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齐嘉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你都说,我是清湖镇的天了,那刮风还是下雨,降雪还是下冰雹,还不是看天的脸色?”齐嘉戏谑道“我跟你讲,我就是看不惯你们这些小屁孩,一个个称王称霸,蹿的跟个二五八万一样,这个帮那个联盟的,跟苍蝇一样嗡嗡嗡的叫,真的烦死了!” WWw.5Wx.ORG

    他们终于明白为什么齐嘉会说“来了几个就进来几个”了。

    因为齐嘉根本不担心他们这些“孩子”能做出什么!齐嘉根本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就算他们在学生里是一方枭雄,在齐嘉看来,他们只是个屁!

    “你们找我什么事?”齐嘉漫不经心的坐在沙发上。

    “你说说你们在干什么?在干什么?”齐嘉站了起来,指着刘星洲鼻子破口大骂“一个什么狗屁联盟,就tmd飞速发展成这个样子!你们三皇在干什么?想让联盟统一全清湖镇把我干掉啊!?”

    刘星洲抬起头,恶狠狠的瞪了齐嘉一眼,那恶狼一样的凶狠目光,让人不寒而栗:“联盟和三皇怎么样,也只是我们学生之间的事情,好像还轮不到齐叔您来指手画脚说三道四吧,啊?您要这么喜欢掺合,您不如随便找个学校回炉重造一下吧?啊?”

    “你以为我不敢动你?我一开口,你们几个小孩都得死在这里!”齐嘉毫不客气。

    “谢谢,毕竟我彪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刘星洲笑了笑。

    身后四人看的胆战心惊。

    可能全清湖镇也只有一个刘星洲敢这样和清湖镇的地下皇帝讲话了吧。

    “好啊,好啊,好你个刘星洲”齐嘉不怒反笑“敢这么和老子说话,看来你确实有点本事。”

    刘星洲点了点头:“我有本事这种事情所有人心里都知道,就不用那么大声的说出来了。”

    “可是你有本事又怎么样?清湖镇的天都要翻了。”齐嘉的声音又恢复了一开始的低沉“你们学生都注意一点吧”

    “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刘星洲反问。

    “清湖镇再怎么乱,我也不希望根本被搞乱,你懂什么是根本吧?”

    刘星洲不说话,点了点头。

    “我在你们学生里面,已经有维护秩序保护根本的人选了,你们要好好相处,共同努力啊”齐嘉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拍了拍刘星洲的肩膀:“回去吧!没什么好说的了,你们不能把根本给我搞乱了。”

    “齐叔再见”刘星洲点了点头,转过身就大步的走了。

    四人一脸茫然,过了半晌,才跟梦醒了一样缓过神来,连忙跟上离开的刘星洲。

    刚才那番争吵,让他们是越看越糊涂,琢磨了半天也琢磨不出什么所以然,但是也没有人去问刘星洲。

    刘星洲只会告诉他们,要用思考代替发问。

    “你们听到他的话了吗?他在学生里面有人。”一直沉默的刘星洲在走出三非街后才开口发话“你们怎么看?”

    郭司不屑:“虚张声势,制造恐慌,齐嘉不过是希望我们学生之间相互猜疑,相互争斗罢了!这才是他想要的!”

    张旭的意见和郭司截然相反:“如果一个人有他那么大的本领,那么搞几个眼线,也难不到哪里去,我们应该多多小心,一定要提防这类人。”

    “在我看来,这是一个机会。”刘星洲说。

    他的手下们已经习惯他这种说话说一半的故弄玄虚了,这次都故意不问他。

    “你们就不配合一下?”刘星洲有些不满。“你们都心知肚明我要说什么?”

    “噢,帮主,你说的是什么机会?”钟贵赶紧问——他们还真的听不懂刘星洲说的话,但是又不想天天跟在他后面问这问那的,而是希望他主动点说出来。不然搞的好像他啥都懂、自己只是一群小学生一样,虽然不得不承认,他的谋略真的可以在清湖镇学生里封王。

    “把清湖镇的学生都联合起来。”

    这话一出,全场一片哗然。

    汪思派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刘星洲,怎么可能会举起团结的旗帜!?他敏锐的意识到,刘星洲绝对不会是号召团结的人,他的一切手段,都是为了他的目的,只要能达到他自己的目的,不管使用手段,都不重要。

    性子比较直的张旭似乎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不屑的冷哼一声,抱臂于胸前:“团结什么啊?鸷鸟之不群兮,自前世而固然。我们忠义帮是老虎,是猛兽,难道要团结联盟这种羊群吗?”

