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

    片刻后,王昊将杨以沫送回家,两个人短暂的交集过后,便没有了联系。

    又过了一个星期,王昊的手机又接到银行的短信通知,钱务必要在十号之前还上,而二胖的父亲还没出院,报销钱也没拿出来,这会肯定是还不上,自己又不能找姐姐在借了,时间迫在眉睫,这可怎么办,可给王昊愁坏了,实在不行只能出去躲几天了。

    杨以沫惊愕的问道:“你这么缺钱的啊?” WWw.5Wx.ORG

    “跟着有钱人,我们才容易起来,虽然他们现在看不起我们,但也必须要跟在他们身边才行!哪个当爷之前不都是先当孙子!这没啥。”王昊坚定的说道:“你只有跟在有钱人身边学习,你才会越来越有钱,跟着穷人只会越来越穷,要想富,首先得富思想。”

    二胖觉得王昊说的有那么些道理,便追问:“你有目标了吗?咱好像也不认识有钱人,难道要找秦志杰?”

    “不,不是他,是杨天生。”王昊舔着嘴唇说道:“想办法让杨天生给我一个机会!”

    “加油,老弟看好你。”二胖给王昊加油鼓气!

    晚上,七点,金柜慢摇酒吧门口,杨以沫略显埋怨的冲着王昊问道:“哎,你怎么才来呢,等你半个多小时了。”

    “下班晚,回去又洗了个澡,不能造的埋埋汰汰的归来给你丢人不是。”王昊龇牙一笑,将自行车停在路边,蹲下身子将锁链系在一旁的树上,还上了一把小锁头。

    “大哥,就你这破车没人偷你的好伐。”翻了个白眼,周围停着全是豪车,谁又会对你这辆年代久远的二八大杠自行车在乎呢,小偷可能都懒得抗,卖废铁估计都没几个钱,杨以沫挺无语的说道。

    “小心驶得万年船,就我那电动车你知道吧?你坐过得那个超级拉风的,哎呦我去,都破成什么样了,放院子里都让人把电瓶给我偷走了,你说说这世道还有什么不可能,如果不是电瓶车被偷了,我还能来的更早点……大小姐找我办什么事?”

    王昊搓了搓手掌,嘿嘿一笑,碎碎念讲述着杨以沫并没兴趣听的琐事。

    “喝酒……你不是专业代喝的么,屋里有一帮富二代非要灌我酒,我推不了,你帮我跟他们喝。”杨以沫说道:“最好给他们都喝医院里去,省的我以后烦心。”

    “对方什么阵型?”

    “都是白费那伙的,你就使劲喝,争取给他们喝吐血以后就再也不敢跟我喝了!”杨以沫带着些许的小阴损说道。

    “我尽力,事先声明,要是给他们喝出事了,你兜着昂,哎,对了,喝酒之前能先把账给我报了不?放心,多退少补,我怕等会我喝多了,忘收钱了。”王昊搓着手掌挺腼腆的说道。

    “瞧你那财迷样,姐儿还能差你钱是怎么着,呐,给你。”杨以沫随手丢出去三千块钱。

    “这么多?”王昊一愣,心想这下完了,喝一场三千块钱的酒,这不是要自己的命吗。

    “包月……记得你的身份是我的男朋友,一会进屋少说话,听我说就行了。”杨以沫说道。

    “冒充你男朋友,还得再加钱,以前没接过这活啊,我想想这得要多少钱,我算算啊,挽胳膊五十,手牵手七十,坐腿上一百看你也不重,体重应该没过一百斤,就少收你十块,要是亲嘴的话……算了,看你这么好看的份上就当送你了……诶,你怎么走了呀我还没说完捏,等等我。”王昊这个碎嘴子在那掰着手指头算呢,见杨以沫无语的走了,便夹着裤裆迈着小碎步追了上去。

    “各位,介绍一下,这是我男朋友王昊,这是我的好姐们,好哥们,涵姐,李相濡,李超,呵呵。”进去以后,直奔卡台走去,便见到了杨以沫的朋友们,也就是今晚的对手。

    王昊四周望了眼,皆是穿着劲爆的女人,这样的女人风尘气息太重,就算再好看,也是不入流王昊眼里的,即便那些姑娘可能也看不上王昊。

    随和时代的迅速发展,这些姑娘们身上的衣物也是越来越少,她们基本已经掌握如何获取男人的芳心,吸引他们的眼球,在这一块,她们皆是游刃有余。

    “哎呦,你男朋友呀,不错嘛,什么时候交的呀?沫沫,你男朋友好像有点色哦。”涵姐叼着烟,翘着二郎腿,上下打量着王昊,这个男人究竟何德何能能入杨以沫的法眼?

