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明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和尚转过身去免得玉寇看到自己脸上控制不住的笑容,他竭力控制自己没有笑出声,给玉寇的感觉就是自己正在做什么难以抉择的决定一样。换上一副忧心忡忡的面孔后和尚这才转回来,满脸迟疑道:“让你和我一起去朱阁自然是最好的。可是我现在手上这本书,根本不可能从你们玉家带出去啊,而如果在朱阁耽搁时间长了再回来玉家继续看这本书的话,那时间绝对来不及。我也是实在没有办法才找你来。我来玉家的时候听说你不在心中就很着急,我知道玉家那些前辈是把你按照玉家族长在培养。只有你有能力能保证朱阁万无一失,如果你拒绝的话,那我就只能希望王洛杰他们能赶快办完吕家的事情了。” WWw.5Wx.ORG

    玉寇有些动摇,但还是回绝道:“并非玉某不近人情,只是此事干系重大。虽然事出有因,但即使有何兄作保玉某在族中长辈面前也难以交差。还望何兄理解。”

    和尚万般为难,急的来回转圈。苦思冥想后这才急切道:“你刚才只是说玉家弟子不能干预麒麟阁的事没错吧。”

    和尚十分满意这个结果,站起来直直的伸了个懒腰,然后才说道:“那我只有一件事需要麻烦你去帮我做了。”

    “何兄还请明言。”

    “我不需要你去朱雀楼坐镇了,我只需要你去莘甲楼。那边有我们的心腹执徐在,而且莘甲楼联通四野,是朱阁第一要紧的地方。你只要打着玉家身份去参观,如果真的有什么突发情况,你就可光明正大帮忙。这样一来应该没问题了吧。”

    玉寇这次总算没有拒绝,考虑片刻后说道:“玉某既以应了何兄之事,断然不该推三阻四。再者玉某身属麒麟阁,若真有意外发生玉某也不可能坐视不管。此事玉某应下了。”

    一句话说的和尚脸上精彩纷呈,好在玉寇似乎只是随口一提,也不深究,说完这句话后马上就转身离开。

    和尚一个人站在原地不由得露出笑容。这个玉寇果然不简单,这么快就洞察了我和王洛杰精心布置的这个局,不愧是钦定的玉家接班人。而看他刚才那句话分明是在提醒我他知道我想要什么,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他现在选择去莘甲楼不就是已经表明了立场吗?这个玉寇,如果有所图那么一定非同小可!

    和尚冥冥之中感觉自己不应该招惹玉寇,但玉寇是他所能想到的最完美的解决方案。通过玉寇把血月和玉家这座庞然大物拉拢到一起是他和王洛杰很早以前就制定好的计划,如果将来真的有偏差,那也等将来再说吧。

    现在,还是脚踏实地顾好眼下吧。

    毕方侍立在梦拓身边,夜坐在梦拓对面。听完梦拓的话后抬头瞥了毕方一眼,说道:“这还真是有些难办。血月的行事速度太快了,没想到他们竟然已经跟有凤来仪签了那份约定。原本我以为还有三五年,没想到他们竟有如此魄力,甚至说服了某些人。”

    毕方羞惭道:“夜长老息怒,属下一时糊涂这才酿成大错,回阁后属下便联合林枫毁了这份约定。”

    夜蹙眉道:“糊涂,麒麟阁岂有朝令夕改的先河。更何况这等大事已经尽人皆知。真要就这样轻易篡改你们五个还拿什么立足。毕方你下次做事可要再谨慎一点。这次不过是因为王洛杰以退阁相威胁你便方寸大乱,下次再有其他情况你又能如何做?”

    梦拓说道:“昨天司空已经骂过他了,你还是说正事要紧。”

    夜却有些犹豫起来,梦拓再三催促后这才说道:“这也是我从凌烟赶过来的原因。梦拓血月是你一手带起来的,没有人比你对他们了解的更深刻。我想要你告诉我,他们对麒麟阁到底有多强大的归属心。”

    毕方心中一凛,夜说这话的目的已经昭然若揭,他和月已经对血月做的事有些不满。梦拓的态度极有可能关乎血月的存亡。

    梦拓起身走了一圈,看着院落尽头的花架,喟然道:“事到如今我也不好说了。若是我还在麒麟阁,那我自然是不担心的。我相信血月那几个人都是绝对值得信赖,而且足以让麒麟阁铭记他们。可现在我没办法控制他们,权力是很可怕的一件事,再没有真正得到之前谁也不敢保证得到的人会变成什么样的人。血月近期做的事很多已经超过了我当初的设想,最可怕的是他们已经成了气候,我之前留的能制约抗衡他们的后手几乎全都要被王洛杰铲除干净。而看起来王洛杰似乎还不满足于现状,所以他这次才故意要刺激林枫。我现在还不知道王洛杰真正的目的是什么,但让他专权是我万万不想看到也不能接受的结果。”

    顿了顿,梦拓又说道:“可是不把麒麟阁交到他手里,你我又真的能把麒麟阁带出泥沼吗?碧阁之难近在眼前,老阁主尸骨未寒之际你我又重蹈覆辙。如果麒麟阁再不想法改变,那未来的出路究竟在哪里。起码那几个人一直在前进,如果我们放弃了他们会不会也就放弃了麒麟阁最后的希望。如果我所料没错的话,凌烟也早就不是昔日的凌烟了吧。”

