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3章 恶之疯狂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他妈的,你还敢装死,给我起来,起来!”真小宠面目狰狞,朝那僧侣踢踹过去,那僧侣血肉模糊,蜷缩着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士兵拦住了真小宠,说道:“大人,这家伙已经死了。” WWw.5Wx.ORG

    真小宠这才怒气未消,停了下来。

    僧侣们跪在地上,大呼冤枉,士兵们龇牙瞪眼,抡着皮鞭朝僧侣们狠狠抽打过去,打得僧侣们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士兵们对着僧侣们拳打脚踢,很多僧侣都招架不住,魂归地府。

    这时,两个士兵叫嚷着,把一个须发花白的老僧侣拖拽出来,说道:“大人,我们抓住了老神棍!”

    真小宠看了一眼,目光里满是惊讶,这僧侣他认得,正是当初他流落郊外,在郊外施粥给他喝的老主持。

    真小宠装作和老主持、小五不认识的样子,走到了他们的面前,咬牙切齿,说道:“你们这些华夏奸细,平日里作威作福,欺压我们土人,没想到自己也会有今天吧?”

    僧侣们大呼冤枉,说道:“我们没有欺压土人,相反我们还经常施粥、舍衣,救助穷苦的土人。”

    “闭嘴,大人说话你们也敢反驳,找死!”士兵们又抡起了鞭子,抽得几个僧侣满地打滚。

    小五很是气愤,冲着真小宠叫道:“喂,当初你还喝了我们庙里的粥,还偷走了我们半袋粮食,我们没有追究你,你不仅不感恩,还这么对待我们,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

    黑曜军士兵们很是诧异,看着真小宠。真小宠的脸色红一阵、白一阵,很是难看,狠狠一鞭子抽在了小五的脸上,把小五的脸抽得血肉模糊。

    小五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倒在了地上,老主持看着小五,心痛得直落泪。

    真小宠指着小五,怒气冲冲地叫道:“给我打,打死他!”

    士兵们围住了小五,抡起鞭子不停地抽打,刚开始,小五还挣扎着发出惨叫,后来,小五不叫了,也不动了,血肉模糊地倒在那里,已经被打得没了人形。

    “小五,小五!”老主持的眼泪大滴大滴落了下来。

    “老东西,你老实点!”士兵们揪着头发,按住了老主持的脑袋。

    老主持看着真小宠,说道:“施主,你有什么怨气就撒在老朽身上吧,不要难为我这些小徒弟。”

    真小宠露出了狞笑,说道:“怎么着,老东西,你以为我不敢杀你?你觉得你自己很伟大是吧?来人呐,架起一口大锅来,我要煮了这老东西!”

    “好,水煮老神棍,哦,哦,”士兵们欢呼起来,找来了一口大锅,搬来了柴火,往大锅里装满了水,架起柴火烧水,过了一会儿,一锅水就咕咚咕咚冒着泡儿,沸腾起来。

    真小宠说道:“老东西,现在只要你跪在地上给我磕头求饶,我就饶你一命。”

    真小宠和士兵们都嬉皮笑脸,看着老主持,僧侣们跪在地上,哭着叫了起来,“师父,师父,师父!”

    士兵们抡起皮鞭,抽打着那些僧侣,叫道:“闭嘴,闭嘴,都他娘的闭嘴!”

    真小宠得意洋洋地看着老主持,说道:“老东西,你求不求饶呀?”

    老主持的脸上没有恐惧,没有愤怒,很是平静,看着真小宠,说道:“施主,是这个世界先伤害了你,你才会变成这个样子,愿神的慈爱之光照耀到你的身上。”

    老主持不仅不恨真小宠,还在祝福真小宠。真小宠却是怒不可遏,叫道:“你还在这装逼,我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来呀,把老东西给我扔进锅里去!”

    士兵们撸胳膊挽袖,把老主持抬了起来,老主持闭着眼睛,面容安详,嘴里念起了经文。

    “一二三,下去吧!”

    士兵们把老主持扔进了大锅里,老主持的身子抽搐了几下,便不动了。僧侣们跪在地上,以头抢地,痛哭流涕。

    真小宠看着半截身子浸在大锅里的老主持,嘴角扬起了一丝歹毒的笑。

    真小宠把神庙里的财产都抢光了,地皮都刮去了三尺,然后对僧侣们进行各种羞辱、虐待,最后把他们全都活活折磨死了。

    真小宠恨这些僧侣,或者说,恨这些曾经比自己生活好的人。以前,真小宠是个卑微的奴才,每天干着最下贱的活儿,还要遭到主子的臭骂、毒打,僧侣这些人却手不用提、肩不用扛,每天坐在庙里念念经就有的吃、有的喝,想一想真小宠就恨,恨得咬牙切齿。

    抄了神庙之后,真小宠又对昊氏一族进行迫害。以前,昊氏一族是蜀国最尊贵的家族,数百年来一直养尊处优、作威作福,真小宠恨他们,要把他们从自己头顶拽下来,再狠狠地践踏上一千脚、一万脚,把他们踩成烂泥、肉酱!