    “嗯??”

    杨以沫一愣,转头一看王昊,这货竟然在看舞池里的美女!!!当下小手很自然的滑到他的腰部,狠狠的拧了一圈。

    王昊痛的呜嗷一声:“你干嘛?”

    “你是我男朋友,当着我的面看其它美女,合适吗?”杨以沫皮笑肉不笑的问道。

    “啊……不好意思,尴尬了这不是,你们好,我叫王昊,沫沫的男朋友。”看在钱的份上,王昊嘿嘿一笑,很自然搂过杨以沫的小蛮腰跟众人寒暄,心里暗爽,这身材,很哇塞,属于盈盈一握级别的。

    说话间,王昊还主动伸出手想与他们握一下呢。

    然而对面的这个人即便坐在人群中也显得特别的鹤立鸡群,穿着服饰一看就是有钱人,想必这个就是杨以沫口中想要灌醉她的那个富二代吧。

    富二代淡淡的扫了眼王昊,拿着桌子上的啤酒喝了一口,丝毫没有与王昊握手的意思。

    王昊尴尬的愣了愣,悻悻一笑,略显尴尬的将手收了回去。

    “酒喝得有点多,上个厕所。”

    富二代冲杨以沫微微一笑,挺绅士的离开。

    卫生间,富二代扶着小…正在嘘嘘。

    旁边留着一款渣男发型的锡纸烫青年对其说道:“儒哥,杨以沫什么时候处的对象,这么突然的?还给带过来了,明知道你追求她呢,她啥意思,示威呢呗??要不要给他来点教训?!”

    李相儒尿完尿抖了抖,顺手在青年肩膀上的衣服蹭了蹭,眯眼回道:“跟我抢女人,自不量力,我管他是不是以沫的男朋友,这年头有守门员不照样进球?”

    一声冷笑后,锡纸烫青年顿时回道:“儒哥,这么说我就明白了。”

    片刻后,几个人重新回到卡座上。

    李相儒扫了眼锡纸烫,锡纸烫青年立马倒上一杯酒冲着王昊说道:“兄弟,既然你是以沫的男朋友,那就是我们的兄弟,来,咱俩喝一个,我叫李超。”

    “喝一个呗,我王昊,呵呵。”王昊嘿嘿一笑,举杯就干了。

    “哎,咱们都是对瓶吹的。”锡纸烫青年一看王昊直接干了,心想这是吓唬谁呢,当下提出意见瓶吹。

    “昂,行。”王昊在桌子下面伸出一根手指头给杨以沫看,那意思就是自己喝了一瓶酒了,记得点数。

    啪!杨以沫一巴掌就给他拍掉了,这小子怎么回事,好像掉钱眼里去了,大小姐我看起来是缺钱的人??

    三千块,给他的就是今晚的价格,自己随口说的包月,他还真相信了!

    咕咚咕咚,两下,王昊就给喝完了。

    “好酒量,哥们在哪高就呢?”锡纸烫青年捧着唠嗑,又递过去一瓶酒。

    “不上班,呃。”打了个酒嗝,王昊下意识的回了一句。

    “不上班?那就是富二代了?冰城这一块的富二代我基本都认识,敢问您父亲是?”李超舔着嘴唇追问道。

    “父母早就死了,整天呆着,没啥事。”

    “那那就是无业游民喽??以沫啊以沫,你怎么找个不务正业的人呢。”李相儒抓住机会嘲讽的说道:“这么年轻就不上班,指着沫沫小富婆,靠她养着你,你不觉得给男人的脸都尽了吗?”