    夜瞳孔中闪过一抹杀气,梦拓看到了却从容笑道:“此事非但是我,司空青啼,娄况何冲,玉家许家几乎已经是人人默许。若非如此你们这些去了凌烟的人又怎么可能如此出入自由。”

    夜点头说道:“我知道的并不比你多多少。我已经很久没见到凌烟主事的那些人了。现在的凌烟…那关于血月,你究竟想怎么做。”

    “等。”

    夜恍然。

    梦拓点头道:“我把七杀交给他们的时候已经给乌龙下了命令,血月但有不轨之事七杀会清理门户。王洛杰和和尚心思缜密一定知道我的想法,他们也知道我的底线在哪里,血月这次倾巢而动也是在告诉我们他们的底线在哪里。如果林枫真的知道该怎么做的话,那么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了。血月这一点做的没错,现在爆发出来总比将来爆发要好得多。若是真的等血月成了气候,那么一切都悔之晚矣。”

    夜点头,这才又对毕方说道:“既然梦拓已经这样说了。那我就转告你一件事,你今天不要回碧阁,直接赶到苍阁去。”

    毕方领命道:“属下遵命。”

    夜问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让你去苍阁吗?”

    毕方答道:“苍阁木兰绿衣二人都不在,整个苍阁只有檀素一人做主。彤阁失陷后临近苍阁的分阁悉数归于苍阁,如果这次林枫真的要针对血月,绝不可能放过这个时机。”

    夜笑道:“看来你已经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那你现在就赶往苍阁吧。”

    和尚把放下的经卷推到玉寇身前,说道:“你看看我现在看的是什么东西就明白了。”

    玉珏只瞥了一眼便神色严肃,语气也不禁有些颤栗迟疑起来:“这种事…可是要担上极大的风险的。所有人的性命可都悬于你红口白牙之间,你当真有这个能力吗?”

    玉寇点头应道:“玉某确实收到族中之令身在吕家。只是还未知晓所为何事就因为何兄到访又赶回族中而已。”

    玉寇点头道:“在没有进入麒麟阁之前,凡玉家弟子不得以任何行为方式参与麒麟阁决策管理。”

    和尚迫切道:“那就没错了,你们玉家只是不能做影响麒麟阁的决定,没有规定不允许进入麒麟阁的吧。”

    和尚没有应声,只是又捧起那卷泛黄的书卷沉浸其中。玉寇也沉下心神,爽朗一笑道:“何兄既然今日把我唤来,一定是还有其他吩咐吧。如果有其他事情需要玉某,那何兄不妨明言,玉某这便去安排就是了。”

    和尚顺势把手中书卷放到一旁,高深莫测一笑道:“我今天找你过来的确是有一件事想要麻烦你,但在那之前我更想确认你还留在玉家。”

    和尚总算松了一口气,但马上又说道:“既然你答应了,那还是尽快赶过去吧,从你们玉家到莘甲楼坐车也要三五个小时呢。”

    玉寇说道:“何兄宽心,玉某既然已经允诺。断不会食言,况且玉家占尽地利先机。就算驰援,也要远快于碧阁才是。”

    和尚点头道:“这么说来那替你去吕家的人一定是玉宣了。”

    “确是舍弟。”

    “代行朱阁之权?”玉寇断然拒绝道,“此事万万不可。玉家家规严苛。凡玉家弟子绝不允许干预麒麟阁之事,何兄若真忧心朱阁玉某倒是可以陪何兄走上一遭。”

    “何兄但说无妨。”

    “这件事说起来还真挺让人为难的。我们这次也是应了阁中同辈好友绿衣的邀请,许多关系相好的同辈都去了吕家。苍阁和碧阁还要好一点,但是朱阁前段日子才发生过意外。虽然现在回到了我们手里,但难保有凤来仪的人会不会察觉而有其他想法。更加上司徒甲含恨被我们赶走了,他说不定也在伺机报复。朱阁倒不是没有一战之力,只是群龙无首真要是突发意外没有人指挥才是最可怕的。我想要你做的事就是从玉家选出两三个有能力的人替我们暂时治理下朱阁,如果有凤来仪真的敢袭击朱阁在王洛杰他们赶回去之前你们也能保证朱阁无恙。”

    和尚和玉寇相对而坐,两人面上表情都很平淡。和尚把手中捧着的经卷缓缓放下,沉吟片刻后悠悠叹了口气。

    玉寇开口道:“何兄有什么心烦之事不妨明说,这几日兄台一直愁眉不展。长久下去恐怕于兄台不利。”

    “哦?莫非何兄对玉某行踪很好奇?”

    和尚笑道:“我问你我来玉家之时你并没有在玉家,当时你是不是在吕家?”

阅读麟侠录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天下第九武侠之神级垂钓系统洪荒:极道箭神后羿洪荒之万界管理员洪荒之吾为大道之子神话之儒道至圣武侠之最强绿帽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