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 圆满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已经送回去了。” WWw.5Wx.ORG

    许江槿点了点头,然后径直走进书房,绿洲在后面跟着。

    “许总,韩昆迟他们一群人跟疯狗一样咬着我们不放,一直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

    “真好。”

    许江槿笑而不语,然后从抽屉里拿出了那天王由经过他时,塞给他的东西。

    “录音笔!许总你是什么时候拿到的?”

    “医院,其实王由原本也不确定我们到底能不能保护他,可是经过了那一系列的事情之后,或许是他的良心发现,又或许是他有了什么觉悟,然后那天我让高晨找人把他送进病房的时候,他塞给我的,里面的内容我听过了,足以证明韩昆迟的全部罪行,再加上那份手稿,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所以他逃不掉了。”

    第二天,许江槿到公司上班,第一时间让杨威联系了黄律师,“你把这些东西交给他,让他着手准备上诉的事情。”

    “好。”

    “另外,昨天辛苦你了。”

    杨威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过会儿才知道他指的是哪件事,“不辛苦,不辛苦,为总裁您做事,那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许江槿挥了挥手,“行了你去工作吧。”

    “哦。”

    ……

    虽说是八年前的案子,牵涉甚广,可因为证据确凿,所以韩昆迟还是迅速落网,被判了二十年有期徒刑,真相大白的那一天,穆临天一个人沉默了好久。

    或许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背叛自己的人会是曾经自己最信任的人吧。

    那天过后,穆临天去看了江雪,那是他出狱后第一次去,一向在外人面前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在江雪的墓前,哭得像个孩子。

    穆初安和许江槿站在不远处,她的眼睛突然一片通红,“今天,爸爸终于可以抛下一切,来看妈妈了。”

    许江槿和她并肩站着,看着远处佝偻着身影的穆临天,轻声安慰着,“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嗯。”

    雨过天晴,就是喜事临门。

    那一天,穆初安顺利产生产,母子平安。

    直到护士将粉粉嫩嫩的孩子送到他的跟前,他轻轻地接过后突然间不知所措,怀里的孩子还眯着眼睛,整张脸粉粉嫩嫩的,许江槿突然紧张到手脚都不知道往哪放,最后还是杨锦在一边提醒他,“别这样抱,会弄疼孩子的。”

    许江槿屏住呼吸给他调整了下姿势,原本还在熟睡着孩子突然睁开了眼睛。

    一瞬间,父子俩突然有种大眼瞪小眼的感觉,逗的一屋子里的人都笑了起来。

    “嘉言,我是爸爸。”许江槿轻声地跟他说着话。

    宝宝看了他一会儿后,突然小嘴一瘪,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哭的许江槿一阵手忙脚乱。

    穆初安靠在床头一直看着他们,看到许江槿实在招架不住了才说,“抱过来吧。”

    许江槿闻声将宝宝抱给她。

    穆初安低头哄了一会儿后,宝宝突然安静了下来。

    两只眼珠子黑溜溜的盯着穆初安,许江槿不禁凑过来,戳了戳宝宝肉肉的小脸,“他为什么只听你的话。”

    “因为你太傻了,连个孩子都不会抱。”

    许江槿不乐意了,“谁说我不会了,我只是还没学好不好。”

    于是穆初安眼中的轻笑就隐隐多了些嘲笑。

    许江槿张了张嘴,居然找不出话来接,最后只得转移话题,“妈,你在这儿也待了这么长时间了,先回去休息休息吧,也顺便给爸报个信。”

    杨锦想想也就答应了,她走过来摸了摸宝宝的脸,然后对穆初安说,“你多注意休息,我晚上再过来看孩子。”

    “知道了,伯母,你快回去吧,江槿在这就行了。”

    “孙子都给我生了,还叫伯母呢。”

    穆初安被杨锦这么一反转弄的突然有些不适应,“我……”

    最后还是许江槿出来解围,“妈,你这么着急干什么,等结婚那天再叫也不迟啊。”

    “那也行,那我就先走了。”

    许江槿将她送到门口,“妈,您慢走。”

    杨锦走后,穆初安才松了口气,“江槿,我刚才不是故意不叫的,我只是有一些不适应。”

    “没关系,以后慢慢适应就好了。”

    穆初安突然环住了他的腰,“江槿,谢谢你。”

    “如果你想报答我的话,那穆小姐,你打算什么时候和我举行婚礼呢?”

    穆初安想了想,“要不然,婚礼就定在宝宝满月的那一天怎么样?”

    “我觉得这个主意挺不错的,依你了。”

    宝宝满月的前一天,沈泽就已经订好了飞往美国的机票。

    只是他没有料到,穆临天会在那一天过来找他。

    两个人面对面坐着,谁也没有先开口。

    最后,穆临天问他,“其实你当年,一直很恨我吧。”

    沈泽不明所以地问他,“穆叔叔,你为什么会这么说?”

