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章 大魏(五)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李久希此时的排名是积分榜第一百七十四位,能一路走到现在而没有被淘汰,证明他的实力和运气还是不错的,只是这个名次在总人数只剩三百人的情况下依旧显得有些靠后。

    但他知道这一次自己的两名队友都不是等闲之辈,这位阿奇尔身居积分榜第四十一位,而且李久希已经与其有过一次同队作战了,这位身材魁梧得让人都猜不到他是纯真的英国血统,而且阿奇尔还不是那种四肢发达的莽夫,而是

    一位很有头脑、十分沉着冷静的好手。

    典经纶点了点头道:“连蓝江的皇帝也一起监视。” WWw.5Wx.ORG

    至于那一直面无表情,披着一件深绿色的斗篷,将线条分明的面容半藏在阴影里的男子,李久希虽然没有与其照过面,但对这个名字确实一点都不陌生。

    因为这个名字一直处在积分榜前茅,皆是在第十至第三十之间浮动,更是在上一次淘汰赛结束后,飙升至了第八名。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怪物一样的家伙。

    李久希有些难以理解地说道:“那神庭杀了魏叶秋,作为堂堂家主的魏国印不会觉得丢了面子感到耻辱么?”

    阿尔奇笑了笑道:“能坐在魏家家主的位置上,也应该知道隐忍二字。为了魏家的家业,他能做什么呢?魏家不是还留着一个假扮魏叶秋的傀儡么?想要面子,那就不要公开魏叶秋被杀的消息,留着那傀儡充充数,日后再随便找个疾病或者走火入魔这样的理由,风风光光地再办一场葬礼也就行了。”

    李久希茅塞顿开,被阿奇尔细致周祥的分析所折服,从而心中不由再次感到一些惭愧自卑之感,也因此沉重了一些。

    一旁的沈懿眼中露出一丝惊讶,而后冷笑了一声。昭谕司命则是若有所思地摸了一把下巴上那寸长的胡须,暗中记住了阿奇尔这个名字。

    两位玩家说话虽然压低了声音,但也没有刻意背着神庭,一来那样做显得鬼鬼祟祟引人猜疑,二来,以他们两人的实力想在玄极境界的昭谕司命面前偷偷交流,是绝对做不到的。

    李久希也不在意被神庭听了去,又沉思片刻说道:“从纸面实力上看,我们这边比对方强太多,肯定不对劲。”

    阿奇尔也点头道:“魏叶秋肯定还有别的帮手在,只是我们还不知晓。”

    李久希问道:“魏叶秋会不会传信给蓝江的魏家宗亲,甚至直接传信给家族让他们来支援?”

    阿奇尔摇了摇头道:“我相信以魏衍的城府与手段,早就会找到办法在家族之中截断魏叶秋的通讯。”

    “那还会有谁能帮助魏叶秋?”李久希皱眉道:“蓝江的皇室有神庭看着,各地的军镇若是得不到皇帝的命令,也绝不敢擅自出兵帮助魏叶秋对付神庭。”

    阿奇尔嘀咕道:“这边大一点的宗门,似乎只有天策棋府,但是天策棋府虽然也渗透了不少魏家的人进去,却没听说魏叶秋与他们有什么交情。”

    两人还在那琢磨,沈懿忍不住开口道:“我说了你们对付对方的天行者便好,其他人自有我神庭处理,现在专心赶路。”

    李久希和阿奇尔虽然不爽沈懿的态度,却不得不闭上了嘴。

    这边典经纶却是肃然开口道:“沈懿,天行者的分析对我们很有帮助,你莫要小看。”

    “是。”这次轮到沈懿吃瘪,他是那种对天行者十分反感的人,无论是不是站在神庭这一边,他认为都是日后必要清除掉的,也懒得给他们好脸色。在神庭之中这样的人是有很多的。

    当然,某种程度上来说,神庭本身就是在利用这些天行者,或者说就是一种心照不宣的相互利用。

    神庭无法彻底杀死天行者,穷追猛打也没用,干脆就接纳一些愿意与神庭为伍的玩家,毕竟随着天行者的实力越来越强,并且依旧有着突飞猛进的势头,即便是神庭也已然不敢小觑,加上现在各个大陆上叛神者大有死灰复燃之势,甚至是如世家和帝国这些俗世的势力也开始作乱,神庭不愿多面树敌,既然能够利用天行者,也便不会客气。

    而开始协助神庭做事的玩家,也不过是借助神庭那绝对强大的实力来谋取比赛胜利罢了。

    只有少数玩家会真的蠢到以为天行者和神庭可以和谐共存、互惠互利双赢到底。

    神庭一方面驱使天行者对付天行者,一方面也要加深对天行者的了解,到目前为止,神庭还无法推断出天行者是“从另一个维度降临过来,这里只是一个数据构成的游戏世界”这种程度,倒也不能说是神庭愚钝,而是在这个充满玄幻的世界的认知之中,还理解不了“维度”这种概念,根本无法展开猜测和想象。所以他们只能根据天谕章上的谶语,断定这些人是“天上派下来的”。

    但是他们已然可以明白,天行者是在互相竞技、每隔约半个月他们便会降临至有战事发生的地方、天行者不会真正的死在这个世界,但是竞技的胜败会决定他们会不会再出现,以及天行者每次出现都是带着由‘天意’下达的指定任务等等。

    只有了解了天行者,才能方便日后彻底将他们摧毁。

    对于李久希和阿奇尔的分析,典经纶十分在意,不动声色却一字不落地全部收入耳中,并且思索了起来。

    他知道一般来讲,参与到交战之中的双方天行者,所暂时归属的势力不会相差太多,似乎是天意会刻意的选择一些“公平”的对局给他们。

    眼前魏叶秋狼狈逃窜,身边只有四个皆是天变境的护卫。这边神庭有他亲自出马,前方山阳城也会有一位司命动身阻截,两位玄极的司命前后夹击,魏叶秋那边的势力便显得弱的可怜。

    那么公平何在呢?