    “张旭,你的大局观不够强”还没等刘星洲开口,郭司就先说话了“清湖镇学生的利益终归是高过齐嘉之流的利益吧,再说了,团结只是暂时的团结。这一切都是为了达到我们目的而采取的手段。就像维德说的那样‘前进,前进,不择手段的前进!’我们就是在不择手段的前进,毕竟只要能前进,手段不重要。”

    张旭一脸疑惑:“维德?维德是谁?”

    “下次举例子,要贴近实际,他没看过三体。”刘星洲冷不防的说。

    郭司顿时一脸尴尬:“维德是谁,这你别管,大概意思懂就是了。”

    “好了,都回去吧,团结学生的事情。我之后会说。”刘星洲挥了挥手,众人这才散去。

    汪思派绕了绕圈,确认没有人跟踪他后,他才回到情报室——这是他的一贯手法。

    回到情报室,汪思派立刻向王习等人报告了今天都谈话内容,王习等人听后,不由得议论纷纷。

    祝冲破口大骂:“齐嘉真不是个东西!等哪天我们消灭三皇,就把齐嘉也一窝端了,解放清湖镇!”

    赵林对于“学生负责人”的事情则比较敏感:“齐嘉说在我们学生里面有负责人,说实话,我觉得他不像是吓唬刘星洲。你们想想,刘星洲这个人是什么性格?极端!而且不是一个极端!他这个人的手段有时候很疯狂,很恐怖。如果齐嘉说吓唬刘星洲,你们觉得刘星洲会怎么样?”

    蔡贺接上:“我觉得刘星洲会不惜一切代价把这个负责人找到,然后把他打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再集合一切力量和齐嘉鱼死网破,就算不能灭掉帝王帮,也会灭了齐嘉。他那个疯子干出这种事情来我是一点都不意外。”

    赵林点点头:“我也是那么想的。”

    马赛也说出来自己的意见:“相反,如果他说的是实话,我想刘星洲也会看在他的诚意上给他点面子。说实话,你们不觉得刘星洲和齐嘉的对话很值得琢磨吗?”

    陈青和陈洪听到后,感觉十分不可思议,异口同声道:“为什么?不就是吵个架吗?”

    马赛说:“吵架不奇怪,奇怪的是他们吵完之后还和没多大事情一样,齐嘉虽然是吵架骂刘星洲,但可以看得出他至少不是真的很火大,如果他真的在气头上,刘星洲敢那样忤逆他,齐嘉一声令下,刘星洲那几个人都不能活着走出三非街。”

    “你是说,齐嘉和刘星洲是假吵架?或者说,故意吵架给刘星洲的人看?”陈青问。

    马赛说:“我不敢妄下定论,但是不排除这个可能,至少,他们的关系还没有恶劣到兵戎相见,而齐嘉对刘星洲更是有包容之心的。”

    汪思派一阵恶寒:“我的天啊!你可别吓我!齐嘉是正儿八经的黑帮啊!如果和黑帮有联系,那那不就……”

    一直沉默的叶木龙突然开口了:“学生找些道上混的给自己当靠山,也不是不可以或者不可能,你们忘记李政了吗?他不就是和黑帮有勾结,犯了命案才进去的?”

    “你的意思是说,刘星洲可能,有人命在身?”陈洪问。

    叶木龙沉默片刻,随后开口:“有可能吧。”

    众人一阵不寒而栗。

    叶木龙可能意识到刚才那句话吓到人了,连忙解释:“不是,你们别当真啊,我就随口那么一说,你们想想,刘星洲才高二,虽然他心理有问题,但也不至于动手杀人吧?你们别怕成这样啊。”

    只有祝冲兴奋的两眼放光:“妈了个X的,他最好是杀过人,这样,我们审判处决这种社会渣子就毫无负罪感了!如果他真的有人命在身,那我就是终结他罪恶的人!”

    叶木龙感觉真叫人头大:祝冲估计是被谢达刺激到了,现在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只能让时间来治愈他了吧。叶木龙也不太懂,至于为一个人变成这样吗?

    至于。他在心里自问自答。

    随后,他立刻转移注意力,把那一瞬的心思给遮掩住。

    因为那是他一辈子永远无法忘怀的痛,那是一个美好的生命被摧残到万劫不复的悲剧。

    对于这样的惨剧,他既然不能改变,那就学会遗忘吧,他觉得他的心这辈子再也不会为其他人而有所触动了,因为他害怕再次感受到失去挚爱却什么都做不了的那种无能为力。

    直到他遇到她。这是后话。

    大家还在讨论刘星洲的问题,王习提到:“刘星洲这个联合,会联合多少人呢?”

