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无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啊,我的手”“救我”“不”......

    一阵惨叫之后,刚才出阵冲锋的上万士兵皆是如刚才那个将领一般永远躺在了地上。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废物”赤甲中年人颇有些惜字如金的感觉,看着面前一动不敢动的敌军不由得摇了摇头。

    “还来吗”赤甲中年人依旧是那副轻蔑的模样,只是这次的语气中还有着一丝不耐烦。

    一瞬间,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这狠人不耐烦了,是不是要出手了,我们是不是完了。

    “哈哈哈哈哈哈,不愧是一人可当一族的东天王,果然耳闻不如相见啊”一道阴测测的笑声从军阵中传出。

    “出来”一道枪芒伴随着中年人淡淡的话语直捣军阵之中。

    “哼”那阴恻恻声音的主人冷哼了一声,被枪芒从军阵中逼了出来。

    只见一个面色苍白的长发紫袍男子漂浮在半空中,眼神恶毒地看着赤甲中年人。

    “阴极大人” WWw.5Wx.ORG

    这男子似乎在军中威望极高,军阵中不少人都是有些狂热的出声喊道。

    “没想到大人来了,有救了啊”“是啊,没想到居然是阴极大人啊”“真是千钧一发啊,我刚才你都以为我要死了”

    似乎紫袍男子的出现给了他们极大的安全感,此时军阵中不少人都是一副劫后余生的模样。

    正当众人庆幸之际,一道琉璃枪芒直刺向这个紫袍男子,顿时,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虽然他们对他们口中的阴极大人充满了信心,但是那琉璃枪芒的可怕是有目共睹的。

    “雕虫小技”紫袍男子冷笑一声,大袖一挥,那琉璃枪芒就这么消失了。

    “轰”军阵顿时炸开了锅,如果说刚才还只是一大半人有信心能离开的话,现在几乎所有人都相信自己能够活着离开了。

    “东天王,有本尊在,你休想拦住我身后这百万大军”紫袍男子浮在军阵之前,居高临下的看着赤甲中年男子,眼中有着掩饰不住地杀意。

    “试试?”又是一道琉璃枪芒刺来。

    那紫袍男子一挥袖,琉璃枪芒一如刚才一样消失了。

    军阵中狂热的欢呼声更加响亮了。

    “啧”赤甲中年人似乎有些惊讶,但是手上一点没慢,一道道琉璃枪芒激射出去,将紫袍人笼罩了起来,对他进行全方位的攻击。

    “魔云天幕”随着那紫袍人阴恻恻的声音响起,一道紫黑色的云笼罩了他,将所有的琉璃枪芒阻隔在外。

    “滋,滋,滋”琉璃枪芒和紫黑云罩相撞,不断发出如雷击一般的声音,一时间竟无法奈何紫黑色的云罩,于是两方形成了一个僵持的局面。

    “没有用的,我的魔云天幕里有魔界的异雷,你的枪芒是奈何不了我的,乖乖束手就擒吧东天王,哈哈哈哈哈哈”紫袍人嚣张的笑声不断从云罩中传来。

    回应他的是更多的枪芒,无数道枪芒,从那赤甲中年人手中赤红色的长枪之上发出,遮天蔽日一般朝着紫袍男子飞去。

    “轰”无数道枪芒化作一杆琉璃长枪,狠狠的刺在了紫黑色云罩上面,发出震天的打雷声。

    “你,你藏拙”刚才还得意洋洋的紫袍男子此刻又惊又怒,琉璃长枪的威力大大超过他的预期,此刻的紫黑色云罩经过刚才那一击已经薄了不少,若是再来一下,必定是要破了。

    摇了摇头,赤甲中年男子又凝出了一杆琉璃长枪,连同刚才那一杆,两杆长枪如箭一般刺向紫黑色云罩。

    “大魔云罩”紫袍男子有些歇斯底里的散去了紫黑色云罩,继而一拍胸口吐出一口黑血,形成了一个更大更厚的云罩。

    赤甲中年人并没有阻止的意思,而是就这么淡淡的看着。

    “滋~”琉璃长枪与云罩碰撞的时候,没有想象中的惊天动地的响声,伴随着短短一阵放电声,两杆琉璃长枪就这么消失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东天王,看来你也只是徒有其名啊”紫袍男子丝毫不记得自己刚才是如何的狼狈,大声的笑道。

    “白痴”赤甲男子摇了摇头,很是不屑地吐出两字。

    “你”紫袍男子满脸怒火,赤甲男子的不屑态度让他感觉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侮辱。

    “阴极大人,你,你的胸口”军阵中传出一个惊疑不定的声音,语气中满是不可思议。

    紫袍男子回头望去,只见军阵中所有士兵都是一副惊恐的神情看着自己,心知不对,当下立刻低头望去。

    只一眼,便是肝胆沮丧,此刻他的胸口已经是空荡荡一片,内脏早已经消失不见,唯有一段脊骨还连接着自己上下半身。

    痛觉似乎才反应过来,一股钻心的疼痛袭上他的神经,紫袍男子不可置信的看向那一道始终巍峨不动的身影,“你,你是什么时候”

    “上路吧”