    杨以沫哑口无言,心想这个傻小子嘴也太快了吧,还吹自己能喝,这才一瓶啤酒啥话都给说出来了?

    其实也不能怪王昊,王昊这人心眼实在,而李相濡他们就是玩心眼,在套话,三两句就轻易的给王昊的家庭就给套出来了。

    当下知道他没有任何背景以后,心里对他的不屑更是毫不遮掩的流露出来,并且弄他的决心也就更大了。

    锡纸烫青年跟着说道:“兄弟呀,不是哥们说你,凭借以沫的家庭条件来说,你要是不上班真娶不了她,她同意,她爸也不带同意的。”

    接着旁边一打扮花枝招展的露着穿着迷你超短裙的姑娘说道:“帅哥,我不否认你长得很帅,可是长得好看是不能当饭吃的哦,你看看咱沫沫身上的奢侈品,光是手表,六万三,包包四万二,钻戒七万九,一身名牌就不说啦,单单每个月的化妆品都得五千加哦,你觉得你能养得起么?”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贫贱夫妻百事哀,不能图一时之快而做这个错误的决定后悔一辈子呀。”锡纸烫小哥看着杨以沫说道:“沫沫姐我觉得这小子根本不配不上你。”

    “哦?那什么样的人才能配得上沫沫呢?”听出对方眼里的嘲讽,王昊倒也淡定,舔着嘴唇问了一句,其实刚才就是王昊故意那么说的,想看看这些人到底是个什么态度,按理说杨以沫这样看起来没什么复杂心机的姑娘交的朋友应该都是一些绅士才对,怎么竟是这种攀比极其严重之人?

    “当然是像我儒哥这样的才华横溢的富二代才能配得上我们沫沫姐喽。”锡纸烫说着又给王昊启了一瓶啤酒笑道:“来,不说了,哥们咱俩接着喝。”

    李相儒正了正身子,表情很是得意。

    “怕你们还是对什么叫做有钱一无所知吧。”王昊摇了摇头,说完便站起身离开。

    众人一脸懵逼,什么叫对有钱人的认知一无所知??他要干什么去?

    就在这时,原本热闹沸腾的场面突然安静下来,台上的DJ突然喊了一句“今晚全场的消费由王昊王公子买单,尖叫声!!”

    唰!

    灯光瞬间聚焦在王昊那洋洋得意的脸上,棱角分明的轮廓噙着若有若无的坏坏笑容,让杨以沫不由得有些看呆,当然,绝对不是因为他长得帅,而是杨以沫在心里有些愕然,这小子有钱全场买单??

    这就是有钱人的感觉么。

    王昊清楚的扫过每个人的脸上,看自己的眼神皆是崇拜。

    他知道,这一刻的自己是有光的!

    “我靠,这下子这么有钱的?”大白腿妹子涵姐忍不住惊呼一声:“真低调啊,我刚才是不是说错话了,我还以为他是个穷屌丝呢。”

    李相濡自诩有钱,却也从来没敢说过全场的消费由他买单这样的话,这种话都得像是冰城第一首富老张家那样的公子才能有资格说出这样的话。

    看来他真的很有钱……李相濡脸色变得很难看。

    锡纸烫青年也很尴尬的扫了眼李相濡,两个人这一次好像踢到铁板了。

    这时,王昊慢悠悠的走回来,对他们轻蔑说道:“听着,我不上班不是我穷,而是我不需要赚钱,手下的员工自然就去赚钱了,孩子,你的父亲跟我都有过商业合作,不信的话回家问问你老爸,呵,跟我玩嘲讽这一套,太嫩了,沫沫,这酒我不想喝了,他们不配,咱们走吧?”