    陈洪立刻说:“我们首先看清湖镇有头有脸的势力吧。长刀会和飞车帮虽然退出战争,但影响力还是在的,刘星洲可能会联合他们;然后就是我们联盟和中北联军,‘王何邓’已经成为清湖镇反抗者的一面军旗了;半独立的三皇联军我想也会出来露个面,毕竟郑教是真帅才,三皇联军的影响力也不亚于一个帮派。”

    赵林不忘开个玩笑,诙谐地说:“他不会请小伟,因为小伟只想收钱帮人打架。”

    王习点了点头,又问:“你们觉得刘星洲是真心想团结吗?”

    全场哄堂大笑。这不明知故问吗?刘星洲是什么人大家心里难道没点数吗?

    “就算他不是真心团结,我们也要真心团结他们。我们真心团结,不是无底线无原则包容刘星洲他们,而是在斗争中求团结,敢来犯我们,我们就要收拾他们,打服气他们。但是,只要他们愿意对抗齐嘉,我们就同样愿意团结他们,我们要积极做统战工作,争取更多三皇中的开明人士投入到我们的战线里。”王习说道。

    很快,一个即将改变清湖镇格局的会议,就要召开了。而只有刘星洲和王习两位统帅收到了风声。

    也难怪,为什么能笑到最后的会是他们。

    “齐叔”刘星洲对那个中年人恭敬又加——他,就是清湖镇的地下皇帝,齐嘉。

    “呵呵呵,几个孩子啊,进来里面吧。”齐嘉笑了笑,说完后,带着刘星洲等几个人一路走到大屋子里面的一个小房间里,房间里的布局也相当简单,只有一张沙发和一副茶几,还有一盆刘星洲叫不出名字的盆栽。

    “你们何尝不是这样呢?”齐嘉的语气中带着嘲讽的意味。

    张旭已经气的想打人了,他阴沉着脸,双拳紧握。

    “哎哟,给谁看脸色呢?你拳头好硬啊!”齐嘉瞥了一眼张旭“年轻人,我是为你们好啊,吃亏是福!这是你们的福报啊!”齐嘉翘起二郎腿“你们这些小屁孩,就是自以为是,别太把自己当那么一回事了!不杀杀你们的锐气,你们真的能把清湖镇给我搞得翻天覆地!”齐嘉说着,居然有了怒色,他猛地一拍桌子,把茶几上的茶具给震的匡匡响。

    “刚才那些赌徒,你们看到了吧。”齐嘉说。

    刘星洲默不作声,不知道齐嘉问赌徒有何用意。

    “死就死,大不了拉上你一起死”刘星洲针锋相对。

    齐嘉沉默片刻后,嘟囔着骂了一句:“妈了个X的,彪,你是真TMD彪!”

    刘星洲这才明白:他们学生帮派,把建立功名、争霸清湖的机会“赌”在战斗之中。他忠义帮,如同孤注一掷的赌徒,为了胜利不惜一切代价;联盟就是靠赌博翻盘的人,他们一次次顺风顺水“赌”赢了局势,成为了一方诸侯;长刀会和飞车帮就是全盘皆输的赌徒,在战争这个大赌局里面,他们已经没有可以输的任何资本了,只能灰溜溜的退出赌局,退出之后,他们又不甘心,必然会再去借钱,希望和联盟一样翻盘。

    这样的讽刺着实让人听着反感,平日能言善辩的刘星洲也不想和齐嘉绕弯子,他单刀直入:“齐叔,我们找你是有事的。”

    突然爆发的笑声,让所有人都懵了,郭司和张旭面面相觑,钟贵不知所措,汪思派也张大了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有刘星洲面不改色。

    “齐叔,我们都很尊重您,都知道您才是清湖镇的天。”刘星洲满肚子火,一是因为无差别袭击给忠义帮带来的伤害,二是刚才齐嘉那番有的没的话让人听着真的厌恶,但他还是明白大局为重,强压怒气“您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齐嘉听后,竟然无厘头的大笑起来。

    刘星洲推开了门,只看到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男人正站在赌桌前,他的脸上挂着意味深长的笑容,正在用欣赏的眼光去看赌徒们孤注一掷的“豪爽”,一赌翻盘的狂喜和全盘皆输的懊恼。

    他很喜欢看别人的命运被他人他物所主宰。

    “赌徒,是可悲的,他们把自己的命运交给他人他物。他们或有着一掷千金的豪气,或有着一赌翻盘的狂喜,或有着全盘皆输的懊恼。然而,他们不知道,他们的得失也好,喜怒哀乐也罢,对于开赌场的人来说,只会带来利益和好处。不管他们怎么赌,赢了还是输了,开赌场的人都不会有损失。”齐嘉没头没脑的说。

    刘星洲依然不说话。

阅读横扫江湖百万兵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都市之万界后宫系统慌张仙人掌我见贵妃多妩媚从修士到寡妇[七十年代]哥哥不要啊七零娇气美人[穿书]当炮灰女配成为团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