    昊氏族人开始大量地逃亡,他们为了躲避迫害,改名换姓,从此以后,昊氏一族便衰落下去,直至被历史的长河所淹没。

    庆丰对华夏人的迫害还没有结束,他觉得华夏人生活在城里,始终是个威胁,于是,他下令把所有华夏人迁出城市,迁到乡下成立集中营,让这些华夏人在集中营里开矿、种地,从事各种各样的重体力劳动,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祖先“赎罪”。

    当庆丰疯狂作恶的时候,石正峰和张帅他们正走在去往苴国的路上,张帅的父母亲人都逃到了苴国,张帅要去与他们会合。

    一路上,众人一直在谈论石正峰的身份,张帅说道:“石头,真没想到,你年纪轻轻,竟然是秦国的大将军。”

    王胖子在旁边说道:“石头,我早就听说过峰军的大名,据说你们峰军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李铁说道:“我也听说过,峰军的名声在整个华夏世界都是响当当的。”

    邹兰儿看着石正峰没说话,心里想着,自己看中的男人,果然是个大英雄。

    陈经济则笑呵呵地张开了双臂,想要拥抱石正峰,说道:“哥,我发现我越来越崇拜你了。”

    “滚开,”石正峰皱着眉头推开了陈经济。

    这时,前面传来了一阵喊杀声。

    有些将军提出了不同意见,觉得庆丰没收了华夏人的财产也就算了,如果再把人杀了,就有些过分了。

    庆丰横眉怒目,叫道:“昨晚华夏奸细潜入了大元帅府,要刺杀大元帅,还劫持了本将军,如果再不清除这些华夏奸细,咱们黑曜军就无法再在成都立足了,咱们都得死在华夏奸细的屠刀之下!”

    真小宠心肠歹毒,聚在他手下的人也都是十恶不赦的恶棍,恶棍们查抄了成都城内的神庙,把神庙里的僧侣,不分老幼,全都五花大绑押了出来。

    僧侣们看着那惨死的僧侣,哭成一片,叫嚷着:“师兄,师兄!”

    真小宠指着僧侣们,说道:“你们叫什么,你们这些光吃饭不干活儿的蠹虫,给我打,打死他们!”

    庆丰嚣张跋扈,党羽众多,反对他的将军也不敢多言,只能任由他倒行逆施。

    听说庆丰要清除华夏奸细,很多底层土人都兴奋起来,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在黑曜军里,也有人拍手叫好,这群人中的代表人物就是真小宠。

    老主持看着真小宠,也有些惊讶,士兵一脚踹在了老主持的腿上,怒喝一声:“跪下!”

    随着老主持一起被拖拽过来的,还有几个僧侣,其中就有小五,当初真小宠在粥棚赖着喝了两碗粥,还偷走了半袋米,小五对真小宠印象深刻。

    僧侣们被士兵们押着,跪在院子里,士兵们到处搜查,把庙里值钱的东西都抢走了,就连神像上面的金粉,都被士兵们用刀子刮了下来。

    真小宠仰首挺胸,迈着方步,牛气哄哄地走进了神庙里,旁边的士兵说道:“大人,这庙里的僧侣都抓起来了,他们全都是奸细。”

    真小宠越来越生气,夺过士兵手里的皮鞭,劈头盖脸就朝僧侣们抽打过去,有几个体质孱弱的僧侣坚持不住,倒在了地上。

    “闭嘴,闭嘴!”一个军官抬起脚来,朝僧侣们踹了过去。

    真小宠背着手,走到了这些僧侣的面前,说道:“你们这些王八蛋,平日里什么也不干,就吃香的喝辣的,我们土人一天到晚累活累活,却连一口饱饭都吃不上,他妈的!”

    石正峰、张帅他们过了河之后,向树林中跑去,身影很快就消失在夜色之中。庆丰憋了一肚子的火气,回到了成都城内。

    庆丰并没有记住石正峰的警告,反而变本加厉,继续迫害华夏人。庆丰招来黑曜军的将军们商议了一番,想要清除华夏人当中的奸细。

    真小宠告诉庆丰,希望能由自己主持这场清除华夏奸细的运动。真小宠是庆丰的心腹爱将,庆丰立刻同意了真小宠的请求,真小宠带着黑曜军士兵们,耀武扬威,去大街上捉拿华夏奸细。

    什么样的华夏人算是奸细?这个没有明确的定义,简单一点来说,真小宠看哪个华夏人像奸细,哪个华夏人就是奸细!

阅读雪落关山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为了女儿,我说不定连魔王都能干掉快穿之妖孽诱受穿越史快穿初恋之男神撩不停总裁老公,请深爱!误惹冷boss:总裁请自重盾之勇者成名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