    紫袍男子最后看到画面便是一杆琉璃长枪,之后,就再也没有了意识。

    “咕嘟”紫袍男子一死,军阵中再无主心骨,似乎,又回到了刚才的场面。

    赤甲中年人看着面前的百万敌军,如同看着待宰的鹌鹑。

    而那些士兵也一个个缩着头站在一起,的确颇像鹌鹑。

    “唳”一声鹰啼,众人抬头看去,只见一只巨大的白色巨鹰以极快的速度从天而降,直直的朝着赤甲中年人飞去。

    很多士兵眼前一亮,虽然知道可能性微乎其微,但还是默默祷告,希望巨鹰能对那个狠人做点什么。实在是太欺负人了,自己动都不敢动,深怕被认为是在挑衅对方,然后死的不明不白,想到此处,很多士兵眼眶都湿润了,实在是太委屈了。

    当然,现实总是和想的不一样,那只巨鹰在离地还有数米的时候长翅一张,平稳的落在了地上,巨大的鹰头更是亲热的蹭了蹭赤甲中年人,这个动作看的无数士兵内心一片冰凉,得,闹了半天还是敌军。

    赤甲男子见到巨鹰之后,古井无波的脸上居然露出一丝笑意,也是亲热的摸了摸鹰头,替它顺了顺毛。

    这狠人居然还会笑,又是一大发现,军阵中的士兵看到后皆是惊呆了,他们还以为这狠人没感情呢。

    “什么?”赤甲中年男子不知从巨鹰处得到了什么消息,竟然激动的面色通红。

    “我这就走”赤甲男子欲转身离开,但是似乎想到了什么,身子一顿,转头看向面前的军阵,有些冰冷道“降者原地不动,欲战者,吾会给尔等一个体面的死法”

    军阵中很多人都动摇了,若是战的话,等于送死,不战的话,又对不起自己这一身戎装,实在是两难啊。

    赤甲男子也不多说,右手举起长枪,双目中射出惊人的神光,随之而来的则是如威如狱的威压,众人只觉得一座座山从天而降,将他们压得皆是双膝跪地。

    能来此战场的本也都是精锐之师,但是赤甲中年人实在是太过于变态,光凭一人的威压就将百万人压倒在地上,一动不能动,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威压变的越来越重了,几乎是一个呼吸就加一座山那种感觉。

    “我,我降”在面对如此威压之下,加上此前的种种,终于有人忍受不住喊了出来。

    “降者卸甲”

    “哗啦哗啦”自从第一个投降的人出现后,一系列的卸甲声传了过来,大约有四分之三的人选择了投降,剩下的四分之一几乎都是死忠分子。

    “一路走好”

    一阵风吹过,将赤甲中年人的长发吹起,继而,一道比太阳还要炽烈的光芒照耀了东天门。

    所有投降的人这辈子也忘不了这一幕,近三十万人在一道光中就这么化为了一堆飞灰,也许,他们本就不该来这里。

    大夏东天王,一人诛一族。

    “东天王,你莫要螳臂当车,我们有精兵百万,你一人是敌不过的”敌方一位将领纵马出阵大声喊道。

    “呵”赤甲中年人嗤笑了一声,右手一抬,一道琉璃一般的枪芒向那名将领激射而去。

    “还要来吗?”他就这么单手持枪,随意地问道,仿佛在问你吃了吗这么简单。

    挥手间轻松灭杀上万人,这等实力真的是人可以拥有的吗,所有人都是一个想法,若是照这种速度,百万士兵好像也不多啊。

    “咕嘟”“咕嘟”不少士兵都咽了一口口水,心中生出了退缩之意,遇到这等可以无视人数的绝世强者,他们其实比炮灰抢不了多少,一百万只蚂蚁就能够咬死一头大象吗?皮都咬不破吧。

    那将领见状脸色刷一下白了,慌忙抬起手中的武器挡向那道枪芒,但是那枪芒却是诡异的穿过了他的武器,直接透体而过。

    那将领一声不吭的从坐骑上掉了下来,原本磅礴的气息变的半点也无,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

    “死太监”似是的确有些不耐烦,赤甲中年人连看都没看就这么吐出了三个字。

    “你”那道声音的主人被他一句话噎住,不由得极为恼火。

    经过刚才那一出,加上躺在地上的那些尸骨未寒的袍泽,军阵中此刻一片寂静。

    一个人,挑衅百万敌军,百万人面对他的挑衅居然一声不吭,这等荒诞不已的事就这么发生了。

    “愚蠢”又是两个字蹦出,伴随而来的还有一道道琉璃枪芒。

    “说谁废物”百万人自然不乏热血之人,不过刚才被赤甲中年人的威势震慑住,而今听到废物二字不少士兵都是满面通红,是啊,自己百万人却奈何不了对方一人,不是废物是什么。

    于是,很多士兵自发性的组织起来发动了冲锋,“杀”

    东天界,天门之下。

    一个身着赤红战甲的俊朗中年人单手持枪,站于天门之前,顺着他深邃而冰冷的目光看去,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敌人,一个个皆是刀锋剑利,武装到了牙齿。

    将领一死,军阵中立刻一阵慌乱,饶是他们是精锐,但是看着己方将领毫无反抗之力的被虐杀,这种感觉比起死亡更使人恐惧。

    赤甲中年人的目光扫过那名躺在地上的敌军将领和他旁边不少死状一致的倒霉蛋,目光中的轻蔑之色不由得更甚。

阅读东荒纪元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从今天开始当城主哥哥太好了怎么办[穿书]我从镜子里刷级万古最强宗玄幻:我能掠夺百亿天赋!三国帝皇之万界征战武破九荒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