    所以会有人来帮魏叶秋?

    会是什么人呢?典经纶将蓝江国内的各大势力琢磨了一遍,一时想不通有谁有能力、有理由出手帮助魏叶秋。直到过了片刻的功夫,一个名字缓缓在他脑海里出现。

    他眼眸微眯,心中暗道:“那些唯利是图的鬼魅,真的敢为了利益对任何人出手?”

    有着中年面容和一对深邃眼眸的昭谕司命典经纶面容平静,开口道:“将此消息传给距离东零最近的山阳城神庭,让他们派人阻截。”而后他又望向诵经执事长说道:“你带五位执事,前往九河城核查。”

    “是。”诵经执事长肃然领命,他知道司命是怕魏叶秋玩的是金蝉脱壳的手段,只是派下属假意逃窜吸引视线,可能本人实际上还藏在九河城内。虽然这个可能性不大,但终究大意不得。

    “据我说知,东零城人口不多,是很平常的一座小城市,虽然没有神庭驻扎,但魏家的势力也不大,多少几位高手。”身材壮硕的阿奇尔在之前的战场中曾去过东零城附近,对那座城池有一定了解,他说道:“按理说魏叶秋前往东零城也得不到多大的助力,而以他的才智,应该还是有所计划,不会这样单纯地逃窜。”

    李久希从他身上也看到了一些正常人不具备的肃杀气质,恐怕是英国在役或者退役的军士。

    而且之前的并肩作战也让李久希发现这位具有十足猛男范的男子,竟是一位灵师。他的实力十分强大,也不知道这一次有没有突破至天变上境。

    诵经执事长带队离去,昭谕司命则带着其余的人手改变方向,也奔着东零城赶去。

    沈懿冷酷地开口说道:“魏叶秋身边不过是四个护卫,桃花、东风、山盟皆是天变中境,那最强的锦书虽然到了天变上境的巅峰,但无疑还没有突破玄极,远不是您的对手。再加上山阳城的道友出手拦截,我看他们能逃到哪去。”

    李久希想了想这一次战场的情况,低声和队友说道:“神庭如此果决地追杀魏叶秋,若是被魏家家主魏国印知道了,岂不是要直接跟着另外三大世家对抗神庭?”

    阿奇尔比李久希想的更远,他解释道:“魏国印想不想他这小儿子死,我们不知道,但他的大儿子魏衍,是绝对想看到自己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彻底消失的。听说魏衍将他两个同胞弟弟都排挤出了魏家的核心圈子,断绝了两人继承家业的希望,目前只剩这个脑子聪慧,但是由小妾所生的小儿子魏叶秋与他争位。这一次魏叶秋一死,魏衍继承魏家家业便成了板上钉钉的事情,而魏衍又极力支持与神庭交好。魏国印要是没有再生一个儿子,或者是眼看着魏家分崩离析的打算,长远来看,他便只能咽下这口气。”

    “他的目标不是东零城,他是奔着蓝江国都去的。”只是短暂的思索,昭谕司命便洞悉了魏叶秋的想法,他说道:“蓝江的太子似乎是站在他那一边的。”

    沈懿闻言眉头微皱,而后道:“传令国都的神庭派人盯着太子?”

    这边三位玩家凑在一起,李久希扭头瞥了一眼阿奇尔,又以余光扫了一眼一直沉默无言的克伦迪亚,不由下意识咽了咽口水。

    “好。”沈懿应了一声,安排身边的执事向蓝江国都的神庭传达了这个信息。

    “不可大意,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将魏叶秋杀掉,不要给魏国印反应的机会。”典经纶提醒了一句,率领全员加速奔袭。

    “魏叶秋离开了九河城,现在正向东零城进发。”

    听到一位执事的报告,沈懿冷笑一声,道:“这魏叶秋还挺机灵,没有往魏家的方向跑,但他以为这样就跑得掉?”

    “抱歉,我倒是想说一下。”李久希短暂斟酌后开口道:“魏叶秋身边也肯定会有天行者出手帮忙,而且蓝江国好歹也在魏家的势力范围内,说不定会有什么魏家的宗亲或者其他人出来帮忙。”

    沈懿瞥了一眼李久希,继续道:“对方的天行者,自然要由你们自己去对付,如果你们觉得对付不了,我们会出手帮忙的。至于蓝江国境内,魏家的宗亲或者客卿也的确有一些,但我神庭的人都盯着紧呢,不会给他们出手机会的。”

阅读天决战场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都市之万界后宫系统七零娇气美人[穿书]哥哥不要啊病态占有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穿成七零极品妻穿成七十年代炮灰泼妇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