    王昊在心里算了算,刚才喝了七八瓶啤酒了,差不多了,就想着赶紧找个借口离开吧,这逼不能再装了,在装下去容易露馅。

    如果说正常的朋友聚会,在一起喝酒,王昊在多喝几瓶也没什么问题,咬咬牙也干了。

    可从目前的局面来看,他们分明是想要灌醉自己,给自己难看。

    酒好不好喝,不是看他的牌子硬不硬,而是看对面跟你喝酒的那个人对不对。

    李相濡扫了眼锡纸烫,锡纸烫青年立即站起身拦住王昊的去路:“哎,哥们知道你很有钱行了吧,可这酒没喝完呢,别生气哈,来,咱们继续喝。”

    杨以沫“咯咯”一笑:“你这人真有意思,我有说让你赔么?不用你赔,全额走保险,不是说话难听,就算让你赔个保险杠可能都会给你生活造成很大的压力。”

    一听不用赔钱,王昊当下高兴了:“那怎么行,该咋的是咋的,这样吧!就当我欠你一份人情,以后你随时有需要随时都可以找我,只要不是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我能办的全都给你办了。”

    “哈哈,你真有意思。”杨以沫被王昊逗的前仰后翻,笑的花枝乱颤,胸前那两颗本不该属于她这个年纪拥有的“氢气球”看的王昊直流哈喇子。

    这天,王昊找到二胖说道:“咱不能再等了,也不能瞎创业,万一赔了,咱也扛不住,我有个好主意,先找个有钱人,跟他做事,赚点钱起步。”

    “为什么一定要跟有钱人做事?在他们身边做事多闹心啊,肯定会拿咱们这种穷人当狗一样去看待。”二胖很避讳跟有钱人呆在一起,一种没由来的天生自卑感让他与有钱人越来越远,他就觉得,要么就靠自己起来,要么就拉倒,舔你有钱人,二胖做不到,拉不下来那个脸。

    “真的?还真有一件事可能需要你帮忙诶。”杨以沫想到以后会面对各种各样的酒局,便问道:“你会喝酒吗?”

    “这可你问对人了,必须会,专业代喝。”王昊顿时精神了,挺了挺胸膛说道:“明码标价那么喝,五瓶啤酒,二百,八瓶啤酒,五百,一斤白酒一百,二斤翻一倍,可以跟任何人喝到死那种,但是我绝对不跟女人喝。”

    “人家那么大的老板会理你?”二胖觉得王昊这是疯了。

    “他不会理我,但他的女儿会。”王昊将手机短信拿出来说道:“你看,杨以沫给我发短信了,今晚让我陪她去应酬一个酒局,这是我的机会,我必须要抓住!”

    “哎,对了,以后有啥赚钱的活,你就给我打电话,像代驾,代喝,接送,陪聊,发传单,工地搬砖,开挖掘机啥的,或者你生气了想要找个人出气都行,只要来钱快的活,你就找我,啥都能干,不怕吃苦。”

    王昊会开车,只是不想开豪车,万一给别人刮了碰了,赚的钱都不够赔偿的,所以他只接二十万以内轿车的代驾。

    杨以沫这种温室里的花朵,永远不会懂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的这个道理。

    “没办法,穷人的世界你不懂,只要能让我赚钱,让我干什么我都愿意,我实在是太缺钱了,缺到已经没有钱无法呼吸的地步了。”

    “太夸张了吧!”

    杨以沫这个人有些自来熟,跟王昊仅仅一面之缘,竟然能够熟络的聊天,天南海北无话不谈,要不说当代大学生性格就是外放,哪像从前啊,一对情侣走路都得左面这条街上走一个,右面那条街上走一个,再不济也得中间隔着一台自行车。

    王昊满脸通红挺不好意思的说:“你那车,能走保险么?走完保险剩下多少钱我赔你得了呗,你要是让我全额赔,说真的就算把我卖了,我都赔不起。”

    “为什么不跟女人喝?”杨以沫一愣,问道。

    “能喝酒的女人我真喝不过她们,而且她们总是借着女人天生的优势让我喝两瓶她们喝一瓶,这是无法拒绝的,本身酒量都差不多,你说是吧,平喝都够呛呢,在玩点路子我肯定得被喝死,所以纯跟女人喝酒的活我不接。”王昊心有余悸的说道,记得上一回跟一个老娘们喝酒,给自己喝医院去了,赚的那点钱不够洗胃的。

阅读出人头地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都市之万界后宫系统七零娇气美人[穿书]穿成七十年代炮灰泼妇穿成六十年代女炮灰[穿书]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白莲花的贵妇日常哥哥不要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