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011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两年!

    两年前,她还是一个无忧的高中生,她每天认真学习,想要考上a大唯一一个公费保送生的名额,当她拿着保送通知书,开心回到家的时候,她的世界在那一刻就全变了!

    爸爸欠下巨额赌债,高利贷的人将他打的浑身是伤,在家里泼油漆,他们揪着妈妈的头发,将才12岁的弟弟绑在椅子上……

    夏以沫出了sophia大酒店,瑟瑟发抖的走在雪后初晨的路上,所有人都向她投射着怪异的目光……

    冰冷的触感已经不能让她早已经冻僵的身体有反应,夏以沫瞪着红肿的眼睛,眼泪“簌簌”的流着,那晶莹在雪上晕染,一滴一滴的,温烫了冰冷的雪。

    任由着泪水将面前的雪化开,夏以沫嘴角颤抖的扯着难看的笑,那样笑,透着这两年来所有的委屈,所有的不甘和无奈,以及……昨夜她丢失了最宝贵的东西的哀悼!

    两年了,她每天要不停的打工,甚至,有的时候只能睡三四个小时,可是,她没有怨过,她没有!

    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夏以沫趴着雪地里,嚎啕大哭了起来,路人来询问,她也不理。

    “呜呜呜……呜呜……” WWw.5Wx.ORG

    夏以沫的身子随着哭泣一抽一抽的耸动着,她忘记了刺骨的冷,这一刻,她只觉整个世界都没有了阳光,什么都没有了!

    温暖的阳光照在颤抖的身上,萧瑟而悲伤的身影落到了深邃的眸底……

    龙尧宸坐在车里,眸光犀利而深谙的透过挡风玻璃看着前面大哭的夏以沫,淡漠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思绪。

    车内的气氛有些诡异,刑越偷偷的从后视镜看了眼表面好似淡漠无害,实则嗜血的龙尧宸,暗暗疑惑,不知道这个女人和宸少有着什么关系?

    “将她的资料整理给我!”龙尧宸拉回深邃的目光,适时,淡漠的吩咐,“开车!”

    “是!”

    刑越应声启动了车缓缓没入车流,龙尧宸目光却不经意的落到了倒车镜上,看着那越来越远的萧瑟身影,他拉回视线之际,眸子深处,有着一丝让人猜不透的思绪。

    而就龙尧宸的车刚刚消失,一辆车透着嚣张的停在了夏以沫的身边……

    `

    明知故问的话,透着让人深思的含义。

    “天霖,你真的喜欢若晞吗?”龙尧宸目光噙着审视。

    吼声淹没在回廊里,龙尧宸脚步却并没有因为他的话而停止,就算天霖喜欢或者不喜欢又如何?问题,已经不是出在他的身上,而是……若晞!

    这一辈子,她都不会忘记那一刻,那些人告诉她,那个慈爱的,为了家里辛苦工作的爸爸,欠下了五十万的高利贷,还是拿去赌!

    突然,夏以沫的腿猛然抽了下筋,脚一软,整个人跌趴在了雪地上……

    龙天霖微微蹙了下眉,眼睛里闪过一丝复杂情绪,然后邪魅的勾了勾唇角,认真的说道:“当然!”

    “和我去见齐亚的人!”龙尧宸深凝了他一眼,撂下淡漠的话语,径自转身开了门出去,冷峻的脸上透着一丝无奈。

    她为了这个家每天都在努力着,为什么还要这样对她?

    为什么!

    如黑晶石般的墨染的黑瞳闪过一丝悲伤,龙尧宸跨步进了电梯,径自摁下了楼层,随后,双手抄在裤兜里,淡漠的看着那下移的数字……

    而从这一刻开始,所有人的命运发生了渐渐的变化,直到后来,那样的躲避和纠缠下,所有人都像陷入了一个局,一个迷雾重重,看不到光明的局!

    夏以沫死死的攥着睡袍一步一步的往前走着,冻红的脚踩在雪上传来麻涩涩的刺痛,她任由着眼泪在流,也不管有人在看她,只是咬着唇往前走。

    由于出来的急,又没有办法找回之前的衣服,夏以沫只能光着脚,踏在冰冷的雪上,她的脚已经冻的通红,冰冷的触感已经渗透到了骨子里,她只是死死的咬着唇,就这样隐忍的走着……

    泪,默默的溢出眼眶,滚热的泪水划过冰冷的脸颊在嘴角晕染开来,苦苦的,涩涩的……

    冷漠,她的资料

    龙天霖嘴角一直挂着玩味的笑意,看着龙尧宸微蹙的剑眉,嘴角的笑就更深,他慵懒随意的将胳膊搭在沙发的靠壁上,好像嫌龙尧宸还不够不舒服一般,悠悠的开口问道:“昨天……没有追到若晞?!”

    从什么时候开始……只要是他喜欢的,天霖都想要?

    龙天霖追了出去,看着那颀长的身影,好像要证实什么一样,大吼道:“我是喜欢若晞的,一直就喜欢!”

阅读豪门危情:总裁太霸道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魔姬的六零懵逼日常大航海之最强老师六零年代好生活重生八零年:娇妻,有点甜古董店主鬼事多特种兵之神级专家伪君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