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几年以后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芳儿一直不喜欢有丫鬟贴身伺候,即使是身怀六甲的时候,她也是尽量亲力亲为。

    因此,他们夫妻的卧房里从来不会有外人。

    屋子里没有外人,也没有点灯,柔和的月光洒在了‘床’头,洒在了云芳光洁无瑕的脸上,洒在了她恬静的睡颜上。

    这个孩子自从被人知道了她的存在就一直很乖呢,不像是她三个调皮的哥哥一样,折腾的他们的母亲整天吃了就吐,憔悴不堪。

    突然,睡梦中的云芳眉头一笼,一大颗泪珠就这么毫无征兆的从她的眼角流流出来,温热的泪珠滚到了苍‘玉’泉的手上,烫伤了他的心。

    一俯身,小心翼翼的‘吻’去了云芳眼角的泪痕,苍‘玉’泉怜惜的问道,“芳儿,你怎么了?” WWw.5Wx.ORG

    说着话,苍‘玉’泉脱去了外衣,只着了雪白的中衣轻轻的侧身躺在了云芳的身侧,以一种保护的姿势把妻子小心翼翼的揽在了怀里。

    “爸爸?妈妈?”苍‘玉’泉喃喃的重复了一般妻子的话,禁不住愣住了,他听出了这是妻子在呼唤亲人,可是他却从来没有听说她还有叫‘爸爸’和‘妈妈’的亲人啊?

    不其然的,苍‘玉’泉就想起了他们在采石场头一次见面的情形,那时候的他还是顶着一张蜡黄的痨病脸,芳儿的脸上也还带着那个大瘤子。

    他对于她们蓝家的底细已经‘摸’的一清二楚了,可是芳儿对她却还是一无所知。就在那个时候,‘精’灵古怪飞芳儿也是对他说了许多奇奇怪怪的话,奇怪道让他以为她和她的师父郭四爷一样‘迷’上了前朝‘女’皇的故事。

    现在想来,他当时似乎是想偏了,芳儿那个样子,更像是在确认什么一般,就像是某种暗号。

    难道,总是给他惊喜的芳儿还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一面么?

    苍‘玉’泉笑了,对着那张睡的不是很踏实的容颜,轻轻的说道,“不管你还有什么不为人所知的哪些面,我小泉子永远会陪在你身边,直到地老天荒。”

    小泉子的话似乎是有某种魔力一般,睡的极不安稳的云芳突然就舒展开了眉头,双手也从苍‘玉’泉的脖子上放了下来,她的右手护在了隆起的小腹上,另一只手则紧紧的握住了苍‘玉’泉的右手。

    云芳感觉自己飞了起来,在苍‘玉’泉的陪伴下,她高高的飞上了天空,飞离了蓝家铺子,飞过了苍记后院,飞过了松坡屯盐场,飞过了京都的定国公府。

    满足的看到了三个儿子的安静的睡脸之后,她握紧了丈夫的手,又高兴的向前飞去。

    一直飞,一直飞,一直飞,……

    飞过了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飞过了霓虹闪烁的闹市酒吧,一直飞到了属于蓝丹溪的小村子,飞到了她出生和成长的那个小院子上空。

    无比熟悉的小院子里,一如往昔。

    爸爸妈妈正在葡萄架下乘凉,他们还是不习惯吹空调,还是习惯拿着蒲扇坐在葡萄架下面聊天乘凉,一边轻轻的摇着蒲扇,一边轻声细语的聊天,商量着明天的琐事。

    不过,还是有一件事情不同了。

    在爸爸妈妈的身前不远处,一个活泼的小男孩费力的爬上了小凳子,努力的去够就在他指尖上的绿葡萄,就像她小时候经常做的那样。

    妈妈看着小男孩的样子,慈爱的笑了,举着蒲扇招呼到,“小溪啊,下来吧,等着葡萄熟了啊,‘奶’‘奶’摘给你吃。”

    “爷爷摘。”小男孩‘奶’声‘奶’气的撒娇。

    “好,爷爷给你摘。”爸爸说着话,真的站起了身来,一点也不像对待蓝丹溪小时候那样的威严,“爷爷给咱们小溪摘,爷爷啊,可从来没给你丹溪姑姑摘过酸葡萄呢。”

    “小溪又调皮了?你这个小家伙又支使着爷爷‘奶’‘奶’干什么啊?”