    “当年发生了那样的事,换做是谁,心里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疑惑,况且我想,关于我的流言蜚语并不少,你恨我也是应该的,毕竟那时候,你只是一个孩子。”

    沈泽的笑容渐渐苦涩起来,“所以你一直都知道是我?”

    穆临天只是摇了摇头,“有过疑惑,可是并没有想过去怀疑你,只因为你是我最好的兄弟的儿子。”

    “你没有怀疑我,可我还是那样做了,只因为我轻信了那些流言蜚语,所以就亲手将你送进牢里,害的穆家家破人亡,也害的初安从此失去了绘画的能力,所以说,穆叔叔,应该是你恨我才对。”

    “或许你只是想报复我,并没有想过,我的妻子会死,而且这么长时间以来,你把初安她保护的很好,其实我也没有资格怪你,毕竟你才是当事人,如果换做是我,我也会这么做的。”

    “可是,穆叔叔……”

    穆临天摆了摆手,制止了他想继续说下去的欲望,“不提了,都过去了。”

    沈泽张了张嘴,终是没有再说下去。

    最后,穆临天起身要走,沈泽突然跪在了他的面前,他垂着头,一遍遍地说着对不起。

    穆临天看着眼前跪倒在地的沈泽,双目赤红,然后伸手将他拉了起来,“到了美国那边,要好好的,如果有喜欢的女孩子想结婚了,就告诉穆叔叔一声,穆叔叔一定会给你准备一份大大的礼包给你寄过去,道别的话我就不说了,免得伤感,明天初安就要结婚了,穆叔叔就不去机场送你了,你一路顺风。”

    穆临天说罢,沈泽几欲哽咽,“好。”

    ……

    悠扬的婚礼进行曲飘荡在会场的每一个角落里,穆初安的手臂跨在穆临天的胳膊里,被他牵着一路走过红毯,直到他将她的手放在许江槿的手心里。

    神父庄重地宣读着每一条誓言。

    ……

    机场大厅里,沈泽捏着那张飞往美国的机票,看着出口的方向,暗自出神。

    广播里的提示音一遍一遍的重复着同样一条消息,最后沈泽起身,头也不回地往前走。

    初安,这么多年来,我做过很多让自己后悔的事,可我唯一不后悔的就是遇见你,虽然我很不甘心,但最后也只能祝福你,所以,你一定要过得很幸福,很幸福,连带着我的那一份。

    ……

    “现在,新郎新娘可以交换戒指了。”

    最后,穆初安微笑着将手放在了他的掌心里,纵使时光荏苒,山河破碎,这一刻,他们只要幸福,就好了。

    ……

    许江槿扒拉了两下头发,想挡住眼角的淤青,可无奈怎么挡也挡不住,最后只得放弃,他叹了口气,走到她身边坐下,“是不是很丑?”

    “也不是,可是你怎么弄成这样了?跟别人打架了?”

    穆初安对他的回答真是哭笑不得,“你上过药了没有。”

    许江槿示意他稍安勿躁,“他也蹦哒不了多久了。”他在书桌旁坐下,“其实我原本不想这么早就收网的,可是他居然对穆家又起了旁的心思,所以,我现在觉得,他还是进牢里之后,才能安分点。”

    虽说这么说不错,“可是录音笔我们还没拿到。”

    “这你就要问高晨了。”一句话,就轻飘飘地栽赃嫁祸给了高晨,倒省了他不少事。

    “你都多大了,还学人家小孩子打架。”

    绿洲又重新燃起了斗志,“本来以为要拿录音笔还得再经过一番折腾,没想到这么轻易就到手了。”

    “或许,我们只是赶对了时机。”

    “上过了。”许江槿的手贴在她的肚子上,“转眼间就已经九个月了。”

    “是啊,你马上就能看到你儿子了。”

    “杨威呢?”

    似乎从宝宝到来的那一刻,他的调查进度就变得快了起来,所以,宝宝,你是不是也想帮爸爸给妈妈报仇呢?

    晚上,陪穆初安吃了晚饭后,许江槿就直接回了公寓,绿洲已经等在那了。

    许江槿接到消息赶到穆家的时候,穆初安正在看一些育儿的书,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危险后,他顿时松了口气。

    穆初安翻了几页后,突然感觉到书页上洒下来的阴影,她不由得抬头,许江槿那张略显惨绝人寰的脸毫无预兆的进入她的视线,然后,她猛的惊了一下,“江槿,你的脸怎么了?”

    “好了,我知道了,我保证,以后就算打架也不会再弄到脸上,怎么样?”

    自从初安当了准妈妈后,说话的语气也就越来越像妈妈教训小孩儿一样,妥妥的母爱光环。

阅读初见倾心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都市之万界后宫系统慌张仙人掌我见贵妃多妩媚从修士到寡妇[七十年代]哥哥不要啊七零娇气美人[穿书]当炮灰女配成为团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