神温暖。

    “给你熬了鸡汤,趁热喝。”晏云开打开保温桶,“快点喝哦,我去将安神香点上。”

    这所疗养院比较特殊,有专门针对妖精鬼怪的疗养计划。

    晏云开点了安抚魂魄的香,转去洗手间洗了个手,出来时,赵盗机已经将保温桶放在床头柜上了。

    “……你都喝了?”

    “嗯。”赵盗机淡定地应了。

    晏云开诧异:“全部都喝了?”

    “是啊。”赵盗机问,“怎么了?”

    晏云开急急忙忙拿起保温桶一看,只见里头一干二净,剩下一些骨头,顿时不高兴了:“我在里面藏了戒指!想给你一个惊喜的!这下可好了,你居然这么快全喝下去了,饿死鬼投胎吗!”

    他说着说着,越来越气:“求什么婚,不求了!”

    赵盗机赶紧扯住他:“骗你的。”说着,展开手心,手心上躺着一枚泛着油光的戒指,他迟疑道,“可是我刚刚试了试,这个尺寸,不适合我。”

    晏云开无奈一笑:“是啊,不是给你的。”

    赵盗机神情一凛。

    “哝,给我戴上吧。”晏云开说。

    赵盗机盯了他一会儿,缓缓吐出一口气,捧着晏云开的手,小心翼翼地给他戴上。

    “是缔结婚约的意思吗?”

    “是啊。”

    晏云开变魔术一般变出一枚尺寸略大一些的同款男戒,套进赵盗机的手指。

    “赵盗机先生,从此以后,上穷碧落下黄泉,不论我是人是仙,你愿意永远跟我在一起吗?”

    赵盗机吻了吻自己手指上的戒指,认真地看着他,低声道:“我愿意。”

    晏云开抬眼望去,不远处张僧繇被几人围攻,以一敌多,却还是与众人打得不分上下,甚至隐隐占据上风。黑色的雾气悄无声息地蔓延在空气中,被风一吹,传开一股似有似无的血腥气。

    晏云开皱了皱眉头,利落地翻身站起来,那边几人竟然没一个注意到他这边的动静。

    “清醒!”达瓦顿珠大喝一声。

    天魔会利用怨气制造幻境,引诱中计的人陷入不愿回首、或者恐惧的场景,从而勾出他们心底的负面情绪。

    负面情绪谁都有,赵盗机的弱点是怕失去晏云开,小白龙的弱点是害怕孤单,虎妖有不如意,神兽獬豸也有不如意,就连曾经最接近神佛的刘臻言,也曾对梁朝时那个画师有过深埋在心底的愧疚……

    不应该啊……

    他定睛一看,正巧观察到正对着他的钟一琥。钟一琥人身兽瞳,瞳孔有些涣散,虽还在打斗之中,但逐渐由攻转化为守,渐渐力不从心。

    秦淮河上,黑雾越来越浓,赵盗机手掌抵着灵台,反复看到晏云开跌落水中的那一幕,眼底满是戾气——在这样激烈的情感反应下,魂魄陡然一阵,裂开了一道痕迹。

    几人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伤,就连刚刚醒来的晏云开,腹部被箭穿透的伤口还未愈合,黑洞洞地留下一个孔。

    张僧繇挨了一刀,散成黑雾,又在不远处凝出身形,冷漠地回过头,看了晏云开一眼。

    “晏六,三清铃!”达瓦顿珠也惊讶晏云开居然死而复生,但情急之下顾不得太多,喊道,“他们被魔气魇住了,时间长了会伤神魂,快!”

    张僧繇猛地一躲,达瓦顿珠劈了个空,刀剑堪堪滑过刘臻言的鼻尖,吓得晏云开急忙将刘臻言往后扯:“这到底怎么回事!我才溺水多久,怎么变成这个局面了!”

    “没用的!”刘臻言狠厉一笑,在铃声响起的那一刻,倾身抓住刘臻言的衣领,屈指掏向他的肋骨,“尊者,借佛骨一用!”

    “休想!”晏云开轻点河面,一道残影飞过,从后扯住刘臻言的腰带,与此同时,达瓦顿珠掠到张僧繇背后,大刀劈下。

    晏云开用手肘撑着船板,侧过身猛咳了几声。

    原本束起的黑发早已松散开,几缕发丝黏在脸上,难受得紧。他将头发往后捋,发现全身还是湿漉漉的,随手掐了一个诀,将身上烘干了。

    “小心!”晏云开忍不住惊呼。

    张僧繇屈指成爪,掌心凝起黑色魔气,直取钟一琥命门,在这般紧要的关头,钟一琥居然晃了一下神!就要张僧繇要扼住他脖颈的那一瞬间,达瓦顿珠手持一把黑色大刀,从张僧繇身后迎风劈下。

阅读锁龙图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人渣反派自救系统快穿之妖孽诱受穿越史飘飘欲仙沦陷的妻子西游之一刀999级盗妃天下(完美珍藏版)一人之下之最强动漫抽奖系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