    随着声音,更加沉稳了的杨海勇走了进来。

    杨海勇如同小柱子一般,当初的蓝丹溪见他品‘性’纯良,悟‘性’又好,刻意的栽培,成了她的得力助手;如今,蓝丹溪魂飞异,是杨海勇替她担起了承欢于父母身前的责任。

    “爸爸,小溪很乖的哦,”小男孩有些忐忑的说着,赶紧从小凳子上溜了下来,藏在了‘奶’‘奶’的身后,摇着‘奶’‘奶’的肩膀,‘奶’声‘奶’气的寻去庇护,“‘奶’‘奶’,您告诉爸爸,小溪很乖的。”

    看着聪明的小家伙,大家一起笑了起来。

    爸爸招呼着杨海勇坐下,带着心疼的埋怨道,“海勇啊,你忙了一天了,不好好的休息,还跑过来干什么啊?这几年来,你一直照应着我们,还让小溪陪着我们,我们知足了。”

    “爸、妈,”杨海勇自然的叫着,“我是你们的儿子,是丹溪姐的弟弟,我来孝顺你们还不是应该的嘛。”

    “老头子啊,海勇说的对,”妈妈笑着接过了话茬,“他就是咱们的儿子,他和丹溪是姐弟,你就别总说这么见外的话了,让孩子听了多伤心啊。”

    “是,还是老婆子说的对,”爸爸眼角的皱眉舒展了开来,“儿子来了,我去把井水震着的西瓜切了去。”

    ……

    看着院子里其乐融融的一家四口,芳儿眼睛里储满了泪水。她眷恋再一次看一眼熟悉是小院子,看了一眼院子里的亲人,然后安心的毅然转身,向回飞去。飞向宁县武侯祠大街的铺子,那里也是她的家,有她的孩子,有她的丈夫,是让她安心一生的地方。

    苍‘玉’泉眼前的账本半天都没有翻上一页,只见他的嘴角微微上翘着,柔和了他脸上硬‘挺’的轮廓。

    很显然,苍‘玉’泉的心思已经不再账本上了,而是飞出了书房,飞回了不远处的卧房里。

    善解人意的妻子理解定国公一家的苦衷,也明白他不能正大光明的入嗣徐家族谱的遗憾,二话没说就同意了把老三‘交’给定国公夫‘妇’,听说是取名徐磊光,记在大哥徐‘玉’鸣的名下,成了定国公徐府的长子嫡孙,还在襁褓之中就被皇上赐封一个正六品的骁骑校。

    可能是因为早年脸上长了一个瘤子的缘故,老天在后来的日子里对云芳格外的宽容,虽然已经是三个半孩子的母亲了,可是她的皮肤依旧和刚成亲那会一样的光洁细腻、吹弹可破,时常就就令苍‘玉’泉看痴了眼,有种时光凝滞了的错觉和欣喜。

    和往常一样,苍‘玉’泉轻轻的伸出了手来,眷恋的抚在了那张让他一辈子都看不厌的脸上。

    这一次,芳儿肚子里的应该是‘女’儿了吧?上苍给了他们三个调皮的儿子,这一次该是一个乖巧可爱的‘女’儿了吧?一个像妻子的‘女’儿,一个完全属于他们夫妻的‘女’儿。

    虽然,芳儿已经辛辛苦苦的生下了三个儿子,可是那三个调皮的小子很快就被瓜分了。

    似乎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云芳的身子扭动了一下,双手自然的攀上了苍‘玉’泉的脖子。

    不过,她眉间的那抹轻愁却没有散去,眉头拢的更紧了,嘴巴微微的一张,委委屈屈的喊了一声,“爸爸,妈妈,……

    如今,妻子又怀了老四,他希望这个孩子能完全的属于他们夫妻两个,他希望TA能是个乖巧的‘女’儿,贴心的陪着父母身边,做一朵可爱的解语‘花’。

    想到这里,苍‘玉’泉‘唇’边的笑容更深了。

    苍‘玉’泉走的又快又急,可是当他快要进‘门’的时候,他下意识的放慢了步子,轻手轻脚的推开了房‘门’,几乎是毫无声息的闪了进去。

    这个孩子从一开始就知道心疼她娘,一直乖乖的,除了让芳儿总是瞌睡之外,连孕吐都没闹几次呢。

    相起卧房里怀了孕的妻‘女’,苍‘玉’泉再也坐不住了,随手把没有看完的账册合上,就大踏步的出了书房,直奔夫妻俩的卧房。

    又是一年七月七,月朗星稀,银辉遍洒。

    静谧清亮的月光笼罩了位于武侯祠街上的蓝家铺子的后院书房。

    老大蓝晨佟特别讨岳父岳母的喜欢,一年中倒是又一大半的时间呆在松坡屯的盐场里。老二苍棋泽更是一出生就投了爷爷的眼缘,虽然蓝家铺子和苍家铺子离得不是太远,但是爷爷却整天把那个小家伙宠上了天,小家伙有了太爷爷这个靠山,自然也不肯回来这里受爹娘的约束了。

    等到芳儿怀上了老三,孩子还没出生呢,京中的定国公夫‘妇’就悄悄的来了宁县。因为大哥成亲多年,虽然娶了三房妻妾,却没有一房能为徐家生出一儿半‘女’来。定国公担心后继无人,听说二二媳‘妇’又怀了孕,急急火火的就和夫人一起赶了过来。

阅读丑女芳华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都市之万界后宫系统七零娇气美人[穿书]哥哥不要啊病态占有穿成七零极品妻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穿成七十年代炮灰泼妇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